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和稀泥,別從眾」:紐約前市長彭博給哈佛畢業生的忠告

「別和稀泥,別從眾」:紐約前市長彭博給哈佛畢業生的忠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明白這並非傳統的畢典演說」,彭博承認。演講結束時,他要畢業生到哈佛廣場附近的、一家名為香港樓的中餐館與脫衣酒吧中乾掉最後一杯烈酒。他要畢業生「別和稀泥。 別從眾。有話大聲說。反擊」。

說明/翻譯:Kuang-chi Hung

麥克・彭博(Michael Bloomberg)是哈佛MBA、紐約前市長、媒體大亨、億萬富翁、慈善家與哈佛第363屆畢業典禮的演講者。與絕大多數的畢典演說相較,彭博既未說明「我的學思歷程」,也未強調「好教育護一生」。彭博的演講是個不折不扣的打臉文。

在其演說中,他批評哈佛乃至於其他常春藤盟校中對保守派份子的排擠與追殺,認為這是個現代版的麥卡錫主義。「我明白這並非傳統的畢典演說」,彭博承認。演講結束時,他要畢業生到哈佛廣場附近的、一家名為香港樓的中餐館與脫衣酒吧中乾掉最後一杯烈酒。他要畢業生「別和稀泥。 別從眾。有話大聲說。反擊」(Do not be complicit, and do not follow the crowd. Speak up, and fight back)。

但別忘記傾聽。

2014年 麥克・彭博哈佛畢業演說全文

很高興能在這—不僅為了在哈佛第363屆的畢業典禮上、在諸位傑出的畢業生與校友前演說,更為了能站在去年歐普拉曾站過的地方。我的老天。

且讓我先從最重要的公事開始。讓我們為2014年的畢業生來回掌聲吧!這是他們贏得的!

興奮的畢業生哪,過去的幾週來,他們或許更感到筋疲力竭罷。各位家長:我可不是在說期末考哦。我是指高年級的奧林匹亞(Senior Olympics)、畢業舞會以及喝光光遊艇趴(Booze Cruise)——欸,我是指月光遊艇趴。

在校園中,這已是教人興奮的一整年:在美式足球上,哈佛連續七次擊敗耶魯;男子籃球隊連續兩年打入全國大學體育協會冠軍賽(NCAA tournament)的第二輪;男子壁球隊則贏得了全國冠軍。

誰會想到呢?哈佛:體育名校!很快的,外界將會問各位,各位的學業成績能否與體育表現相媲美。

我個人與哈佛的聯繫始於1964年,當我自巴爾地摩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畢業,於此地的商學院就讀。你或許會問:基於我閃亮、永遠得設法才能維持的全班前段成績,我是如何進到哈佛商學院的呢?我不曉得。唯一比我還驚訝的人是我的教授。

無論如何,在此我再度地回到劍橋。我注意到,自我在此當學生以來,一些事物已然改變。愛爾詩(Elsie’s)——一家我一度很愛、靠近哈佛廣場的三明治小攤——現在是家墨西哥卷餅店。有著好啤酒與臘腸的烏斯特豪斯(Wursthaus)——現在是家「工匠的、胃的酒吧」(artisanal gastro-pub)——不管這是啥名堂。而過去的荷立歐中心(Holyoke Center),現在已被命名為史密斯校園中心。

對於哈佛校友們總愛把名字擺在各類事務上的行徑,你不覺得煩?今早我一邊想著這問題,一邊走進河對岸商學院校園的彭博中心。

但好消息是,哈佛仍然如同50年前、當我初次來到校園的時候一般,是美國最頂尖的大學。而就像其他頂尖大學一般,哈佛位於美國就民主之試驗的核心。

這些頂尖大學的目的不僅是增進知識,也增進我國的理念。頂尖大學是個讓有著各式背景、懷著各類信仰、探索各種問題的人們能前來學習、爭辯他們理念的地方——自由地、開放地。

今天,我想要跟你談談,讓這樣的自由為每個人而存在是多麼地重要——不論我們是如何強烈地不同意彼此的觀點。

在頂尖大學中,對他人理念的容忍,以及表達本身理念的自由,是無法分開的價值。結合一起,這兩者形成支撐民主社會之基礎的、具神聖性的信任。

但這樣的信任,在君主的、民粹的、與多數之專制傾向前是毫無招架之力。晚近,我們已看到這樣的傾向已在校園與社會中頻繁地顯露。

這是個壞消息—而不幸的是,我認為,在哈佛以及我出身的紐約市,我們已然目睹這樣的趨勢。

首先,來談談紐約市。幾年前,大家若記得,有些人試著阻止在離世貿中心遺址幾個街口之處興建清真寺的計劃。

這是個敏感議題,而民調顯示,三分之二的美國人反對有個清真寺蓋在世貿遺址附近。即便是反毀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廣泛地被認為是這國家中、最為熱切的、宗教自由的捍衛者—也宣稱其對該建設計劃的反對。

反對者發動示威遊行。他們譴責該計劃的推動者。他/她們要求市政府終止該寺的興建。這是他們的權利—而我們保護他們抗議的權利。但若他們認為,如此便能如願的話,是大錯特錯。我們拒絕在他們的要求前屈服。

認為政府會挑出特定宗教、阻止其信徒—且只有該宗教的信徒—於特定區域建立其崇拜場所的想法,是完全地悖離讓這偉大的國家得以興起、且讓這偉大的國家得以持續之憲法保障的道德原則。

我們這50州的聯邦仰賴著兩項價值的聯合:自由與包容。是這兩種價值的聯合,讓在2001年9月11日與2013年4月15日對我們發動攻擊的恐怖份子備感威脅。

就他們而言,我們是個無神的國度。

但事實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如美國一般地,保護每種人類已知之信仰與哲學的核心:自由意志。這樣的保障,然而,仰賴著我們不停歇地警覺。

我們喜歡這樣想:政教分離的原則已根深蒂固。並沒有—且將不會有,我們得悍然地捍衛此原則—且確定法律下的平等,是法律下就每人而言的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