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沙發衝浪:讓我們繼續在路上

我的沙發衝浪:讓我們繼續在路上
Photo Credit:Couchsurfing粉絲專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認識新的人。認識新的自己,這或許就是沙發衝浪的意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就在7月的尾聲,我迎來了沙發衝浪第一個客人,一個來自法國巴黎的28歲小帥哥。一開始也是猶豫了兩天先拒絕了他,後來想想又覺得何必拒絕衝浪客呢。所以決定來試試沙發衝浪吧。(沙發衝浪的譯名是直接來自英文couch surfing,原本是指背包客們去異地旅遊時借宿別人家的沙發,但我們直譯為「沙發衝浪」我覺得也無不可,便沿用之)其實沙發衝浪行之有年,我是日前先登記了Airbnb平台,才想到房間既然空著也是空著,不如也去登記一下。也是因為沒有多想,所以這次經驗讓我學到很多。

這個男生喜愛藝術和文化,所以來之前就發信詢問我是否願意碰面一起出去走走,或是借住沙發。這也是沙發衝浪的站內例行事項,如果你想衝去誰家當然要先聊聊,確保雙方都能相處,衝起來才有意義又愉快。但是就如很多人都會有的顧慮:男性女性(或是同性)之間的情慾問題。

這類案例其實多有所聞,也不只有沙發衝浪,舉凡世界上各行各業哪個沒有這層危機?我個人是覺得,無論你是衝浪客或是出借沙發,自己要有警覺。基本上有這層擔憂的朋友,我會建議就不要衝了,因為你無法確保人性。當然,這世界我會說好人多過壞人。以我個人經驗,在外自助旅行,拜托你用膝蓋想,犯罪的代價不小,出去玩的人誰不是想玩得開開心心,為什麼要在異地犯罪自找麻煩呢?需要為了自己的情慾問題犯法嗎?當然你會說有,但是比例呢?我想100個人中至多1個吧。

重點還不在這裡,沙發衝浪的意義遠遠超過這些法律邊緣的憂慮。這也是我這回出借沙發後的經驗。其實沙發衝浪最有意思是「人」,所有事情的意義都在「人」。陌生人忽然間變成同處一個空間,如何相處?如何交談?所有的生活細節可能就在短短幾天產生碰撞,這也是旅行的一部份。

談回我自己這次經驗。我真的是大開眼界,首先我忽略了衝浪的「時間」問題。我事先都會和衝浪客說好,衝我的沙發要配合我的作息時間,而且我只有一把鑰匙,所以一定要比我早出門,比我晚回家——這也是一般出借沙發者的遊戲規則。而且為什麼會有人免費出借沙發呢?回到人性的層面來講,當然要互利,所以很多衝浪客會提出語言交換、幫你煮菜、教你樂器、總之就是「換宿」。但由於我完全出於好奇所以沒有多想,而且我覺得一般人都會有基本禮儀,並沒有提出任何要求,純粹就是出借沙發,沒想到倒是先為自己添不少麻煩⋯⋯

couchsurfing
Photo Credit:Couchsurfing.com

先是小帥哥深夜才抵達擾亂我的作息,該是我的沖澡時間卻要等門。而且小帥哥從台南玩上來沒抓準時間,和我改了三次。我想對方是法國人語言不通環境不熟,也就罷了。好不容易小帥哥到了,我平日省電少開冷氣但有了客人總不好意思一起流汗,所以他在的三天內我都是冷氣隨時開著。其他部份倒還好,就和平日的生活瑣事差不多。所以接下來可以談談這次和這位28歲男生相處的經驗。

首先就是,年輕背包客永遠精力旺盛,因為出門在外很興奮,腎上腺素每天都處於爆走狀態。首天夜裡到了我家之後,已經夜裡11點,因為先前站內通訊時就提過我住夜市旁邊,所以我問他吃東西沒?要去附近走走嗎?結果小帥哥雖然很客氣說不必,但又一直強調「如果妳也想吃點東西,我也想去走走」,我感覺得出來他很想去逛,所以第一晚就出去逛,也一起去吃了晚餐,他很滿意。我建議他喝奶茶,他卻說喜歡果汁。在北上之前他已經在台南待了三天,天天都喝現打果汁。

