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希拉莉不(敢)提的美國赤字怒潮:2046年國債比將與意大利、葡萄牙和希臘水平相當

特朗普和希拉莉不(敢)提的美國赤字怒潮:2046年國債比將與意大利、葡萄牙和希臘水平相當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至今沒有一個總統候選人發布過扭轉國家債務上升預期的計劃或意願。但這應該是白宮主人明年施政的重中之重。

文:Martin Feldstein(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國家經濟研究局榮譽主席、1982-1984年雷根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

最近兩則與預算有關的新聞是對美國財政政策危機狀況的嚴重警告。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下屬的行政管理及預算辦公室宣布,本財政年度聯邦政府的赤字約為6.000億美元,比2015年增加1,620億美元,同比增長超過35%。而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發布的年度長期預算前景則預測,在財政政策不變的情況下,聯邦政府債務將會在十年後從相當於GDP的75%上升至86%,並在2046年達到創紀錄的141%,與義大利、葡萄牙和希臘水平相當。

雖然美國債務相對GDP比率在過去十年增加了一倍,歐巴馬政府和國會卻刻意無視這一問題,相反著眼於2012年以來年度赤字額的逐步下降和赤字相對GDP比率的相對穩定。但這個短期成績其實源自於經濟復甦以及美國國會對國防和非國防可自由支配開支項目的限制決議。

但年度赤字的長期性上漲-由於人口老齡化、醫療技術不斷提升和利率上升-以及因此導致的債務相對GDP比率上升是無可避免的(國會預算辦公室和其他機構對此已有明確預測)。大量有資格領取社會保障福利的美國老年人,將在未來30年使得社會保障計劃支出相對GDP的比例從當前的4.9%上升至6.3%。各項主要聯邦醫療保健計劃的成本從現在相對GDP 5.5%上漲至2046年的8.9%,一半歸因​​於受益人壽命和人數的雙雙提升,另一半歸因於為治療他們而產生的額外醫療技術費用。

儘管債務總額增加,但美國聯準會的非常規貨幣政策依然拉低了聯邦債務淨利息的成本,使之僅相當於GDP的1.4%。但隨著利率正常化和債務量的增長,維持國家債務利息的成本預計將增加至相當於GDP的5.8%。

如果赤字和債務預測的其餘部分都被證明是正確的,預計利息成本可能遠小於實際成本。隨著聯邦債務相對GDP比例達到141%,相當於GDP5.8%的利息成本意味著只有4%的平均名義利率,鑑於國會預算辦公室的通膨預測,實際利率大約是2% ——與債務與GDP比率少於40%時的歷史利率相當。但美國國債投資者可能會要求高得多的利率來作為提高自身投資組合中國債比例的回報。在這種情況下,利息成本和債務會大得多。

超過一半的美國公開發行國債都由外國投資者持有的事實,可能使利率對債務規模的變化更為敏感。外國投資者可能會擔心政府會採取一些減少他們實際持有價值的政策。儘管美國政府絕不會明目張膽地違約,但它可以採取的政策(如對利息扣除所得稅)去這樣做,這將對外國持有者不利並壓低債券的價值。此外,外國投資者可能擔心過高的債務水平可能會導致通膨性貨幣政策,這將導緻美元貶值並降低債券的實際價值。

以下是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的預測為何會令人驚訝不安的原因。到2046年,那些「強制性」福利項目的預計支出(社會保障和主要健康計劃),再加上債務利息,將高出政府當前稅收水平下的收入。就算把國防等每年撥付「自由裁量」項目支出都節省下來,也會出現一個小規模的赤字(相當於GDP的1.6%)。

我們是無法借助減緩國防和其他自由裁量項目的增長來抵消強制性項目支出增長的。總的國防開支僅相當於目前國內生產總值的3.2%,並預計在未來十年內下降至2.6%並在之後20年內保持在相同水平。這將是自二戰前以來國防支出相對GDP比例最低的水平。預計所有非國防自由裁量項目也會同步減少,也創下了相對GDP比率的最低記錄。

這種慘淡景象的亮點在於它不需要過多通過削減年度赤字以防止負債率的上升,甚至還能讓後者倒退到十年前的水平。如果能在2017年開始利用減少支出和提高收入的任意組合政策使得赤字佔GDP的比例下降1.7%,就可以避免在當前75%的債務相對GDP水平上有所增長。同時每年減少3%赤字將扭轉債務發展的軌跡,並將其帶回到經濟衰退之前那幾十年的狀態。

至今沒有一個總統候選人發布過扭轉國家債務上升預期的計劃或意願。但這應該是白宮主人明年施政的重中之重我們沒有任何藉口去拖延等待,只能迅速採取行動,避免最壞情況的降臨。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美國的赤字怒潮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