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厭聽老人說教畫大餅,因為我們沒有夢想去追尋更好的自己

討厭聽老人說教畫大餅,因為我們沒有夢想去追尋更好的自己
Photo Credit: Dana Vos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因夢想而偉大,世界因夢想而進步,不要讓世界的進步停止在我們這個世代。

前陣子一位鄰居阿姨帶著小孩來找我,她的小孩即將在今年畢業,對於職涯感到非常茫然,就是那種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很典型的年輕人。

為了不浪費彼此的時間,我見面後很直接的問了他最關鍵的問題:「你三年後想在哪裡?做什麼?有一個清楚的畫面嗎?」

他沈默了一陣子後回答:「我不知道,就找份工作先做吧。」

老實講,我對這個答案一點都不意外,我已經聽過太多這樣的答案,而且這件事不只從即將畢業的年輕人口中說出,也從許多出社會已經兩三年的朋友口中吐出,而且經常是皺著眉、垮著臉的吐出。

我們一定都經歷過這件事,在上班的路上買了便利商店39元早餐組合,心裡有點得意的想著今天又省了一點錢,可以拿來規劃未來的時候,在電視或是電腦上看到的卻是「實質薪資倒退XX年」,「台北房價所得比高居世界第一」之類的負面新聞。

這些新聞就像公司附近的廉價便當店一樣,嚇壞了我們這些年輕人,於是我們心想:「好像真的再怎麼努力也敵不過這個被上一代搞壞的環境,不如中午稍微吃好一點追求一下小確幸吧。」

因為如此,我們也開始對很多勵志的文章反感,臉書上好文章的按讚數總是不敵美食或是美女的照片。所有長輩提出的建言我們都嗤之以鼻。「你們這些搞出版的、搞音樂的、做主持的老人哪真的懂我們年輕人?」是我們心中共同的想法。

我們接收資訊也開始變得很選擇性,只要提到「開放、政治、中國、商業、沒耐性、不努力、無熱情⋯」等關鍵字,就可以讓我們忽略掉其它有價值的部分,馬上跳出頁面或是關掉電視,甚者還會對作者或是講者訕笑一番。

的確,在這麼沈重的環境下,談「夢想」兩個字對年輕人真的好奢侈。

Photo Credit:  wandersick  CC BY 2.0

Photo Credit: wandersick CC BY 2.0

其實夢想這兩個字並不是一個單一的詞,它是兩個詞的結合,先做「夢」,再「想」方法去達成。

我在唸書時,也就是台灣啤酒就可以讓我不省人事的時候,就幫自己的人生立下了好多夢想。有很物質的,例如說買一台賓士(這看起來有點膚淺,但別騙了,會有男生討厭德國車嗎?);有很夢幻的,例如說在波士頓最著名的芬威球場看一場紅襪隊的比賽;也有聽起來很荒謬的,例如50歲的時候還可以像喬治克隆尼一樣帥。

我每多長幾歲,每多看了一些東西後,我的夢想清單又會變多。最新的夢想是在看完電影《夢饗米其林》後,就想去電影裡所介紹位於芝加哥的米其林三星餐廳「段落符號」(Alinea)吃上一頓飯。

先有了夢之後,我就會去想方法來達成。

想要買一台賓士,就上網去查一下價格,問一下開賓士車的長輩養賓士大概要花多少錢。知道賓士的價格很貴之後,在選擇工作時就選擇最有挑戰但相對報酬也豐富的業務工作。

想要去波士頓看球,就要把自己的英文給練好,所以開始結交一些英文也不錯的朋友,剛好認識以前在波士頓念過書的人,就會問一下除了看球之外我還可以去哪裡走走?然後慢慢計劃波士頓之旅。

想要50歲還跟喬治克隆尼一樣,就開始搜尋醫美診所(誤)。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要隨便動刀比較好。既然沒有辦法像他一樣帥,那至少要維持住身材,以及學習他穿衣服的品味。所以開始努力運動,開始學著如何把西裝穿得好看。

因為開始運動就衍生出了其它夢想,例如說跑完一場全程的馬拉松;而真的跑完之後就開始想著要飛去東京或是紐約,跑場全程的馬拉松。

……於是夢想就會不斷地冒出來,不斷地交織,也會不斷的被實現。當然中間一定有很多挫折,但是因為有了之前的成功經驗,你會很有自信地知道自己一定做得到,然後繼續堅持。突然間發現,那些長輩說年輕人所缺少的耐心、毅力、熱情,你全都有了。

而這些結果,全都源自於夢想。

所有的長輩都搞錯了,連我們自己可能也都搞錯方向了,我們現在正在努力的進修、念書、聽演講、考証照、急欲培養的硬實力軟實力跟很多的努力,可能都無法解決現實的一切。解決這一切的答案藏在如何跳脫填鴨式教育從小給我們的框架,先不考慮太多技術性的問題,從擁有一個「夢」開始。

去觀察那些比較不一樣的人或是所謂的成功人士,會發現他們跟我們最大的不同,往往就是他們會先有一個很清楚的「夢」,接著他們做的就只是逐步去實現而已。人因夢想而偉大,世界因夢想而進步,不要讓世界的進步停止在我們這個世代。

Photo Credit:  Dana Voss  CC BY 2.0

Photo Credit: Dana Voss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