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分治的國家可不只有韓國:族群撕裂的賽普勒斯,被世界選擇性遺忘的旅遊天堂

南北分治的國家可不只有韓國:族群撕裂的賽普勒斯,被世界選擇性遺忘的旅遊天堂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地中海的賽普勒斯,曾經是世界知名的旅行聖地,但希臘與土耳其複雜的政治與種族問題,讓她被一分為二;而今年正是她分裂後的40周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自從1974年土耳其出兵攻佔賽普勒斯北部三分之一的土地,賽普勒斯就被一道名為「綠線」的停火線給永久分割成兩個國家。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地中海的一個小島上,那裡的海是一片寧靜的深藍色,一年有340天是晴天,更是女神維納斯的故鄉—那兒就是賽普勒斯。賽普勒斯過去擁有世界知名的旅遊景點,如今卻是柏林圍牆倒塌後,世界上碩果僅存被一堵牆一分為二的國家;今年是她被分裂後的40周年。

Photo Credit: Leonid Mamchenkov CC BY SA 2.0

賽普勒斯美麗的深藍色海岸線,讓她北部的瓦羅莎在1970年代成為全球知名的度假名勝;伊莉莎白泰勒、李察波頓和拉寇兒薇芝都曾是座上嘉賓。Photo Credit: Leonid Mamchenkov CC BY SA 2.0

賽普勒斯位於歐亞交界,敏感的地理位置讓她在歷史上一直是兵家必爭之地。賽普勒斯北部的瓦羅莎,在1970年代曾是全世界最受歡迎的旅遊景點,美麗的白色沙灘、溫暖的氣候和現代豪華飯店吸引了最上流的名人,直到1974年土耳其大軍進攻瓦羅莎,當地居民放下一切撤離,讓瓦羅莎瞬間變成無人居住的鬼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瓦羅莎的時間彷彿就這樣停留在1974年,儘管偶爾還是有遊客可以進入非停火管制區的海灘,但曾經閃閃發光的高級飯店,只剩下傾頹的牆面還佇立在沙灘。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土耳其軍隊在獲得瓦羅莎的控制權以後,開始架設蛇籠和鐵絲網,並禁止任何人進入與居住,渡假勝地從此變成軍事管制區,若非法闖入則會遇上被槍斃的危險。大自然的力量在居民撤離後再次成為瓦羅莎的主宰,四處可見被腐蝕的金屬、破碎的窗戶和傾頹的高級飯店。

