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大家不敢講的話、重新塑造「內地」的模樣——專訪「內地搖滾」創辦人

說大家不敢講的話、重新塑造「內地」的模樣——專訪「內地搖滾」創辦人
Photo Credit: 內地搖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內地是南投!」不閃不避,內地搖滾將敏感的政治議題搬上舞台,開啟人們對政治與音樂的另一層思考,獲得廣大迴響一年過去,屬於內地的搖滾也要回來了!

「台灣的內地是南投!」去年,首次舉辦的內地搖滾號召了 3000 位觀眾聚集在四面環山的埔里,登陸「台灣的內地」,共同成就一場「最故意的音樂節」。不閃不避,內地搖滾將敏感的政治議題搬上舞台,開啟人們對政治與音樂的另一層思考,獲得廣大迴響一年過去,屬於內地的搖滾也要回來了!

千萬不要為錢放棄台灣的榮耀和尊嚴

「我剛從內地宣傳回來。」「內地的歌迷都非常熱情!」內地一詞說來不陌生,時下許多台灣藝人、媒體流行以「內地」來稱呼中國大陸,然而有許多人在潛移默化之下使用這個名詞時,卻不真的了解背後的意義。

台灣於日本殖民時稱日本為內地,現今港澳亦稱中國大陸為內地,台灣若以「內地」稱呼中國,從這樣的脈絡來看,暗示著一件事 ── 台灣是附屬於中國的邊陲而「內地」一詞的使用在娛樂圈尤甚,為了避免「封殺」危機,台灣藝人欲至中國廣大的市場發展,總是傾向避談國家認同,政治立場曖昧不清,「音樂歸音樂,政治歸政治」這句話,成為藝人避開敏感議題時的護身符。

rock
Photo Credit: 內地搖滾

「你當然可以喜歡中國文化或賺中國人的錢,但千萬不要為錢放棄台灣的榮耀和尊嚴。」去年,在內地搖滾舞台上,饒舌嘻哈歌手大支堅定地說。其實從歷史背景來看,不論是美國搖滾樂興起時伴隨著對時代不滿與叛逆,或台灣社運場合中的樂團表演,政治和音樂從來沒有分開過。身兼饒舌樂團「拷秋勤」和「激進工作室」成員,主辦人陳威仲認為,音樂與政治是不可劃分的。面對中國層層進逼與「封殺」,悲觀的人總認為台灣的處境似乎風雨飄搖,而內地搖滾,正是希望讓音樂人帶著觀眾一起改變這個現狀。如果政黨、企業能一起來支持內地搖滾,就能無懼封殺,一同建構處屬於台灣的市場。

「台灣的內地是南投。」重新劃出這個界限,內地搖滾既戲謔又認真,期望從這個活動開始,讓台灣人能再次反思自己的認同與堅持。去年內地搖滾登陸南投,俏皮使用機票作為入場卷,並設計與政治、軍事議題相關的周邊商品,希望大家不再只是私底下默默討論,而能成為生活的一部分。然而一年過去,「台灣的內地是南投」這個觀念已琅琅上口;威仲定義,今年的內地搖滾是「重開機」的感覺:「今年它已經不再是個口號,我們達成了階段性任務,要繼續深耕內地的樣子。」內地搖滾要讓開始爬梳、再定義「內地」這個概念,這只是個開始。塑造想像與口號後,更深入帶動南投與民眾的連結,才是內地搖滾未來重要的任務。

rock
Photo Credit: 林乃禎 攝
內地搖滾主辦人陳威仲道出創辦理念。

五十組樂團齊聚集集,整個小鎮都是我們的舞台!

去年內地搖滾選擇在台灣之心「埔里」舉辦,今年受集集鎮長熱烈邀請,遂移至集集,彷彿打算設計一場「內地巡迴」。此次活動規模拉長至兩天,並設立三個舞台,選擇在南投唯一有火車站的集集,並與之作巧妙結合,「還沒下火車就可以看到內地搖滾,整個小鎮都是我們的舞台!」

rock
Photo Credit: 內地搖滾
內地搖滾今年移至集集,打算把整個小鎮變成音樂狂歡舞台。

今年的內地搖滾變得更成熟、更符合音樂祭架構。有了去年開拓,今年,有超過五十組樂團願意「來到內地發展」。更特別的是,內地搖滾與惡搞政治人物的桌遊 ─ 美麗島風雲合作,設計許多新角色如「台獨無間道.磺胺」、「淡水天后.菜孫玲」等等,將整個音樂祭規劃成大富翁,並推出功能卡,享受音樂之餘,更讓觀眾置身在輕鬆寫意的政治遊戲中。周邊商品以軍事風格設計水壺、野餐巾,希望這樣同樂的氣氛能吸引閤家參與。

