回印尼開店傳遞幸福,她從雇主奶奶身上學到「對每個人都要是一樣的」

回印尼開店傳遞幸福,她從雇主奶奶身上學到「對每個人都要是一樣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短短來印尼的兩周,如兩年,總難放下異地牽掛。「那當初,你媽媽看到你回來,有說什麼嗎?」我問著。她搖搖頭,像是想甩開年少輕狂的怨尤。然後哽咽地說:「沒有。她不會說,就是一直哭。我們一起哭。」

文字:曾翔霆攝影:Kenny Mori

她的音樂盒

窗邊偶爾會傳來卡車聲,行走緩慢,一波一波地震著外面的空氣。車一過,這個家裡顯得格外安靜。眼前,一排深橘色沙發、一方書櫥,就靜靜地立在那裡。然後是 Dewi ,臉上爬梳著過去的青春,但卻有一彎向上的淺紅,把我帶向她的慈眉善目。

這個小空間,對她而言,是真正的家。像是一個巨大的盒子,不很富麗,卻足以遮風避雨,罩起她跟她的家人。而她曾經就這樣背著它,從印尼來到台灣。打開盒子,我聽見其中的音樂。

one-forty-post-20160713-3-1

老闆讓我知道,人的風景最美

十五年前,一個高中甫畢業的女孩子,就這樣到了台南,展開新的生活。她的家境並沒有顯著的窘困,家人當初甚至是反對她出國工作的。對她而言,這是一場壯遊。回想起那兩年,Dewi 說:「其實可以認識很多朋友,就是跟阿婆出去散步的時候啊,還有倒垃圾的時候。然後老闆跟阿婆,大家都對我很好捏!」奶奶總是待 Dewi 如家人般:「來 Dewi,認識一下鄰居,講中文,不用怕的拉。」、「ㄟ,Dewi 阿,挖ㄟ眼鏡 didowi 阿?」、「唉呦,不用掃了,來一起看電視嘛。」炙熱豔陽照著巷弄的磚瓦,洋溢著風也吹不走的熱情。這一些她口中的台南,同時也讓我明白中國文字是如何一磚一瓦地砌起她心中的長城了。

目前在台灣的外籍勞工以男性居大多數,大部分從事體力工、技術工,跟一般基層勞動的服務。而家庭幫傭及監護工,則以女性居大多數。由於工作性質的不同,較多人際互動機會的移工們,中文也會比較好。「那所以你最喜歡台灣的什麼呀?」「我喜歡什麼喔?台灣的話,台灣是,那個喔,台灣是,哎呀我不會講,意思就是說我們去海島就是一定工作,一定不能停的。可是我老闆讓我知道,人的風景很美。」儘管對我們而言,對話的原汁原味或許是支吾的文字拼湊,但我們都知道她想表達的,就是彼此心中第一個想到的那一句吧。台灣動人的風景。

現年33歲的 Dewi,回想起當初的旅程,直呼幸運。「在台灣沒有不開心的事呀。」她這樣開心地說著。聽著她的台灣故事,話語間,飄散出濃濃的感謝。可見當初的雇主真的對她很好:要求的不多,只是希望她能幫自己多陪伴媽媽一些,挽住更多的時間。「他們待我就像家人阿,沒有不一樣。所以我很感謝。還每個月給我零用錢去買東西耶。」那時候每個月,仲介會強迫儲蓄2000元,工作兩年結束才能領回去。但等到工作期滿, Dewi 不領了,說要留給奶奶:「因為很感謝老闆,所以把這些錢留了下來,奶奶已經給我很多了。」

18歲的女孩,在這裡掙到的,不是金錢,而是帶得走卻回憶不盡,滿溢的台灣溫情。

one-forty-post-20160713-4-1

返鄉後,我最想做的事就是陪伴家人

「那你還會想回台灣嗎?」「會阿,但是不是現在。有點想多陪我媽媽。」

媽媽,這簡單的兩個疊字,頓時把我的呼吸提得好高好高,再輕輕放下。短短來印尼的兩周,如兩年,總難放下異地牽掛。「那當初,你媽媽看到你回來,有說什麼嗎?」我問著。她搖搖頭,像是想甩開年少輕狂的怨尤。然後哽咽地說:「沒有。她不會說,就是一直哭。我們一起哭。」

one-forty-post-20160713-5-1

這時候 Dewi 的小兒子跑出來了,手裡握著探索世界的手電筒,然後一直在我們四周繞圈,這個小超人,最後幸福地窩進媽媽的懷裡了,那似乎是所有旅人的終點吧,就像當初的Dewi 一樣。她用清澈的眼眸愛著自己的孩子,然後用雙臂環構一個圈,把小英雄推向心的位置。

愛家的 Dewi,現在育有4個男孩,同時也是個孝順的孩子,她把所有掙來的錢,都存進媽媽的帳戶。雖然媽媽和再婚老公與 Dewi 住在不同的地方,一周只能見一次,但「我看我媽媽快樂就好了吧。我們可以見面,那就好了吧。只要 My family happy,那就好了吧。」她輕輕說。

全家的早餐店:待員工就像家人。

回到印尼之後,Dewi 和現在的老公結婚,至今也有十幾年了。原本她的先生是在車子公司工作,月薪約7,500,但為了陪伴彼此,夫妻倆決定一起經營早餐店,賣著飯糰、tempe,跟豆腐。坐落在都市的這兩家店,隔了幾個路口,但是吃得到同樣幸福的人情味道。

「其實當初在台灣的老闆真的影響我很多。」「是喔,那你印象最深的是什麼呢?」「same 吧,就是老闆對每一個人都是 same ,不會因為我來工作,就不是家人。」訪談那個當下並不燠熱,但卻覺得心理更溫暖了。這也正是現在夫妻早餐店的經營之道,他們總共請了四個員工,但是 Dewi 待他們,都像家人,same。

one-forty-post-20160713-2-1

「那這間早餐店還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有啦!特別好吃!」也就是這一句話響起了此起彼落的歡笑聲。看看她此時的眼神,亮亮的眼睛裡住著孩子的自然單純,也難怪賣的印尼早餐特別好吃了。小小的兩家店,還有另一個吸引顧客的地方在於待客之道。除了店裡的興然氣氛,有誰不喜歡微笑的老闆呢?另外,他們也邀請大家一起愛護自然:「我們包飯糰的紙,其實有改用香蕉葉拉!因為比較環保,也更能襯托飯的香氣喔!」夫妻兩人雖然因為這樣的工作,需要每天凌晨三點起來準備,從六點賣到十點之後才能休息,但是工作的成就感讓他們的幸福指數直線上升呢!

在醫院與眾多辦公室附近,這兩家開在都市區的小花,芬芳遠播,甚至常有office boy來外帶讓公司的大家都能吃到呢。每日每間,加總能有1,200元的收入。夫妻同心,他們一家人的目標,是從印尼出發,帶著這一股家鄉的人情味,到日本旅行。可以的話,也想安排一家人飛回台灣,走訪台南巷弄間的歷史。細數往日的磚瓦,細看曾經散步的地方,感受這15年來,變了卻可能也沒變的台灣風景。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實習編輯:張馨云
核稿編輯:吳象元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