法國帥哥是哲學系博士生,論文題目和領域卻集中在藝術。因為事前雙方通信知道彼此背景,第一天晚上也聊了不少,總之第二個晚上他就和我聊了當天下午的鮮事。首先早上我們一同出門,我告訴他如何搭捷運前往他要去的地方,他便獨自展開他的旅程。他說為了趕行程沒吃早餐和午餐,下午逛到一間藝廊,女負責人和他聊得很開心,說要介紹他認識一個重要人物,後來女負責人還留他和重要人物一起吃晚飯。他拿出兩人名片給我看,我幾年前負責過一段時間的藝廊接洽工作,所以兩人倒都碰過面,世界真是小。

然後帥哥說他這幾天晚上其實都睡不著覺,因為他三天前接獲位於佛羅倫斯一所大學的通知,將於九月到職,他實在太興奮了。我聽了都覺得為他高興。他說他覺得他的人生都改變了,因為他本來很困惑自己的未來何去何從。

「所以你決定要來亞洲旅行?」我問。

「對,就想該出去走走,想想事情。沒想到——這簡直就是我夢想的工作,我母親是義大利人,我一直想去義大利看看,沒想到現在不但可以去,還是去一所很有聲望的大學工作⋯⋯」

「你一定要趕快告訴你的父母,他們一定很高興。」

事實上在我住處的每天晚上,他都打網路電話和親人朋友們聊天,大概可以講上個把小時。多虧他,我聽了三個晚上的法語⋯⋯

男孩的感性也影響到我,也跟著為他高興,竟然有幸和他分享這麼棒的一刻。但隨之而來就是現實。難得週末可以好好放鬆,因為他要來之前我們就講好,週末我可以帶他出去走走。唉。人生啊。我知道他出來玩很興奮,但姊姊也很累。我說姊姊明天不必上班要睡晚一點。

「可是明天是我最後一天,我想把握時間早起欵。」

接下來週六的行程就被他折騰慘了,他一路拿出他的apple watch安慰我說「沒關係啦,妳看我們現在已經走了XX哩,消耗了XXX卡洛里。」

週末的早晨一早就被小帥哥吵醒,我覺得他有意無意製造聲響要我起床,我也就乾脆順他的心早起(人真好⋯⋯)。結果他和我說他iPhone 6忽然充電不能,於是整個早上就為了他的手機來回奔波一上午,幾乎漫步整個大台北,都快脫水了⋯⋯

我建議搭捷運去北車修手機,但他說他查過Google Map,我們可以走路去(後來發現他是Google Map瘋子,任何地點他都說「看Google Map啊」),於是我們就從我位在師大夜市附近的住處一路走去北車。路上也聊了很多事情。例如小帥哥最喜歡的不是藝術是音樂,他5歲開始學吉他8歲開始學鋼琴,和朋友們一起玩樂團。他說其實一接到將至佛羅倫斯赴職的消息,他整個腦袋已經裝不下別的事情,已經忍不住規劃之後的生活。他說佛羅倫斯的地價比巴黎便宜很多,他想在那裡買一間小公寓,想聚集玩樂器的人一起組織沙龍⋯⋯

小帥哥還詢問我外籍僱傭在台灣的情況,因為他在香港看到非常多來自印尼菲律賓的外籍僱傭。我和他聊了一下,他說他未來的研究也會考慮以此為題目,關於外籍勞動國族認同等題目⋯⋯他還留意到台北車站甚至有一間留給穆斯林的空間,這在世界各城市都很少見⋯⋯小帥哥真不簡單。

不過整個週六其實我都處於枯死狀態,只是不忍心讓他失望就一路陪到底。和他早上先是去了大稻埕,然後又去了當代藝術館——結果休館到九月==,下午又去了北美館,然後漫步永康圈再一路走回我的住處。永康圈是藝廊女負責人給他的建議,她說那裡很多藝廊,然後他也查了Google Map知道離住處很近。總之週末就是一個虛脫的走逛。

其實近日認識一些外國朋友,普遍從他們口中發現,我們的旅遊產業都是為中國設計,對英語系很不友善。各個景點或標示都是簡體字,服務人員也都無法說英文。最扯的是小帥哥告訴我,他去了台南的台灣文學館,裡頭竟然沒有英文。「國家博物館不就是要向全世界介紹你們的國家嗎?為什麼沒有英文?」他真的把我問傻了。然後遇到的外國朋友們還有另一個共同疑問是:「為什麼你們的垃圾桶這麼少?」這也是我的疑問。

