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轉如鳥鳴的奇幻語言-死而復生的世界文化遺產「口哨語」(Silbo)

宛轉如鳥鳴的奇幻語言-死而復生的世界文化遺產「口哨語」(Silbo)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口哨該怎麼成為語言?人們又是如何發展出這種特別的語言呢?這就得簡單介紹一下這個小島的歷史。

西班牙的領土,除了伊比利半島上的「本土」,在半島外的海域,還有幾個小島。加那利群島(Islas Canarias )是其中之一,它位在摩洛哥外海不遠處,這個群島對許多人可能沒什麼稀奇之處,然而當你將船駛得愈來愈靠近,就能聽到許多宛轉像是鳥鳴的奇幻聲音。

在小小的加那利群島裡,有這樣一個小小的戈梅拉島(La Gomera)。它的面積不過380平方公里,具體一點,就約莫是台北市加上新店的大小。這樣的一個小島,卻有個世界上極為珍貴的口哨語言(Silbo)-所有子音和母音都用口哨來傳達。2009年,這個語言正式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

但是口哨該怎麼成為語言?當地的人們又是如何發展出這種特別的語言呢?這就得簡單介紹一下這個小島的歷史。戈梅拉島上面很早就有居民-關契人(Guanches),關契人金髮碧眼,使用著一種亞非語系的語言。所謂亞非語系,正是現在以阿拉伯語為主、通行於西亞、北非等地的語言家族。戈梅拉島上的居民,也被認為是由非洲大陸的摩洛哥等地遷移過來,血緣上與北非的柏柏人相當密切。

西元前六世紀左右,曾有一位迦太基的航海家來過這兒,根據他的資料,西元前六世紀時,群島上並沒有人類居住,但卻有石柱遺跡,很可能有部落曾經在島上生活,但後來滅絕,然後之後又有移民到來,成為了新的居民。

ViejoGuanche
關契人金髮碧眼、身型高大,許多歐洲人說他們像「諾曼人」。

這群居民說的語言叫做「關契語」,跟阿拉伯語和希伯來語有著一些血緣關係。因為位置偏遠、遺世獨立,即便後來阿拉伯勢力伸及北非,也沒有將領土擴張至群島上,因此群島上並沒有太多伊斯蘭教的遺跡。而口哨語就在這樣的環境下產生,海上總是充滿危機,有自己人也有不懷好意的海盜,而口哨正是傳遞訊息、分辨敵我的最適工具。無論在海邊、森林中、平原上,人們都可以透過口哨溝通。

關契人在島上生活了一千多年,儘管偶爾他們也會與島外的人做些簡單的貿易,也出現在一些中世紀歐洲的文獻、以及阿拉伯世界的記錄,但生活仍是自成一格,看似恬淡自得。

只是世界就在那年劇烈改變。

14世紀的伊比利半島上,有個強大的王國-卡斯提亞王國,他們操著一種卡斯提亞變體的西班牙語,帶著卡斯提亞的子弟兵向外擴張。加那利群島是他們的目標之一,島上居民也不是好惹的,王國每次航行就是一次耗損,加上當時本土情勢瞬息萬變,15世紀將近100年,加那利群島上的戰火都沒有停息。直到15世紀末,島上不敵強烈攻勢,加那利群島情勢正式進入由西班牙人主權的時代。

canarians
西班牙征服加那利群島,圖為關契人。

這也是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的世紀,當時的哥倫布準備橫跨大西洋時,便是先駛船隊來到戈梅拉島休息,再從島上出發。如果說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心情有如到達天堂,那麼對於「新」大陸的人們而言,其境遇就有如地獄-對戈梅拉島上的居民也不例外。16世紀開始,西班牙人大舉向外移民擴張,加那利群島充滿著西班牙人移民,這些人帶來了迥異的語言及文化,島上居民大多被西班牙人同化,美麗的口哨語言-關契語,也就隨之滅絕。關契語的死期,一般推定在16世紀至17世紀之間。

然而,口哨的生命力十分堅韌,又或者是上天不忍殺死這個美妙的「語言」,口哨在關契語死後,竟然奇蹟似地活了下來。這就要談談關契語這語言的結構了,關契語被認為是一種子音和母音都很少的語言,平常人們近距離說話時,關契語和我們一般熟悉的語言沒什麼兩樣,都是用聲帶配合不同嘴形所發音;但因為子音和母音數量少、島上人口密度低、時常需要遠距離對話,因此關契語發展出一種特別的轉譯模式-用口哨吹高音,代表著/i/;吹較低的音,則表示/a/。子音部分,則使用高低、長短、斷續等不同性質來區分,例如發連續的低音,就代表/g/等等。因此,我們可以將「口哨」看成是子音和母音的組合,而他們在聽口哨的同時,也可能是先在腦海中先轉譯再理解。

