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師在星國的生存紀實:來新加坡工作當體驗生活可以,想要存一桶金回台灣,不可能

台灣教師在星國的生存紀實:來新加坡工作當體驗生活可以,想要存一桶金回台灣,不可能
Photo Credit:Michell Zappa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她偷偷透露,一周要上班六天總共44小時,薪水五萬台幣左右,但每個月要扣押一部份在公司,再加上繳給政府高額的稅金,實領薪資更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徐樂

早上和Tiffany約在新加坡港灣地鐵會合,戴著粉紅色運動帽的她很好認,她帶我到附近的直落布蘭雅山公園爬山,山頂可以看到黑色的高空纜車緩緩經過。她說,在新加坡工作,她只去不花錢的景點,像是來這裡運動看風景。

IMG_3451
在Telok Blangah Hill Park上看到的景色

半年前Tiffany接到新加坡私立語言學校的招募電話,而來到這裡教書,從面試到出發只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匆匆的辦好證件與以及和朋友道別,便隻身踏上這片陌生的土地。大學資管系畢業的她只有在補習班打工的經驗、又不會簡體字,只準備一星期就得進教室教中文,讓她壓力很大。

很多朋友聽到她在新加坡的薪水相當羨慕,但事實上沒外界想的那麼美好,「根本存不到錢!」她說。

新加坡房租貴,一間沒有衛浴的雅房就要400新幣一個月(約台幣9600),而且還是兩人一間;如果你注重隱私,要自己一間房就得付上500-600新幣(約12000~14400台幣)。此外租屋常是跟房東住在同一間組屋裡,房東通常住有獨立衛浴的主人房。如果想租主人房,一個月可要1200新幣(約台幣22800)。

再者,合約上的內容直到住進去都可不算數。她同事遇過的情況是:簽約時房東說可以用廚房,後來就說瓦斯貴不准她用。最可怕的情況是遇到二房東,在小房間放入上下舖,弄得像背包客棧那樣,一間住了幾十個人,但這在新加坡不合法,要是鄰居檢舉,組屋就會被政府沒收回去,房東為了避免回收的慘況發生,便當天把所有房客趕出去,哪天回家可能就突然露宿街頭了!而且房客是求助無門,因為這張合約本身就不合法!

IMG_3624
在Telok Blangah Hill Park附近的組屋

除了房租貴之外,物價也高,平常在小販中心點一樣東西,便宜的也要3-5新幣(約台幣72-120元),但一樣總是吃不飽,會再買個小東西(飲料、炸餃子之類的),再加上每周進超市買水果、日用品可能就要30新幣(約720台幣)。若還有員工聚餐,上餐館吃飯,一次沒有20新幣走不出來。這時我們已經下山,走進Vivo City(怡豐城),經過超市Cold Storage時,Tiffany說這是在新加坡比較昂貴的超市,都不敢走進去,要買便宜的話,就要去FairPrice

IMG_3472
小小一盤炒粿條麵3新幣

說到薪資的部分,新加坡不承認台灣學歷,所以台灣大學畢業生薪水絕對不能比新加坡大學畢業生高。她去新加坡工作薪水是HR決定的,所以她跟做同樣工作的台灣同事薪水並不相同。而新加坡承認中國學歷,因此她的薪水又比中國同是少了一些。

她偷偷透露,一周要上班六天總共44小時,薪水五萬台幣左右,但每個月要扣押一部份在公司,再加上繳給政府高額的稅金,實領薪資更少。不過樂觀的她說:「反正新加坡很小,放兩天假也不知道去哪裡,不如留下來賺錢吧!」

平常的公共假期,如開齋節、哈芝節等,她的公司是不放假的,把假期累積到她的年假裡(年假原本有14天),讓這些外籍教師可以返鄉。廉價航空Flyscoot從台灣到新加坡來回可以便宜至4000台幣左右,但從新加坡出發卻要13000台幣,非常貴!剛到新加坡報到後幾天就過中國農曆新年了,但看到昂貴的機票後,讓她不敢回台灣。

「來新加坡工作當體驗生活可以,想要存一桶金回台灣,不可能。」Tiffany踩著西樂索海灘上的白沙,說了這句話。

註:新幣對台幣匯率約24:1

關於作者:我是徐樂,1994年生,高雄人。一名喜愛嘗試各種生活及角色,熱愛旅行與認識陌生人,常被誤會成國文系的心理系女子。歡迎陌生的你/妳寫一封有溫度的信給我,交換一則動人的故事。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