戰火下停止的時間,賽普勒斯的分裂之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賽普勒斯分裂後,首都尼古西亞的國際機場也因此衰頹,當年牆上亮麗的海報都已斑駁。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什麼土耳其要入侵賽普勒斯的瓦羅莎?這要從遙遠的古代說起:自古以來,賽普勒斯的敏感戰略地位讓她始終處於政權的動盪之中。西元前16世紀,島上開始出現希臘人的身影;其後經歷了亞述、埃及、波斯、羅馬和威尼斯共和國的統治,在1517年又由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奪下政權,導致信奉伊斯蘭教的土耳其人大量進駐賽普勒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沒有人會再次搭乘的飛機,也自1974年便降落在尼古西亞國際機場的跑道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1878年,在鄂圖曼土耳其於俄土戰爭失利後,為了防止俄羅斯帝國的入侵,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在柏林會議上與英國簽訂了《賽普勒斯協定》,轉移賽普勒斯的行政控制權給英國以獲取支持。1923年簽訂的《洛桑條約》,則讓英國正式獲得了賽普勒斯的完整統治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了防止分裂後的賽普勒斯戰火再起,聯合國在兩國的停火線上設立了緩衝區,緩衝區內的時間彷彿靜止。照片中是1974年兩台來自日本的汽車,在廢棄的購物中心裡永遠停放。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時,賽普勒斯島上的居民約有80%是希臘裔,18%是土耳其裔。在英國統治期間,賽普勒斯島上的希臘居民組成了極端右翼的「賽普勒斯鬥士國家組織」(Ethniki Organosis Kyprion Agoniston),以地下抗爭的方式爭取回歸希臘的可能;相較之下,土耳其裔的人民則傾向維持現狀,英國政府便常以保護土耳其人的名義鎮壓希臘抗爭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年熙來攘往的旅客候機室,如今也只剩積滿灰塵的候機椅。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了減少治理上的困難,英國在賽普勒斯引入了「隔離區」的概念,以居民的信仰為區分重點,將該地分為主要信仰希臘正教、希臘裔人居多的「南賽普勒斯」,以及信仰伊斯蘭教、土耳其裔人士居多的「北賽普勒斯」;許多人認為英國的隔離作法,加深了日後賽普勒斯島上的族群歧異,甚至降低了國家認同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賽普勒斯島上複雜的政治與種族情緒,最終導致國家的分裂。在聯合國緩衝區裡,還能看見被遺棄的咖啡店。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1960年,賽普勒斯終於自英國獨立,成為賽普勒斯共和國;到了1963年,希臘裔的總統馬可里阿斯大主教(Archbishop Makarios)提出了不利於土裔族群的憲法修正案,使得賽普勒斯島上族群間的緊張關係一觸即發。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了防止政變的賽普勒斯政府控制整個國家,土耳其發兵入侵賽國北部,成為今日的土耳其北賽普勒斯共和國。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1974年,支持回歸希臘的賽國軍官在希臘軍政府的支持下發起政變;5天後,土耳其以保護土裔為由揮兵進占賽普勒斯北部三分之一的土地,曾經的渡假勝地瓦羅莎的居民,在土耳其軍隊入侵前的幾個小時迅速撤離,留下逐漸荒廢的家園與如今南北分裂的賽普勒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堵牆切割了賽普勒斯,成為兩個不同的國家。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土耳其的大軍壓境使得聯合國派出維和部隊調停,最後土國在其佔領的北方區域外圍畫上一條全長約301公里、被稱為「綠線」的停火線,從此賽普勒斯北部的土耳其裔和南部的希臘裔便各自為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如今的南北賽普勒斯,南部長駐著希臘部隊,北部則有土耳其部隊進駐,儼然成為土耳其與希臘的保護國。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如今,國際承認的賽普勒斯是位於南部、由希臘裔掌權的賽普勒斯共和國,人口約80多萬,並於2004年加入歐盟;而由土耳其裔1983年在北部扶植成立的「土耳其北賽普勒斯共和國」,則始終未獲國際認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聯合國緩衝區的招牌,靜靜坐落在南北賽普勒斯的分界線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現在的南北賽普勒斯的邊界由聯合國維和部隊巡邏監管,被稱為聯合國緩衝區(UN Buffer Zone);沿著停火線可見高高的水泥牆、有刺鐵絲網、暸望塔、反坦克溝渠與地雷區等阻隔設施,戒備極度森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自從柏林圍牆倒塌後,南北賽普勒斯的首都尼古西亞成為目前世上僅存的分裂首都;在這裡隨處可見兩種國旗,以及兩樣截然不同的生活型態。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自西北往東南方向貫穿賽普勒斯中部的綠線,同時也將賽普勒斯的首都尼古西亞城(Nicotia)一分為二,無論是南、北賽普勒斯政府,都將尼古西亞定為首都。而賽普勒斯一分為二的情況,對於首都尼科西亞的居民來說就像是日常裡不得不熟悉的風景。無形的邊界區隔了希臘裔與土耳其裔的風景、生活水準、信仰和生活習慣,隨著時間過去,差異也越來越明顯。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這是聯合國特地為統一後的賽普勒斯設計的新國旗:藍色代表位於該島南方的希臘裔居民,黃色是現今南賽普勒斯國旗中的顏色,表示此國自古時便是銅的產地,紅色象徵北方土耳其裔居民;二條白線意味著兩族和平共處、互相平等。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聯合國也曾為南北賽普勒斯的分裂提出解決方案,不僅將統一後的新國名訂為「賽普勒斯聯合共和國」,甚至設計了國旗,期望透過全島公投促成南北統一。然而2004年2月24日舉行的統一公投,即使有多數北部土耳其裔的支持,卻在南部希臘裔居民的反對下,使得統一計畫宣告失敗。

Photo Credit: Melissa Wall CC BY SA 2.0

支持兩賽統一的「佔領緩衝區」支持者,在抗議布條下高歌;他們相信賽普勒斯面臨的分裂危機,是不健康的全球化之下帶來的苦果。Photo Credit: Melissa Wall CC BY SA 2.0

2011年10月,一群期望統一的賽普勒斯社會運動者發起「佔領緩衝區」行動,他們強調南北賽普勒斯的分裂是不健康的全球政經體系帶來的後遺症,他們在停火線四周搭起帳篷、綁上布條,唱著抗爭歌曲呼籲統一;而活動最終在2011年4月6日,大批警力強制抗議者撤離後宣告失敗。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人們在首都尼古西亞的通行哨拿出護照,準備前往土耳其北賽普勒斯共和國。在尼古西亞,如今有6個通行哨可以讓人民進出南北賽。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希臘裔和土耳其裔領導人自2008年9月,便試圖開啟新一輪的和平談判,但由於分歧嚴重,使得進度停滯不前。在聯合國的斡旋下,雙方於2011年7月在日內瓦再次會談,雖然在經濟和安全等方面取得共識,但在治理、領土以及公民身份等問題上爭執不休,導致和談於2012年夏季陷入僵局。

今年2月,兩族代表在位於尼古西亞的聯合國保護區內會面,發表公報宣布將再次重啟談判,賽普勒斯的人民只能期待這次能真正達到全面且持久的解決方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名希臘男孩在停火線前的鐵絲網前玩耍,後面是如今已傾頹的高級飯店。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賽普勒斯的分裂問題對我們來說是那麼遙遠,然而對於居住在該島的兩個族群來說,分裂與切割卻是每天都必須面對的真實。北賽普勒斯人民的護照不被國際承認,世界賽事中找不到他們代表隊的名字,就連經濟發展都受到盤根錯節的政治情況阻擋,無法順利發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難以解決的種族與政治問題,讓賽普勒斯成為世界眼中「選擇被遺忘的問題」。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令人厭煩的政治問題,讓兩個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的種族彷彿近在咫尺,卻又恍如隔世。事到如今,他們都還是過著被世界選擇性遺忘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