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瑞典啟動了一個月「長假模式」——人民會變笨、國家會失去競爭力嗎?

當瑞典啟動了一個月「長假模式」——人民會變笨、國家會失去競爭力嗎?
Photo Credit:Paul Mannix@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都想到自己,沒有人願意因為別人的休假而損失自己的權益,但是員工不需要休息、辦事人員不需要休息,護理人員不需要休息,因為所有的一切只要損失到我的權益便是不被容許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夙霓

六月底開始,瑞典幾乎舉國上下開始啟動長假模式,政府機關、醫院、銀行、學校、幼兒園乃至餐廳,以輪休方式開始長達一個月的全民假期。

這種事在我們亞洲人的眼裡總極度不適應,連爭取個週休二日都被政府及資方打槍,大辣辣冠冕堂皇賣弄沒有任何一個國度二休,只有一例一休的文字遊戲,如今竟然有一個國家的員工要求以輪休方式放一個月長假,那是不是表示整個七月大家啥事都不用幹,政府也不用運作,公司和國家可能就此倒閉了?

長假,在瑞典人眼裡是常態,是親人最親密的相處,在亞洲人眼裡是神話,最痛苦的暑假!

先來說個去年我們一群亞洲人在討論的一個話題:「為什麼瑞典放那久的假期,卻不會倒?」

暑假一般學校是放空城的,老師、學生多數選擇放足一個月的長假,再怎樣緊急的研究實驗,也不會有人想在暑假進行,因此外子的研究單位基本上是空的,若你偶爾帶孩子去學校騎腳踏車、玩耍,或許會看到小貓兩三隻,但那面孔絕對是亞洲臉孔。

我們一個熟識的學弟便選擇在大家都去放假的時候,仍哀怨地守著實驗室,顧著機器和電腦,依然賣力的工作著。但看著別人放假,自己卻得辛苦工作,內心卻無比哀怨,不時發出哀嚎。

有天他在我們的朋友圈群組裡丟出這個問句,「為什麼瑞典不會倒?一個月的長假耶」。

當你六月中旬去銀行時,銀行會告訴你,所有的申辦事物得等到八月才開始;你去移民局,會有人留守,但所有的行政事務會變得異常緩慢,工作人員會直接告訴你「沒辦法,大家都去放假了」,餐廳門口會貼上我們休業一個月的公告,醫院護理人員也開始輪流放假。

孩子就讀的學校早已歡樂告訴孩子「暑假開始,老師和孩子都放假,學校將關閉一個半月。」「若有無法排休的父母可以將孩子放去集中的幼兒園,只是孩子得面對不熟悉的同學和幼兒園老師」,多數家長除非工作真排不開,或者沒有親人可以幫忙,否則將孩子託置在這類型臨時集中的幼兒園一定是不得不的選擇。

在這個時間彷彿靜止的一個月,其實銀行、醫院、學校、政府單位仍有在運轉,只是速度變慢了,然後呢?這個國家是否因此倒閉抑或者喪失競爭力,「很奇怪地好像也沒怎麼樣」。

全國人民忍受著自己一點速度上的不方便,嘴裡嘟囔抱怨著,但忍著忍著最後事情仍是解決了。重點是大家都得到充分的休息,孩子實實在在和父母、爺爺奶奶待在一起足足一個半月。

15256062288_3d32132513_h
Photo Credit:Vanerpaddel@Flickr CC BY SA 2.0

上週日是我和老闆最後一次假期前的採購日,因為是最後一次,因以也是踩足馬力硬是跑了好幾個點,整整10小時的探點、採購,回家路上老闆說「我和我女朋友將開啟為期兩週的渡假,我老闆足足有整整一個月假期,他同居人則是三週。」我問他:「我印象你女友是護理人員,她去休假三週,醫院怎麼辦?」

他有點驚訝地看著我,彷彿我問了異星球問題,他委婉解釋:「大家都是按年紀及工作年資輪休的,今年是她第一次有三週的完整假期。」

其實我明白他說的一些情況,也知道瑞典其實暑期短期工非常熱門,當我在瑞典語言學校唸書時,五月學校便會開始催促學生去找暑假打工機會,醫院、渡假中心、草莓園、餐館等都會因應暑假徵聘「暑期人員」,暑期薪資相對較高,而且因為大家休假關係也會相對容易有工作機會。

很多來到瑞典新移民都會非常把握這樣的暑假兼差機會,一來薪資優渥、二來履歷上終於可以有一筆工作經驗。

只是文化的差異讓我對暑假整個國家這樣的休假模式,仍感到不可思議,尤其是以血汗工廠著稱的台灣、中國,這簡直是不可能發生的天方夜譚。

光想像就可以耳朵聽到老闆怒吼:「你知道停業一天我將損失多少訂單」
病人會說:「若醫院沒開門我生病怎麼辦?我超趕時間的。」
人民會說:「若政府機關動作變慢,那我的事怎麼辦?」

是阿,大家都想到自己,沒有人願意因為別人的休假而損失自己的權益,但是換個角度想一想,員工不需要休息、辦事人員不需要休息,護理人員不需要休息,因為所有的一切只要損失到我的權益便是不被容許的。

所以我們認為學校可以延長安親到晚上七點是德政,爸媽可以加班加很晚,然後從容去領回孩子,功課還在被監督情況下做完了。這簡直是天底下最划算的政府新政。

以廉價的時間換取金錢=競爭力,長假是瑞典最不經濟的政府政策?