內地搖滾無懼表態的鮮明立場,讓這兩年有許多樂團表示願意不計酬演出,但內地搖滾堅持不讓樂團無酬表演。一個品牌創辦的音樂祭,即使有與一般音樂祭較特別的理念與立場,依然重視商業角度,「我不希望樂團拿不到自己該有的勞動報酬。」雖然目前仍在募資階段,資金籌備的過程亦不希望影響樂團酬勞,「如果請不起是因為我們還不夠有能力,就要繼續加油。」

打破政府的保守僵固,成為內地共同期待的音樂盛事

回想起兩屆籌備過程,在政府間處理繁複的行政手續令人耗盡精神。先前八仙塵暴事件發生後,謹慎的威仲為了提高活動的危安層級,到縣政府提出企劃申請,「但我卻發現那是他們第一次收到這種企畫書。」南投本身民間自主舉辦的大型音樂祭很少,政府在承辦業務時缺少相關經驗,一切步驟變得困難。一個大規模的內地搖滾進駐,對當地人是陌生的,不免遭受很多質疑。即使內地搖滾不再那麼強調針對性的口號,還是難以打破政府的關卡,而音樂活動對南投人來說本來就較陌生,更讓內地搖滾在相對困難。「我們常被歸類為一個政治活動。」

內地搖滾音樂人與觀眾審視自我重新思考,但去年初次喊出「台灣的內地是南投」,政治對決的氣氛,仍讓當地政府採取較保守的態度處理,對埔里鎮上的宣傳並不多。今年經過更細緻的定位、規劃,與集集鎮長合作,全鎮動員籌備,讓內地搖滾跨了更大一步。翻轉台灣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從大城市到小鄉村,內地搖滾要從小鄉村做起,目標將小鎮包裝起來,一同刻劃台灣對內地的想像。有了集集鎮民的支持,希望內地搖滾不再是激進工作室獨立舉辦的活動,而是整個集集鎮民能夠一同期待的音樂盛事。

rock
Photo Credit: 內地搖滾
2015年,3000名觀眾聚集埔里與樂手一同狂歡。

關心社會、提倡民主與轉型正義的音樂節不在少數,但內地搖滾這樣正面與「敵國」對決的,還算是前所未有。「今年降低了門檻,希望能讓更多人參加。」對於這樣的政治立場,內地搖滾用音樂節的方式呈現,如同畫家作畫、作家書寫,提供一個場域,讓音樂人用音樂的氛圍表達自己。

來到這裡的樂手雖然彼此樂風迥異,卻帶著同樣的理念,齊聚一堂「前進內地表演」,許多樂團都在舞台上開心的表示:「這真是我們參加過最愛國的音樂節!」站出來表態不怕被「內地」封殺嗎?大支則說:「來者不怕,怕者不來。」音樂不該被操控,如果能建構出屬於台灣自己的市場,大家都能勇敢地做自己。內地搖滾最重要的價值除了音樂,還有一股霸氣與堅定的力量。

而事實上,一年過去,沒有樂團因為參加內地搖滾而影響到未來發展,「活動結束後,樂團們甚至覺得自己的心胸更寬大了。」「內地搖滾是一個介面,我們負責講出大家不敢講的東西,他們來表演就是認同這個理念,不用多說什麼話地就能表達自己的立場。」

如果是個別的樂團,他們可能需要以個人身分或自行於演唱會表態,但內地搖滾提供了一個平台,讓不論是音樂人、觀眾都能跨出那個界線,在裡面享受不受侵犯的空間。威仲說站上內地搖滾的樂團,可以很清楚地表明:「我今天是站在台灣人的這一邊,而不是金錢的那一邊。」

rock
Photo Credit: 內地搖滾
布置「台味」十足的場地,找出屬於台灣人的精神。

從 2003 年創立樂團「拷秋勤」,融合台灣本土音樂元素以反映社會面向為創作主體;成立激進工作室設計「自己國家自己救」T恤、官逼民反毛巾,一直以來已有許多長期與社會對話的行動,還要舉辦「內地搖滾」的原因是什麼?威仲沒多想的說:「每年都要給大家一件刺激的事情!」除了持續深耕議題的力量,每年舉辦的音樂祭更能讓大家對這件事帶有關注,期望音樂的熱情能夠感染更多大眾。

「堅持一個台灣共識,歡迎前進內地發展。」內地搖滾走上群眾募資,缺錢也要辦的理由是什麼,我想已經不需再多問。帶著理念並告訴大家:「我們就是要辦出內地搖滾!」威仲說一切都準備好了,去年沒邀的團都邀到,能做到更完美的地方都做好了。「只差觀眾來參加,來到內地和我們一起搖滾!」

瞭解更多專案內容:2016 內地搖滾

本文獲Flying V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