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積極的閱聽人不能只有抱怨,請用行動表明「我想看見更多深度新聞」

做個積極的閱聽人不能只有抱怨,請用行動表明「我想看見更多深度新聞」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不應僅將閱讀深度報導看作一場沉重的學習,而是將它看作吸收思想養分、幫助展開深度對話的管道。如此一來,才能真正用行動表明:「我是閱聽人,我想看見更多有深度的新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杜曜霖(目前就讀政治大學新聞系)

如今傳統媒體即時新聞當道,結合網路新聞後,更是以搶快、搶多、搶流量作為最高原則。當傳統媒體為資源、人力不足,無法產製深度報導找藉口時,似乎也忽略了一點:它們把資源和人力都投入在即時新聞上了。

「嚴肅議題的點閱率不好」、「閱聽人沒耐心看這麼長的文章」,在被質疑新聞內容缺乏深度時,傳統主流媒體常以這類回應推託。然而,今年4月,胡慕情在《端傳媒》上發表〈血是怎麼冷卻的:一個隨機殺人犯的世界〉一文,寫下走訪「湯姆熊隨機殺人案」嫌犯曾文欽及家屬的歷程,前所未見的,從不同角度刻劃人們眼中的「殺人魔」,希望解答不曾被深入探究的:隨機殺人犯的成因。

該篇文長雖達一萬字,卻在發布的兩星期內,創下50萬點閱率,大大打破深度長文沒人看的錯誤刻板印象。此文章的成功並非特例,近年,《報導者》、《端傳媒》、《上下游》等以調查報導和深度分析見長的新媒體崛起,在在顯示深度報導確實具有穩定的閱聽市場。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也指出,手機用戶花費在長文上的時間約為短文的兩倍。由此可見,傳統主流媒體缺乏深度報導,未必是因為閱聽人不想看長文。

新媒體比傳統媒體更知道如何經營好的深度報導

一則深度報導能否達到好的傳播效果進而發揮影響力,記者對報導的經營是關鍵。而這也是新媒體較傳統媒體略勝一籌之處。新媒體懂得拉近與讀者的距離,用最適切的敘事方式說故事,從以新聞遊戲搭配報導製作、讓讀者一窺急診室真實情況的「急診人生」,或偏小說筆法寫成的〈血是怎麼冷卻的:一個隨機殺人犯的世界〉等可見新媒體善用有效形式包裝深度內容的特色,更點明了一個事實—當新聞不再只是冷冰冰、與讀者遙遠的話題時,確能成功引起回響。

此外,記者能否掌握社會中矛盾的聲音,或是在報導中勇於挑戰讀者,也是一大關鍵。新媒體不像傳統媒體強調客觀,它們的調查報導立場鮮明,不斷突破讀者閱讀的舒適圈、打開議題的眼界,並且深化討論的可能。

對於優質媒體,閱聽人確實有渴求 

觀察臉書上,《蘋果日報》粉絲團有316萬按讚人次;《上下游》14萬;《報導者》及《端傳媒》11萬。乍看下,主流媒體的影響力仍遠勝過非主流的新媒體,然而,正如文化評論家張鐵志曾言[1]:「主流的媒體價值影響正慢慢變小,老一輩的人可能還沒有意識到,台灣年輕人的力量正在起來。」

去年透過群眾募資創刊,致力作「慢新聞」的雜誌《眉角》,也應證了這個觀察。《眉角》由一群年輕編輯團隊組成,未滿30歲的發行人劉美妤在《獨立評論在天下》的專欄[2]中談論雜誌創刊時就曾寫到:「媒體改革的責任不只在媒體,也在於每一個對其不滿的人身上。」呼籲閱聽人以行動支持新聞從業者去做真正有意義的內容。 

眉角的募資計畫最終以2597人參與貢獻,募得485萬元圓滿完成。它的成功無疑說明了閱聽人對於優質媒體的渴求,但究竟這個潛在的閱聽市場將會擴張至什麼程度,沒人有把握。唯一確定的是,新媒體,作為新聞人和閱聽人對於傳統媒體不滿和反思下的共同產物,已經對傳統媒體造成壓力。

誠如《報導者》創辦人何榮幸所說[3]:「我期待能有多一些媒體響應,讓傳統媒體的記者對內爭取發揮的空間,在良性互動過程中,逐漸產生質變。」而這股壓力,正衝擊著傳統媒體,緩緩的推進它們轉變。

即時新聞—傳統媒體轉型的絆腳石

新媒體帶動了改革浪潮,傳統媒體的轉變雖然勢在必行,但轉型之路卻是窒礙難行。這裡所指的轉型並不是跟上數位化的腳步、升級技術或加速新聞產製。事實上,以上這些「加速」、「求快」的思考,才是造成傳統媒體遲遲無法成功轉型的原因。

日報的新聞更新速度十分驚人,《自由時報》即時新聞中心高峰時一天產製500條新聞,要求記者達到每月6萬次點擊數;《聯合報》也以每月20則即時作為考核指標。即時新聞有它存在的必要,但審視一天的網路新聞,在眾多內容農場之中,值得持續追蹤關切的新聞畢竟是少數。

當新聞的產製單位自每天縮小至每小時,甚至再縮小為每幾十分鐘一則時,即時新聞被迫快速描繪事件的輪廓,或第一時間拋出問題,而非尋求解答。在這樣的新聞產製環境下,我們很難要求記者以三、五百字的篇幅還原事件脈絡或深度追蹤相對複雜的新聞事件,因為即便他們有時間,也都花去製作更多即時新聞了。

做個積極的閱聽人,只有抱怨並不足夠

許多人常抱怨現在新聞環境差、主流媒體搶發廢文,雖然這部分屬實,但更多人在抱怨的同時卻不知道有一批優質的非主流媒體和獨立記者,正站在資本的對立面或主流媒體目光所不及之處,持續為好新聞努力著。做一個積極的閱聽人,光批評顯然不夠,更要以拒看廢文表達立場;拒看還不夠,更需要以行動支持我們所認為的好新聞。儘管點閱無法直接為其帶來獲利,但一旦有了點閱與分享流量,討論的空間便更有機會被開啟。

因此,我們不應僅將閱讀深度報導看作一場沉重的學習,而是將它看作吸收思想養分、幫助展開深度對話的管道。如此一來,才能真正用行動表明:「我是閱聽人,我想看見更多有深度的新聞。」讓自己成為推動媒體改革與轉型的一份動力。 

[1]專訪張鐵志:轉動台灣新型媒體的齒輪創試劑》3月18日,2016。

[3]【花火大講堂】何榮幸《我的報導者之路——我們的新聞小革命》現場紀實(下)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