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俊宇,不怕你笑,就是要把,like數,化成,選票

鄺俊宇,不怕你笑,就是要把,like數,化成,選票
photo credit:李忠浩|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鄺俊宇」可能是一個品牌,他要成為「你」的朋友,然後一起做一個藍海實驗:將網上影響力擴展到政治參與度較低的群體。假如你不關心這些,那讓我們告訴你:逗號很累的真正原因。

專題記者:林彥邦

鄺俊宇是矛盾的混合體。

他的Facebook專頁有近17萬個Like,隨便寫篇治癒文就有數千人讚好;另一邊他的獨特文體「鄺體」,也是網民文青們恥笑惡搞批判的對象,逗號很累,但逗號不說,一時成了網上風潮。

逗號很累的真正原因是......

很難判斷,Like鄺俊宇的/Like嘲笑鄺俊宇的,那一邊比較多,這是第一個矛盾。不過當然,鄺俊宇不怕,「我唔介意喎,好好玩呀,你去笑鄺俊宇我都會陪你笑,自嘲我覺得好好玩。」

網絡世界將鄺俊宇和middle及孤泣,並稱為網絡文學界的「三大男神」,一半是讚譽,一半是恥笑,甚至有人惡搞過「曾經有一種愛情文學獎」,戲仿他們獨特的文體,

但,

鄺俊宇

沒有理會,

繼續埋頭寫他的鄺體治癒文。

「繼續寫囉,如果覺得唔好,請入場一齊跑一齊寫,係架係寫得好差架,請幫手寫啲好嘅,競爭咪有進步囉。」你笑他逗號,他和你玩句號;你笑他矯情,他說他真心,鄺俊宇用近乎「真心膠」的方式來應對,外界似乎相當受落,他亦不介意和大眾分享甚麼是鄺體,如何寫鄺體,「我寫文字會計算埋,人心入面響起嗰把聲,讀嘅時候就好似同自己講嘢,同細個聽收音機嗰種東西好似,我好鍾意將文字砍到好精,縮到愈短愈好,方便你腦入面有聲音。」謎底終於解開,原來這就是逗號很累的原因。

但我計過,我真係計過,其實鄺俊宇的逗號少過Middle。「太好了,終於有人還我清白。」話唔介意,其實都介意的。

1918966_10153344384767475_55250711500696
Photo Credit: 鄺俊宇 Roy Kwong

其實他也是個區議員

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但不管如何鄺俊宇都絕對是香港知名度最高的網絡作家之一,背後涉及多少市場計算?

「計算唔到架,你愈想去計,愈想去建立自己一個愛情點點點嘅形象,原來係做唔到,我自己都係隨心行。」他說他第一篇爆紅文章《Whatsapp的最後上線時間》,本身是個意外,寫好文章洗洗睡,一覺醒來他就紅了,過萬個share。而他能成為暢銷作家,就更是個「奇跡」,「有間書店話,唔會入香港作家嘅書,因為香港人唔睇。」結果?他的第一本散文集《愛你,若只如初見》長踞暢銷書榜,「同一間書店打返俾出版社,話我哋要第二版,你有幾多我要幾多。」

由2012年一夜爆紅,四年間鄺俊宇在網上一直人氣不墮,出版了六本書,幾乎本本暢銷,散文集甚至出了漫畫版,他同時也搞talk show、拍短片、作曲填詞…而其實他也是個區議員。

說其實,因為他的網絡紅人光芒太強烈,甚至都讓人忘了他「其實」是個民選區議員。「梗係唔想人忽視地區工作,有血有汗架大佬。」從07年到16年前後十年,他一直是元朗北朗區議員,他說自己每年做1500到2000宗個案,十年下來就幫過過萬人,例如在13年有兩名少女被黑幫誘騙到阿根廷禁錮,結果也找上鄺俊宇;他發起過守衛南生圍,一做六年,他也關注動物權益,爭取成立動物警察。

但矛盾是,誰記得?

