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就該逛逛美術館:國美館「日本浮世繪」展沁脾清涼

夏天就該逛逛美術館:國美館「日本浮世繪」展沁脾清涼
Photo Credit:國美館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風拂綠水、明月映花紅;浮世多彩妍、紛紛入畫中」

暑氣蒸騰的夏日,當代生活中消暑的良方在科技依賴症的發作下,只剩下了冷氣、冰品和冷飲,過往時代的廟埕看戲、乘涼、搖扇子乃至於頂著月光泡茶的意趣,全成為了某種已然逝去的古早傳奇,當然更難以理解近現代晚期的文人朱龍庵那「室無冷氣消炎暑;案有霜毫做畫圖」那帶有幾分自嘲的幽默與自適的美學生活態度。

儘管當代人很難再真正的體驗、欣賞過往文人雅士乃至於販夫走卒的消暑意趣。但閱讀文學、觀賞畫作乃至於看看古裝電影,或許依舊可以想像幾分那如今難再的詩意和美感體驗。雖說多少帶點東方文化本位主義的觀點,但我依舊認為東方的韻文和東方繪畫裡那帶著詩意的明月、松風、浮生百態,以及深具開闊感的畫面布局,相較於占滿畫面空間的西方古典繪畫,以及謳歌英雄的古詩更多了幾許心境上的清涼意。

除了傳統水墨繪畫以及唐詩、宋辭、元曲外,日本的俳句和浮世繪其提供讀者和觀者心境上的清涼感,亦是不遑多讓。例如松尾芭蕉的:

閑寂古池旁,青蛙跳進水中央,撲通一聲響。

寂靜似幽冥,蟬聲尖厲不稍停,鑽透石中鳴。

信手拈來便充滿了,夏夜的清涼意。相應於芭蕉「俳句」;井原西鶴「浮世草子」的視覺藝術形式便是描繪山光水色及人生百態的浮世繪了。這些平易近人,題材、表現或樸實、或奇巧的木刻水印版畫,不僅提供了當代人以詩意的眼神凝望過往的時代,也提供了觀者在古典的詩意中重拾清涼心境的方便法門。

芭蕉與葛飾、廣重的名所繪

儘管浮世繪誕生於芭蕉(1644-1694)生活的年代裡,卻直到大約一個世紀之後的葛飾北齋(1760-1849)及歌川廣重(1797-1858),才真正出現了猶如芭蕉一般的旅行繪畫作品。其中葛飾北齋的《富嶽三十六景》更開啟了「名所繪」(觀光勝地)的先聲,而歌川廣重的《東海道五十三次》亦是傳頌至今的逸品。

甲州犬道-01
Photo Credit:國美館提供
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富嶽三十六景 州犬目隘口〉。天保元年- 3 年左右(1830-32),木版多色刷,橫大判錦繪。24.8 × 38.9cm。東京富士美術館館藏。

關於北齋和廣重的藝術成就容後再述,我們先來談談「名所繪」和日據時代「台灣八景」【1】的歷史關聯性。由於「名所繪」的誕生和旅行的觀念有關也因此,「名所繪」一方面給予無法到此一遊的收藏者,神遊觀光勝地的視覺饗宴;另一方面具有旅行指南的功用。

視覺及旅行的概念,隨著日本政府一起來到當時的新領土台灣,伴隨著促進「內台觀光」的目的,「台灣風景繪葉書」(明信片)便隨著郵政系統的建立而應運而生。「風景繪葉書」這種單純的風景繪畫,一方面延續了日式旅行文學與藝術的傳統,也創造了媒體票選名所的基礎;這些風景明信片的「名所」,更成為了日後台灣早期藝術家「寫生」取材時的重要參考。

無論是陳澄波還是廖繼春、楊三郎的西畫乃至於郭雪湖、林玉山的膠彩,我們都可以見到這些「名所」的蹤跡。儘管這些早期藝術家的腳步是跟著印象派寫生的觀念而踏上旅程。有趣的是,恰恰是浮世繪影響了印象派的繪畫。而說台灣第一代西畫家的旅行足跡,不知不覺中踏上了北齋與廣重所開闢出的繪畫視野也並無不可。