03_la_gomera
口哨讓遠在別座山頭的人也能聽得到自己說話,就像手機一樣。

因為這種「轉譯」的特性,讓口哨有了更多可能,並不一定只能表達關契語。16世紀-那個關契語即將死去的時期,愈來愈多居民將當時的西班牙語也用口哨方式「吹」出來。西班牙語比關契語有著更多子音和母音,例如母音就有五個,但口哨的音高組合並沒有因此變多,他們採取了一對多的方式,也就是當我吹出/i/的時候,既可以代表e也可以代表i,這麼一來,無論西班牙語有幾個音,都能用原本的套路表達。口哨就像是關契語的一套衣服,在他死後,西班牙語繼續接手穿上。也因此,即便今日到戈梅拉島上,我們仍可以聽到口哨的聲音。

語言學家對口哨語做了很多研究,其中包括一些有趣的題材,像是:人們聽口哨語的時候,腦子運作的方式和其他語言使用者一樣嗎?答案似乎是相同的,口哨語對人腦而言,並沒有特異的處理機制,這也代表,小朋友學習口哨語就跟我們學習母語一樣,只要時機對、輸入夠,口哨也是可以成為母語的。

二十多年前,戈梅拉島的人們開始重視自己這項「絕技」,他們爭取官方重視,並將口哨語列為教育的必修課程,希望每個小朋友都能將此文化傳承下去。直至今日,若有機會到戈梅拉島上走走,這兒的餐廳服務生還會表演口哨語-Silbo給我們聽。「太方便了!我們根本不需要手機。」一位被採訪的戈梅拉島居民說。

Silbo_1
口哨語是島上小朋友的必修課。

猜你喜歡


年末壓軸不容錯過!線下大型開發者聚會「AWS Enterprise Dev Day」,精進企業雲端技術競爭力就在此刻

年末壓軸不容錯過!線下大型開發者聚會「AWS Enterprise Dev Day」,精進企業雲端技術競爭力就在此刻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將於今年10月7日上午10:00舉辦線下開發者聚會AWS Enterprise Dev Day,以「技術開發」為活動主旨,透工作坊、講座形式,圍繞NET & Java現代應用、雲端服務、人工智慧等數位技術進行交流,精進企業雲端技術競爭力。

現今雲端已達到隨需可用的成熟度,企業該如何備戰自身技術力,了解透過雲端發展AI/ML應用、大數據分析、優化架構,並趁著新服務或新應用的契機嘗試上雲,或是將既有應用搬遷上雲,達到未來以更低成本有效管理內部資源及強化資安,並減少資源閒置,搭配現代化的方法論及工具保持未來彈性,在技術系統上達到永續經營。

AWS首次在台灣舉辦「AWS Enterprise Dev Day」,希望與企業交流如何在AWS上快速有效地遷移和現代化,以及針對希望了解開發、部署、管理現代應用程序的.NET與Java開發者介紹適合使用的工具和服務。

AWS Enterprise Dev Day活動特色

此次活動為首次為企業舉辦線下大型開發者聚會,為所有.NET與Java開發者量身打造的技術議程,以及同時從主管與開發者角色出發的活動內容設計,如有關於企業上雲挑戰、資安、現代化、開發、訓練考照等精彩內容。歡迎企業執行長、資安長、技術主管、及開發人員團隊立即報名,幫助您利用AWS雲端的廣度和規模,與眾多技術專家交流,持續保持自身企業在未來的即戰力!此外,本次活動全程錄影,報名參與者即可獲得AWS的演講內容。

最特別的是,此次活動下午場次採多軌分場的方式進行,屆時將有多場堂精選技術議程及實作上機工作坊,包含AWS熱門服務精華、方法論、最佳實踐、實戰分享等;而後續更將開放另外報名「.NET & Java現代應用開發實作工作坊」,帶您透過專業技術團隊支援及現場技術專家一對一諮詢,搭配實作課程與團隊協作解決實際技術難題,並與開發者技術同好現場即時互動交流。

立即點此報名「AWS Enterprise Dev Day」開發者技術盛宴!

本場開發者聚會將包含以下七大主題:

  1. NET & Java現代應用開發(.NET & Java Modern Application)
  2. 搬遷上雲(Migration)
  3. 無伺服器服務(Serverless)
  4. 容器服務(Containers)
  5. AI / ML人工智慧與機器學習(AI/ML)
  6. Data Analytics資訊安全(Security)(Security)
  7. 訓練考照(Training & Certificate)
1080x1080_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您是企業執行長、技術長、技術主管、資安相關人員、IT人員、解決方案架構師、開發人員、工程師或系統管理員,邀請您一同現場交流,藉此掌握現代開發趨勢、AWS的熱門雲端技術、平台與服務。

AWS Enterprise Dev Day活動資訊

1200x628
Photo Credit:AWS

日期:2022年10月7日(星期五)
時間:10:00 AM~3:30 PM
地點:南港展覽館二館 7F

立即點此報名「AWS Enterprise Dev Day」開發者技術盛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