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港片致敬,對現狀致哀──觀麥浚龍《殭屍》

向港片致敬,對現狀致哀──觀麥浚龍《殭屍》
Photo Credit: Fortissimo Film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是港片迷,本片是不可不看的歷史鉅作,看了會既興奮又難過。片中陳友的扮相,就跟他在影史經典中《殭屍叔叔》一模一樣。那是我最愛的殭屍片。看了這個畫面就飆淚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980年,洪金寶的恐怖片影史經典《鬼打鬼》開創香港恐怖動作片先河。片中的民初設定、女鬼、吸血鬼、屍變、武打、茅山道士鬥法,創立了香港鬼片的文化語言。當時沒引起太大反應,一直到1985年洪金寶擔任製片,與導演劉觀偉共同以中國民俗題材推出影史無上經典《殭屍先生》,才轟動東亞,在1985到1990年間,掀起一股殭屍片的熱潮。

片中確立了香港殭屍片的基本元素:殭屍、呼吸辨位、茅山道士、清朝官服、雙手伸直及雙腳併攏跳躍前進、生糯米、墨線、桃木劍、符法、童子尿、黑狗血、八卦鏡等。而林正英飾演的茅山道士,更成為一種象徵。直到香港回歸中國之前,這些元素在香港恐怖片中仍處處可見。1994年於萬山、午馬的《鍾馗嫁妹》,林正英最後以茅山道士九叔的角色出現,也悄悄替香港恐怖片的巔峰畫下句點。

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原本盛極一時、被列為世界三大電影生產中心的香港電影,因為中國官方、資金與市場的無形干預,與台灣資金的抽手(自80年代末期台灣商業片衰亡之後,台灣片商把資金轉投資香港電影),隨即衰敗。香港電影人才出走國際,或前進中國,拍攝許多中港合拍片,香港電影的特殊風味隨即消失。香港特有的神怪片、動作片及喜劇,不是因為加入了中國演員而感覺怪怪,就是跟中國市場妥協,而少了香港的味道。

近幾年來,香港電影圈意識到自己的主體性,拍攝不少向港片文化致敬的電影。從《打擂台》到《李小龍》,都有一種香港電影重新振作的意味。

到了2013年,《殭屍》橫空出世。這是一部向香港殭屍片致敬的電影。而本片與一般致敬類的電影不同,它骨子裡與香港電影的處境結合,對香港電影的沒落,與香港人面對中國統治的處境,做了個嚴厲的批判。

本片最吸引我的有三個部份。

第一個部份是對殭屍片的致敬。《殭屍》不僅僅只是重現香港殭屍片的元素,他透過了21世紀的電影效果,與電影速度的改變,對殭屍電影作一個翻轉。過去的殭屍片融合了武打、喜劇、愛情、恐怖等元素,作為恐怖片的類型電影,在「驚悚」上不免有些欠缺。我們很少聽到有人看港產殭屍片會感到恐怖,大半都還是當成鄉野傳奇或喜劇在看。但2013年的《殭屍》,卻徹底從日本鬼片偷師,將原本不甚恐怖、清裝官服的噁心殭屍,透過命案、煉屍、養屍、雙胞胎、厲鬼,與人性的醜惡面,共同構成高度驚悚的畫面。自從《七夜怪談》之後,很難看到像《殭屍》這樣打從心裡發毛的電影。

《殭屍》的致敬方式,是讓它跳脫傳統香港殭屍片的界限,成為一部真正的恐怖片,讓它成為了香港電影的影史經典,也足以列入恐怖片影史的經典。

第二點,在於卓越的劇本。這是一個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無懈可擊的劇本。它有兩層意義,第一層是藝術化的恐怖片。它將主角錢小豪的視角切成兩個部份,就像李安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觀眾看完會忍不住思考,到底長達80幾分鐘的故事才是真實的,還是最後幾分鐘的蒙太奇才是真的?雖然導演仍然引導出極為哀傷的、最後幾分鐘才是真正的真相,但這個情節設定之卓越,已足以讓本片具有藝術性。女鬼身上的波紋設定更是吸睛,絕對是未來的經典畫面。

而整個劇本的背景,與香港電影以及香港社會的處境做了高度連結。故事發生在香港的國民住宅,片中人物除了主角,全都是在當地生活數十年而難以脫身的下層階層。而劇中幾乎全是殭屍片全盛時期的重要演員,也因為並非香港的超級巨星,在1997年之後幾乎就淡出影壇。他們並沒有退休,只是因為環境的改變,使他們無片可演。導演所要致敬的重要演員許冠英,就曾在香港金像獎頒獎典禮上在擔任頒獎人時,對台下「靠北」說,他跟他弟弟許冠傑不同,他沒有要退休,但就是沒人要找他演電影,他還可以演。

這個諷刺的橋段,一語道出許多香港演員的心聲。眼看著大明星遊走於中、港電影之間,依然風光,但許多東亞影迷記憶中的演員都正當盛年,卻消失在螢幕之上。

而片中慘破的樓景,與角色的殘破心境,就像許多回歸中國的香港人。他們面對中國的統治,失去了民主的可能與高度的自主性。大量湧入香港的資金與人口,打垮了香港人的生活,使他們面對高房價與變差的生活品質,產生高度茫然感。這種茫然感,有一種風華破敗、盛世難挽的頹廢。片中的茅山道士喝著悶酒,對著無戲可演,淪落到國民住宅的殭屍片過氣明星,緩緩道出:

道士與米行的關係,是一代傳一代。因為時代變遷,現世已無疆屍可抓,糯米無可用之途。道士只能轉行炒糯米飯營生。

這種無路可走,卻又苟延殘喘的孤寂感,就是現實香港的寫照。

而第三點,純粹就與影迷的心態有關。在台灣從小看非法第四台(有線電視)長大,第四台放最多的就是港片。港片演員的形象與演技,構成我童年的一部分。2011年在金馬影展看《鬼打鬼》的膠卷放映,已是百味雜陳。看《殭屍》當中出現的那些從小到大看過上百次的港片配角們,陳友鍾發鮑起靜吳耀漢盧海鵬樓南光⋯⋯生龍活虎地大飆演技。他們那抑鬱已久,終於一吐為快的戲癮,實在讓我看得血脈噴張。光是看到演員的懷舊感,與那強得可以的演技,就不得不把此片列為經典。

而真正的結局卻是如此令人唏噓。前面80幾分鐘的、恐怖至極的殭屍情節,原來竟是大明星的想像。而那些港片的傑出演員,卻都還是像小人物般在破舊國宅討生活,叫人看得心酸,這也才是這些演員的真實寫照。

如果你是港片迷,本片是不可不看的歷史鉅作,看了會既興奮又難過。片中陳友的扮相,就跟他在影史經典中《殭屍叔叔》一模一樣。那是我最愛的殭屍片。看了這個畫面就飆淚啊。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