北齋和廣重兩人的風景繪畫,除了深刻地影響了莫內、梵谷、竇加乃至於惠斯勒等十九世紀後半的西方藝術家,其影響力甚至跨越了視覺與聽覺的界線,印象派作曲家克勞德.德布西亦受到《神奈川沖浪裏》的啟發,創作出交響詩《》(La Mer)。

神奈川衝浪裏-01
Photo Credit:國美館提供
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富嶽三十六景 神奈川沖浪裏》。天保元年- 3年左右(1830-32),木版多色刷,橫大判錦繪。24.6 × 36.5cm。東京富士美術館館藏。

儘管北齋和廣重兩人觀察風景和風物的視角,影響了印象派對於革新西方繪畫的概念,但兩人在繪畫表現上的確有著某種根本性的不同。

相比之下,葛飾北齋執著於追求美感與構圖的表現,甚至具有現代藝術家的姿態,北齋在他74歲那年,惋惜自己先份不足,他說:「說實在的,我70歲之前所畫過的東西都不怎麼樣,也不值得一提。我想,我還得繼續努力,才能在100歲的時候畫出一些比較了不起的東西。」這種對於繪畫的執著態度,讓他在生命的最後仍感歎地說:

我多麼希望自己還能再活多五年,這樣子我才有時間嘗試成為一個真正的畫家。

正是這種對於美感與構圖的執著追求,讓北齋的《富嶽三十六景》充滿了各種不同的視角與構圖,甚至還對於繪畫元素的背景與主題,進行了諸多辯證。例如《富嶽三十六景》中的《神奈川沖浪裏》便是將富士山轉成背景、用以烘托前景神奈川巨浪的逸品、傑作。在《富嶽三十六景》中,觀者可以看見畫家對於各種視角與構圖可能的嘗試與挑戰,並且也開創了浮世繪全新的視野與主題。

相較於北齋那「畫瘋子」的個性,廣重的作品則可以視為是前攝影時代的生活紀實,他的《東海道五十三次》把日本舊時由江戶(今東京)至京都所經過的53個宿場(相當於驛站),一草一木都劃進畫布當中。儘管其繪圖主題是風景,但廣重作品真正迷人之處在於,刻畫出形形色色的生活姿態以及尋常生活與環境季節之間的細膩互動關係。

秋葉山-01
Photo Credit:國美館提供
歌川廣重(Utagawa Hiroshige),〈東海道五十三驛站 掛川 秋葉山遠望〉。天保4-5年(1833-34),木版多色刷,橫大判錦繪。22.6× 34.4cm。東京富士美術館館藏。

不僅如此,廣重濃厚的生活性質與詩意,讓許多西方藝術家在作品中紛紛仿效、致敬例如作品《京橋竹がし》便影響了惠斯勒的作品《藍色與銀色的夢幻曲:大橋夜景》(Nocturne: Blue and Gold – Old Battersea Bridge),而梵谷的作品《雨中的橋;追隨廣重》(Bridge in the Rain after Hiroshige)則是向其作品《大橋安宅之夕立》致敬

國美館本次的展覽中,囊括了北齋的《富嶽三十六景》以及廣重的《東海道五十三次》,讓觀者在悠遊於作品畫面時,感受那充滿生命力、色彩感以及季節流轉間的生活魅力。

井原西鶴、歌舞伎與浮世繪

相較於芭蕉俳句的詩意,井原西鶴的「浮世草子」更貼近常民的生活,也更近於浮世繪的本質。「浮世」意指當代、塵世;浮世繪便是描繪世間風情的畫作,為此「浮世繪」與當時的言情小說、戲劇有密切的關係。換句話說,浮世繪誕生於類似「帥氣總裁俏秘書」、「羞澀小姐多情流氓」之類的書籍封面以及戲劇海報,也因此浮世繪的大宗集中於美人(名模)、役者(演員、偶像)乃至於戲劇(電影海報)、故事(小說插畫、畫本)等等。

