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千多項提案、議場人員送醫⋯⋯國民黨打的如意算盤是什麼?

2千多項提案、議場人員送醫⋯⋯國民黨打的如意算盤是什麼?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打破國民黨的如意算盤,除了與其妥協,只能靠公民社會形成強大壓力,迫使國民黨知難而退,讓他們知道,合理與論理的政治攻防,才是學習當個稱職在野黨的第一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兆立(國會助理)

《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通過後,中國國民黨在審查附屬基金及國營事業預算時祭出焦土戰。

根據立法院議事處統計,此次國營事業預算刪減凍結提案共2,419件,其中扣除民進黨團所提對案818案、民進黨團所提48案、親民黨團42案、時代力量35案,國民黨團實際提出1,474案預算刪減凍結提案,其中5百多案是在7月25日黨產條例通過後才送進,搭配議事規則的漏洞,企圖以數千次的冗長表決來癱瘓立法院議事。

整個審查過程中,充滿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例如:不斷要求「點名表決」「點名表決的重付表決」及「重付表決」,導致每案須表決4次,等於9,676次,以每次3分鐘計,等於要不斷電連續表決480小時,約20天才能審查完畢;或以「刪除額大於預算額」、「針對同一筆預算既要求刪除又要求凍結」等等荒謬提案,來對自己執政時編列的預算開刀,再對自己的提案表達異議等。

這齣鬧劇直到7月27日傍晚,議場人員倒下,朝野被迫重新進行程序性協商,才終於劃下句點。

問題是,國民黨這種訴求不明、手段不拘、形象不計的自殺式攻擊,真的只是因為「黨產即將歸零」的崩潰洩憤而已嗎?或許,在看似癲狂的玉石俱焚背後,有其理性的盤算。

近程來看,國民黨需要提振基本盤士氣

剛輸掉了黨產條例這重要一役,民調及士氣幾乎掉到谷底的國民黨,面臨「重新出發爭取中間」和「對抗洩憤鞏固鐵票」的抉擇。回頭看看黨主席洪秀柱加上黨鞭蔡正元的組合,顯然不是中間選民會青睞的對象。

既然爭取中間選民暫時無望,鞏固領導中心自然成為唯一可能有效的優勢策略,為展現國民黨對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寸土不讓的鬥志,堅苦卓絕的爛仗,於焉開打。

中程而言,國民黨是要嚇阻其他轉型正義法案

除了黨產條例,會威脅國民黨存續的法案還有幾個,包括「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真相與和解促進條例」及「歷史正義及權利回復法」等草案,都是所謂的「轉型正義概念」法案。

如果參照德國、波蘭及捷克等國的推動經驗,轉型正義的實際效果,就是要迫使過去的威權政黨徹底告別政治舞台,以建立民主憲政的新典範。黨產條例的貫徹將使國民黨失去物質統治基礎,如果再通過促轉條例的除垢條款(時代力量已提案),可能連競選及擔任公職都失去資格。

因此,既然這次黨產條例失守,就用焦土戰讓大家付出慘痛代價,造成對手在推動下一波法案時有所顧忌,企圖藉此產生「預先杯葛」的效果。

長程來說,國民黨的著眼點始終是選舉,也就是塑造蔡政府「無能失敗」的意象

這次成為焦土戰祭品的是國營事業及附屬基金共5兆多元的預算,一旦無法順利審查完竣,勢必造成執政上的困難。

例如,台電為了執行舊政府核四封存的政策,一年編列了13.5億多元,與新政府「非核家園」及「廢除核四」的執政目標完全抵觸,形同資源配置與政府政策出現極大落差,如何期待良善的施政效果?

進一步要問的是,如果因預算遭到杯葛而無法貫徹政府政策,人民會怪誰?路徑依循(path dependence)會告訴國民黨,依照2000年的經驗,那時的掣肘杯葛,結果是成功幫扁政府冠上「執政無能」的招牌,而此時的國民黨處境更為艱難,杯葛自然要更無所不用其極。

然而,為了台灣的民主發展及國家正常化,改革終究要繼續。這次的風波或許暫時告一段落,但國會隨時遭癱瘓的陰影仍未遠去。

要打破國民黨的如意算盤,除了與其妥協,只能靠公民社會形成強大壓力,迫使國民黨知難而退,讓他們知道,合理與論理的政治攻防,即不再濫用議事規則,推動重量不如重質的法案及預算案,提出能打動多數而非極端選民的穩健訴求,才是學習當個稱職在野黨的第一步。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