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鬼門關前的守門員:你我都應重視的重症醫療斷層危機

救救鬼門關前的守門員:你我都應重視的重症醫療斷層危機
photo credit:陳志金醫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女醫師拿掉的孩子是誰的?名醫如何把妹?他到底有幾顆星星?這些事,真的跟你有關係嗎?為什麼需要關心這些新聞?其實,你應該關心的是:重症醫療斷層危機!有一天,你、我,或者我們心愛的家人,也許會有需要用到重症醫療的一天,到了那一天,會不會沒有人再願意投入重症醫療?

文:陳志金醫師

美女醫師拿掉的孩子是誰的?

名醫如何把妹?他到底有幾顆星星?

這些事,真的跟你有關係嗎?

為什麼需要關心這些新聞?

其實,你應該關心的是:重症醫療斷層危機!有一天,你、我,或者我們心愛的家人,也許會有需要用到重症醫療的一天,到了那一天,會不會沒有人再願意投入重症醫療?

搶救重症醫療崩壞

這不是大家一般所說「內外婦兒急」的那個「五大重症科」,而是「真正」在照顧最危急病人、和死神在拔河的「重症醫師」!急診崩壞,大家早已在關注,產科醫師缺乏,也時有所聞。

但是,真正的「重症醫師」卻長期被忽略,只有在重大災難時(SARS、流感、登革熱、塵爆、地震、火災等等),才偶爾被提起。而現在,「重症醫師」,「鬼門關前的把關者」,也發出求救訊號了。

被遺忘的重症醫療

2
photo credit:陳志金醫師

今年胸腔暨重症次專科報考人數創下歷史新低的38人!目前申請訓練的醫師也只有26人,也就是明天報考的人數會更低!這對我們這些資深胸腔科醫師來說,簡直是「怵目驚心」。

看看歷年的報考人數統計,由民國90年起每年報考60人以上,最高峰是102人,近三年曲線急速下墜,今年一舉跌破40人,政府若仍舊撒手不管,不到幾年真的會出現「重症醫療崩壞」,老驥凋零,而新人幾希。

胸腔醫學會余忠仁理事說:「數字代表的意義是,選擇進入胸腔暨重症領域的新進醫師急速減少,而新血的減少,直接衝擊的是加護病房照護品質,沒有足夠的專業醫師,重症病人怎麼辦?」

他說:「在我還是年輕醫師的時代,重症醫療是新興的領域, 吸引許多醫師加入,因為把人從鬼門關前救回來,回到生活與工作崗位,是醫師最大的成就感。不料,隨著時間的演變,雖說在加護病房工作的醫師壓力大責任重是理所當然,但醫療糾紛大增,卻造成新血怯步,不願意投入。」

3
photo credit:陳志金醫師

重症醫療是醫院的核心能力,是醫院所有醫療的後盾,專門收治狀況最不好的病人,理論上醫院應該備好充沛的物資與人力,讓加護病房醫師無後顧之憂的和死神打仗。但現況卻是,加護病房宛如各大醫院的「領帶夾」。各大醫院喜歡對外說「我有好的重症醫療照護」,但加護病房卻是被冷落的單位,只有在重大事件發生時才會想到,不論是新儀器設備的採購、人員專業的培養,都不在醫院的優先考量之中。

余理事長進一步表示:「目前由醫策會所執行,用以判定各醫院急救能力的《急救責任醫院分級評定》導入至今,並未納入足夠的重症相關醫師參與評定過程,顯示主管機關對於重症醫療的不了解與漠視。以上種種,導致目前從事重症照護的主治醫師普遍覺得專業停滯,後繼無人,難以延續。」

依據健保署統計,全國加護病房有七千多床,但一旦出現重大疫情或大量傷患時,又一床難求,因為有足夠能力處理所有重症,並真正有效運作的加護病房床不及七千床的三分之一。而這些床位每床都虧損兩到三成,因為要達到高品質的重症醫療的成本高昂,遠高於收入。

回顧健保伊始,保障危重症病人接受應有的醫療照護是主要的目的,因此加護病房主要收入均來自健保給付,而健保對重症的給付偏低。如今政府不鼓勵醫院治療輕症或有其道理,但長期不支持甚至漠視重症醫療,這是很不應該的。

目前,健保對於ICU的給付一天加起來只有8026元(包含病房費、醫師診察費和三班的護理費),大約只有星加坡的1/3,更是只有香港的1/10!

余忠仁理事長也不禁感嘆:「看到這樣的困境持續擴大,我非常憂心台灣的醫療即將崩壞」,也因此胸腔暨重症加護醫學會不得不出來,呼籲政府引進資源給重症醫療,無論如何都要守住醫院的最後一道防線。

本文經陳志金醫師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孫珞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