圖30_春梅齋北英_〈第三代中村松江所飾之阿園、第三代中村歌右衛門所飾之衣川彌三
Photo Credit:國美館提供
春梅齋北英(Shunbaisai Hokuei),〈第三代中村松江所飾之阿園、第三代中村歌右衛門所飾之衣川彌三左衛門〉(雙幅)。天保1年(1830),木版多色刷,大判錦繪。39 .3×27.0cm、39 .3×26.9cm。東京富士美術館館藏。

值得注意的是,正是浮世繪高度商業性,讓浮世繪在十七世紀後成為了當時全球藝術創作中,最活潑、最富創意與最具實驗性的視覺藝術形式,一方面浮世繪作家們持續的提升傳統的繪畫技法,另一方面他們更持續的吸收來自於西方(巴洛克至古典主義時期)的透視及表現技巧。正是在這種競爭性的商業環境中,浮世繪在相關的繪畫構圖與主題上,形塑出高度前衛風格的藝術家,其中歌川國芳、歌川國貞兩人的作品,更是堪稱一絕。

本次展覽中,歌川國芳的作品《相馬古寺》便有著高度的戲劇性張力,那跨越了畫面一半篇幅的骷顱,儘管欠缺解剖學的精準,卻更具視覺感染力,那驚悚的視覺張力全然可與哥雅的作品《農神噬子》比擬,而另一件作品《里鵲巢之暫居所》則將鵲鳥進行擬人化的表現,一派「鹿男的異想世界」風格。

圖20_歌川國芳_〈里雀巢之暫居所〉-01
Photo Credit:國美館提供
歌川國芳 (Utagawa Kuniyoshi),〈里雀巢之暫居所〉(三聯幅)。弘化3年(1846),木版多色刷,大判錦繪。37 .1×25.5cm、37 .1×25.5cm、37 .1×25.1cm。東京富士美術館館藏。

相對於國芳的奇想與詭譎,國貞的作品則更誇示出劇場的張力例如三連幅作品《第五代松本幸四郎所飾之惡七兵衛景清、第二代中村芝翫所飾之惡源太義平、第五代瀨川菊之丞所飾之常磐松實為玉藻前之靈》(題名未免也太長了),那黑白放射線式的背景,以一種高度視覺爆發力的姿態,將前景的主人翁們直送至觀者的眼前,產生了壓迫性的戲劇感,這種高度爆炸性的線條,更催化觀者去感受《源氏物語》中的兩位對立男角(七兵衛景清、源太義平)之間的緊張感,以及女角在一旁的激動情緒。而觀者也更容易融入那紅塵故事中。

圖2_歌川國貞_〈第五代松本幸四郎所飾之惡七兵衞景清、第二代中村芝翫所飾之惡源太
Photo Credit:國美館提供
歌川國貞(Utagawa Kunisada),〈第五代松本幸四郎所飾之惡七兵衞景清、第二代中村芝翫所飾之惡源太義平、第五代瀨川菊之丞所飾之常磐松實為玉藻前之靈〉(三聯幅)。文政11年(1828),木版多色刷,大判錦繪。38.9 × 26.1cm、39.0 × 26.2cm、38.9 × 26.1cm。東京富士美術館館藏。

浮世繪「南風拂綠水、明月映花紅;浮世多彩妍、紛紛入畫中」的微詩意,讓炎暑的夏季多了幾許滋潤的清涼。正是夏季和浮世繪讓我們有了拜訪國立台灣美術館的理由。

跟隨著浮世繪畫家的腳步與眼光,在山巔、水岸、海潮乃至於夕瀑雨景中,感受一下水泥叢林出現前,冷氣空調以及製冰機尚未發明前,那透過緩步調的自在與適意產生的沁涼心境。

【1】1927年(昭和二年)8月,台灣日日新報舉辦透過民眾投票方式,選出「台灣八景十二勝」

展覽資訊

名稱:日本浮世繪:東京富士美術館典藏精選展
時間:2016/06/04-07/31
地點:國立台灣美術館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