我們換個角度想想,在政府主導政策配合資方,讓人民不分晝夜全心全力幫資方賺進大把大把銀子時,幫別人看顧孩子的老師自己沒孩子嗎?老師的家庭生活呢?孩子和父母一天的相處時間到底剩下什麼?

早餐匆匆聊兩句,大概一半時間在催促孩子穿衣、吃早飯、整理書包及領便當錢,晚上回到家孩子累了,大人也累了,誰還有力氣傾聽及訴說。

暑假一個半月的長假,是台灣父母的惡夢,孩子該往哪裡送,大半花錢了事送安親,其餘的能丟爺爺奶奶家便送,老人家拖個老弱病體還得和體力充沛的毛孩子奮戰一個多月。

當我們如此賣力用時間賺取金錢的同時,我們的國家因此變得更有競爭力,我們因此得到更豐富的財富,我們被資方壓榨著,而我們再去壓榨著其他人,在一個人吃人的惡性循環中不斷打轉,在一個看似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卻是千穿百孔的腐敗內裡,內心空虛、情感疏離。

重點是我們竟被訓練到被壓榨與壓榨別人如此無感且合情合理。

金錢至上的社會價值觀及家庭教育,成就了多少光怪陸離的社會事件,事件發生了,嗜血媒體窮追不捨原兇諸多犯罪動機,電視名嘴你一言我一語,簡直像兇手就住在我家般瞭解,原兇父母卻一問三不知,因為自己與家庭生活、孩子都可以人生抉擇上次要再次要的選擇。

baby
Photo Credit:Stefan Chiu@Flickr CC BY SA 2.0
瑞典人笨嗎?為什麼瑞典人極度講究家庭教育

因為唯有家庭教育正確的養成,才是杜絕社會問題的根本核心,與其花很多社會成本去杜絕、防範各式各樣的犯罪,不如多點時間給父母,讓父母承擔起真正養育及教養自己孩子的責任,再如何有愛心有責任感的老師,再怎樣親密的爺爺奶奶、親戚朋友,都比不上父母給予孩子的身教、言教來得重要。

你問我「放那麼長的假」,我們都在幹什麼,今天我們和孩子去找了小區裡可以打的櫻桃樹,和幼兒園裡看到我們正在打櫻桃的孩子度過一個愉快的下午,其實商店裡櫻桃並不昂貴,一盒一盒鮮豔欲滴的果子更是甜美可口,但孩子會永遠擁有爸爸、媽媽帶著他倆找了一棵又一棵的櫻桃樹,那快樂午後的回憶;然後過幾天我們將有幾天的瑞典境內很簡單,但我們卻期待很久的輕旅行。

在親情旅程上的建構,因為我們得配合孩子慢下來,所以有時間去填補我們相處分分刻刻的小幸福,我們的眼神會不時關注著孩子一言一行,即時發現行為差池,即時導正。

孩子會說「儘管只能無所事事和妹妹玩伴家家酒,但在家永遠是最開心的,因為他們和爸爸媽媽24小時黏在一起。」或許在孩子心中,錢、玩具、名牌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父母和你他們相處的溫馨時刻有多久。

其實我也不得不承認過渡忙碌的工作已讓我喪失寫東西的能力,過度壓榨自己、沒有充分的休息,每天我睜開眼只想多睡一點或者賭氣啥都不做,但滿檔的行程卻讓我不得不「撐」下去。

一個過度耗損的人不可能有豐富的文采,不可能有理性的批判,有得只有今夕是何夕的感慨,很多時候,你不得不承認瑞典慢活哲學的奧妙之處,人唯有充分的休息才能再度擁有靈感,創造無限可能。不斷地耗損的結果是人看似工作著,卻早已無心了。

一個國家不會因為人民像工蟻不斷工作變得更有競爭力,一個國家也不會因為人民啟動一個月的長假模式便停擺,放假一個月瑞典倒了嗎?沒有,它依然運轉地好好的。

ps. 關於瑞典休假規定,不包括週六、週日及國定假日,最低年資仍有25天休假,依年紀及公司規定遞增休假時間,以學校而例,滿40歲以後擁有38天休假。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