小帥哥會說英法義文和土耳其四種語言,28歲但是玩沙發衝浪已經7年,去過22國衝過27個沙發,自己在巴黎則招待過13張沙發。我和他說我才剛登記帳號而已,他是我第一個沙發客,他就說「那妳以後出國一定要試試衝浪!」我問他原因?他說「旅店就不必說了,很無聊。青年旅館很便宜,但是你沒辦法像衝浪這樣,可以深入當地的生活,和當地人住在一起,吃飯,活動。」我和他說我也有登記Airbnb,他說,衝浪和Airbnb不一樣,我當然知道不一樣啊⋯⋯

小帥哥這次來亞洲一個月,香港待了18天,台灣7天,接下來要去深圳。我問他香港和台北哪裡不同?他說:「香港感覺很冷漠,台灣比較有人性。」我說是因為人嗎?他說不是,是建築。「香港到處是高樓大廈,你的視線只有高和再高,全部都是直線,沒有水平線。」

週末虛脫的那天,其實中午離開當代館我就和小帥哥說:「姊姊好累,姊不行陪你去北美館了。」我考慮良久才開口的。但他還是說:「妳不會累的,美術館是最適合休息的地方。」我看著他年輕的眼睛,自然又答應了。 離開北美館的時候又是一個挑戰,繼「挑戰沿河岸走回北門」這件瘋事,他說他想從北美館走去花博舊址,再走去新生公園,再搭捷運到東門站,一起在永康商圈吃晚飯。他都安排好了我又不好意思拒絕。我根本不知道新生公園是什麼地方⋯⋯總之跟著外國人的眼睛,我又認識了一次台北。

其實小帥哥很疲憊。在北美館的暗處我看見他閉上眼睛在休息,我坐到他身邊,一起靜靜聽著裝置藝術的街道錄音。走到新生公園,他去投幣買了一瓶水,在公園裡的石階,他說他想坐下來休息一下。我們從花博走到公園時經過一條高架橋,橋下的河流非常髒,他拿出手機拍了一張全景照。舞蝶館也拍了全景照。他很喜歡拍全景照。想起他興奮的人生大事,我忍不住對他說:「你知道嗎?無論是中國人的文化或是西方人的占星學,每個人12年會有一次人生的轉折。」

「是嗎?我才28歲⋯⋯我不覺得12年,我覺得,我是5年吧⋯⋯」他想了想說。「5年前我決定讀博士,那時我23歲。10年前我去了加拿大,那時我13歲⋯⋯8歲的時候⋯⋯我不知道有什麼大事。」

我笑了。「很多事發生的當下我們察覺不出來意義,但是過了很多年再回頭去看,你才會發現那是人生的轉折。」唉完全是年齡的差距啊。

和他一起靜靜坐著,我看著這個我原該熟悉卻不知為何完全陌生的公園,幾個行人走著,幾乎沒什麼人,遠遠望去,充滿綠意的公園,森林,寥落的人,忽然覺得我好像置身在80年代楊德昌的電影裡⋯⋯

這或許就是沙發衝浪的意義。認識新的人。認識新的自己。親人和朋友知道我在玩衝浪都說「那很危險妳為什麼要加入」,我只能說,年輕女孩們我是不建議玩衝浪,我也不建議冒這個險。撇開情慾問題,人性也是一大考驗,我自己就有被偷竊的經驗,無關衝浪,是在背包客棧上找來的旅伴,還同樣是台灣的女生!所以我說,真正的壞人是防不勝防、而且多半都是自己同胞在相騙。

couchsurfing
Photo Credit:Couchsurfing.com

最後一天早上,送小帥哥上車,忽然覺得很難過。短短幾天而已卻聊了很多,特別是分享一些人生中的重要時光。沙發衝浪真的好玩嗎?我不知道。也許吧⋯⋯小帥哥前程大好,穿起襯衫戴起眼鏡就是個風度翩翩的學者。他很喜歡和我討論台灣和中國的問題,還有台灣移工的問題⋯⋯有些人你知道他會走得很遠。

我不知道是否還會出借沙發給別人,如果每次都讓我這樣感傷的話。不過,沙發衝浪真的很有意思。我去衝浪站上給了他一個好評,他已經抵達深圳了,也立即給我一個好評。其實在我住處的三晚,後來為了Wi-Fi還起了點小爭執。為了聯繫我們有彼此的WhatsApp。看見他方才還在線上,我就心安了。表示車子平安送他到了機場,他在彼岸平安落地。

回到家看到空著的那張床,想起走過的安靜公園,還有彼此的疲憊。年輕的心還有年輕的未來,在路上的我們有時不分先後,畢竟,我們都在路上。

再見,傑若米。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官方部落格』文章 更多『YannY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