538144_10151299265312475_605706864_n
Photo Credit: 鄺俊宇 Roy Kwong

「我唔覺得呢個係一個困局,做咗自然有人知道。」這樣的身份危機,難道不算一種困擾?再一次,鄺俊宇不怕。「唔使同我擔心,我就係鄺俊宇,一個寫文字可以篤中你,但又當仁不讓嘅人。」

作家鄺俊宇、議員鄺俊宇,這兩個身份沒有誰蓋過誰,而是在矛盾中雙輔雙承的一體兩面。

區議員鄺俊宇沒少被責鬧,令作家鄺俊宇可以笑罵由人。鄺俊宇說了一個故事,在他的北朗選區,有位親建制老伯天天罵他反中亂港,他只報以微笑,「到第三次佢忍唔到住問我,點解你鬧極都無嘢,仲笑?」到後來他們在球場相遇,成了朋友,最終那伯伯在區議中投了他一票。「我做議員企係條街俾人鬧半個鍾都應付到,點會上網俾人話兩句就玻璃心?」。

Like,真的能變成票嗎?

而另一個正在上演的故事,就是作家鄺俊宇的17萬個Like,將議員鄺俊宇帶到一個更高的平台:超級區議會,「鄺俊宇係越級挑戰,我連地區排第一都未試過,走去選全港,如果無寫文字,鄺俊宇未必應付到更高舞台嘅選舉。」

鄺俊宇說,他在走一條香港從來沒有人走過的路,他在做一個實驗,將網上名氣變成選票的實驗,他將這次超級區議會的第五席之爭,定義為他和周浩鼎之爭。確實,如果選舉比併的是Facebook專頁的Like數,香港沒有幾多政治人物贏得了鄺俊宇,但Like,真的能變成票嗎?「你投票個陣,你會揀個你識嘅定係唔識嘅人?」

鄺俊宇在做的是個藍海實驗,過去的政治人物,都是在基本盤內爭奪,很難將影響力擴展到政治參與度較低的群體,鄺俊宇卻認為自己是反其道而行。「我部分讀者,正正係一啲以往唔睇時事,或者政治唔關我事嘅人,我而家有咗個方便接觸嘅渠道,件事係咪會容易啲?」

那香港到了靠網絡文宣左右選舉勝負的時代了嗎?鄺俊宇知道未是時候。「網絡可以左右大局,但未能決勝負。」不過他也知道,自己已經在最難搶佔的領域:網絡建立了橋頭堡,贏在起跑線上,接下來的實驗結果如何,

或許,

只有上天,

才知道。

後記

鄺俊宇很常用「鄺俊宇」代替「我」來稱呼自己,在短短一小時的訪問中,鄺俊宇自稱鄺俊宇30次,剛剛好每兩分鐘一次。

有人批評這反映他的自大和自我中心、有人認為這符合了他一直以來矯情的路線,我卻認為這都是一種包裝,將「鄺俊宇」塑造成一個品牌的市場營銷手法。當鄺俊宇說「鄺俊宇」這三個字時,他說的,不是站在你眼前那一個33歲,中等身材的男子,而是在網上寫治癒文,有167,000 Like的「網絡作家」,說的是一個叫「鄺俊宇」的品牌。

你可以喜歡,也可以討厭這種營銷策略,但毫無疑問他已經收到顯著的成效,開墾出一條上一輩人難以想像的道路:由網路反攻現實。

而當一眾傳統政治人物甚至政黨,在網上處於極度弱勢,甚至因網民的圍攻而進退失據時,「鄺俊宇」卻能獨善其身,即使所在的民主黨如何被抽秤,卻鮮少有算到他的頭上。

所以,別以為他只是個寫中二文、熱愛自嘲的真心膠,「最少我建立咗我係你朋友,你個朋友出咗事,同一個你唔識嘅人講錯嘢,你一定鬧咗唔識嗰個先,對朋友,你會問,可能佢唔係咁嘅意思呢?咁已經好好。」

IMG_4984
photo credit:李忠浩|關鍵評論網

有關報名出選2016立法會選舉超級區議會的資料請見:2016立法會選舉候選人名單︰超級區議會

相關報道 :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王陽翎(于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