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乙錚被封筆絕對感到可惜,但不能同意他漠視族群仇恨

練乙錚被封筆絕對感到可惜,但不能同意他漠視族群仇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指香港只有少數專欄作家對他有所影響,而練乙錚是其中一位,就練遭《信報》封筆一事,總結了一些感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對練乙錚被《信報》封筆有不少感想要說。練乙錚是讀數學出身,及後在明尼蘇達大學取得經濟學博士,這種背景很有利他處理計量經濟學,以不同的數學計算推斷經濟問題,尤其現在經濟學對數學能力的要求越來越高。林行止說九十年代知道練乙錚的文章寫得非常好,於是羅致他從科大商學院副院長到《信報》任職總編。不久,董建華向練乙錚招手,請他任中央政策組工作,其後被革職再改任《信報》主筆,繼後長期擔任專欄作家直至7月底。

香港只有小部分專欄作家對我有影響,有時候我會讀張五常的博文,雖然近年已較少看,還有《經濟3.0》幾位教授的文章對我也有些啟發,剩下便是練乙錚和沈旭暉的文章,內容有養分令我得益。沈旭暉常能提供一些人們忽略的知識與角度,探討國際與政治局勢;練乙錚的文章則推理嚴謹,對一個問題反覆推考,有不少扎實的論文與根據加以支持,令人可以信靠,援引數據和學者說法不馬虎。

直至近兩年我對練乙錚撰寫的文章感到不滿,開始減少閱讀。其實他論述「法理港獨」無大問題,只是提出香港為何有權討論獨立與否,有一定的法理基礎,從香港前路加以開放商討,我對此並無異議。我對他的質疑是主張法理港獨的同時,不可能漠視、不知道社會上有人以煽動族群仇恨來達到政治目的,一觸及到族群仇恨及歧視是不能原諒的,主張「可以」港獨,跟主張以仇恨排外的思想價值促成港獨,完全是兩回事。練乙錚最大的問題在於不當這些實際發生的仇恨主張是一回事,甚至表示有一定包容,在政治光譜視作兩條腿走路,沒有視之為重要的原則問題。

另一方面,練乙錚沒有跟暴力抗爭劃清界線,甚至提出「暴力邊緣論」的說法,相當於贊成一定程度之下使用暴力對抗政府,這是我無法同意的論點。如果到今時今日仍重提百年前的辛亥革命,或舉引出千年百年計的歷史常常出現暴力對抗政權,藉此推論當下的香港也可以使用暴力抗爭,對抗強權,我看不到這種推論如何能夠成立。我們判斷政社問題,時間是一個重要的因素,以前可以做、有效果、被接受的行為,推論不出現在可以,許多客觀制度改變了,人們的價值觀念及文化改變了,必須高度考慮當下的情況來分析實際抗爭方式。

無論如何,練乙錚專欄被禁,我絕對感到可惜,有機會希望跟他面對面傾談不同看法。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