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ur Rós:來自冰島的絕美聲響,讓世俗的靈魂得以超脫

Sigur Rós:來自冰島的絕美聲響,讓世俗的靈魂得以超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從後搖滾的角度來理解Sigur Rós是完全不足的,他們的音樂其實與地域有著更深厚的關係,尤其他們始終堅持以母語演唱(甚至自創語言)卻能征服英美語系壟斷的音樂市場,對於發揚在地文化有著莫大的影響力。

文:KKBOX編輯室 - Dada|照片提供:映像唱片

還記得2001年上映的電影《香草天空》(Vanilla Sky)嗎?電影裡的最終場景,男主角David (湯姆克魯斯飾)與「夢中情人」Sofia(潘妮洛普克魯茲飾)親吻道別,從高樓樓頂縱身而下,而伴隨這既夢幻又令人心碎的劇情響起的背景音樂,正是冰島樂團Sigur Rós的〈Njósnavélin〉。普羅大眾第一次發掘Sigur Rós這個來自偏遠北國的瑰寶,《香草天空》無疑是一個重要的開端與契機,因為在這部音樂性極強的電影中,Sigur Rós便有三首歌曲穿插其中,除〈Njósnavélin〉外,則是分別選自第二張專輯同名曲〈Ágætis byrjun〉與〈Svefn-g-englar〉。

此時的Sigur Rós,正以1999年發行的經典專輯《Ágætis byrjun》在國際打響名號,在世紀交替之際,以空前的絕美聲響驚艷樂壇,隨即便在後搖滾(Post-rock)中成為不可或缺的要角。然而從他們身上要找到其他樂團的影子並不容易,Sigur Rós能夠如此超然又自成一格的因素,只可能是他們身上所流的冰島血液,是冰島這樣特殊的地理環境賦予了他們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因此在Sigur Rós的音樂裡,你總是能輕易地想像那裡冰河的壯闊與極光的飄渺,彷若仙境傳來的樂句,每個音符都是由天使所演奏,讓世俗的靈魂得到超脫。

Sigur Rós

2007年發行的首部紀錄片《Heima》恰好反映Sigur Rós的特質。片中紀錄他們在名揚海外之後回到自己的家鄉冰島,從偏鄉小鎮巡迴到首都雷克雅維克,一路上除了令人嚮往的大自然奇景之外,你還能體驗到他們的音樂如何完美融入冰島鄉野風情。「Heima」是冰島語「在家」的意思,因此這部片毫無疑問是Sigur Rós對「家鄉」這個靈感泉源的致敬。

而同樣在片裡接受訪問的四位女子,其實是長期擔任Sigur Rós巡迴樂手並參與多張專輯錄製的弦樂團Amiina,她們所扮演的角色正是Sigur Rós身後的小天使,甚至她們自己創作的音樂比Sigur Rós的仙氣還重,也難怪如此氣味相投的兩個團體能合作這樣長久的時間。不過,兩組藝人在音樂特色上可說是各有千秋,Amiina專注於極微主義(Minimalism)與當代古典樂路線,Sigur Rós則以史詩般大器的搖滾樂見長。

Sigur Rós

事實上Sigur Rós的歌路一直很廣泛,並且隨著時間不斷演進,從沒有陷入類型音樂的侷限,每個時期都有不同風格的代表作:空靈飄渺如〈Svefn-g-englar〉是典型的後搖滾,2005年的專輯《Takk…》他們加入更多吉他搖滾元素,進而打造出〈Hoppípolla〉這首振奮人心的金曲,廣受各界歡迎,幾乎將他們推升至生涯頂峰。

2008年的專輯《Með suð í eyrum við spilum endalaust》則有像〈Inní mér syngur vitleysingur〉、〈Við spilum endalaust〉等更加平易近人的Indie pop曲目,是歷來最向流行靠攏的專輯;經過幾年沈潛,2012年的專輯《Valtari》轉為深沈的ambient取向,但僅短短相隔一年的新作《Kveikur》卻有如火山爆發,在〈Brennisteinn〉、〈Ísjaki〉等歌中釋放了前所未見的巨大能量。

是故,若只從後搖滾的角度來理解Sigur Rós是完全不足的,他們的音樂其實與地域有著更深厚的關係,尤其他們始終堅持以母語演唱(甚至自創語言)卻能征服英美語系壟斷的音樂市場,對於發揚在地文化有著莫大的影響力,更別說成為北歐音樂的楷模之一。

而若就後搖滾的角度來論Sigur Rós時,你又會發現他們在這個圈子裡是少數人氣依然火熱的樂團,在今年夏天的日本富士搖滾音樂祭(Fuji Rock Festival)更名列頭條藝人之一,試問當今除了他們以外還有哪支後搖滾樂團足堪擔綱此等大型音樂祭的重任呢?在此一音樂類型日漸式微的當下,唯有持續革新的Sigur Rós依然發光發熱!

本文經KKBOX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碧玉Björk:冰火粹煉的樂章,當之無愧的冰島音樂代名詞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