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服貿了 中小企業應與美國作國際分工

Photo Credit: Gobierno de Chile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小企業是台灣經濟的主體,但隨著時代演變發展遇到瓶頸,政府不該將國際分工用服貿鎖進中國,而是減少管制,創造一個更開放、公正的環境,並且重拾與美國的國際分工、加入TPP,台灣經濟才有活路。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作者:吳惠林(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青年學子攻占立法院掀起滔天巨浪,也讓「兩岸服貿協議」這個真正主角站上舞台中央,台灣普羅大眾也從迷夢中驚醒,爭先恐後地關切這個關乎每個人的課題。它是「公共政策」,是全民都有權利、也有義務參與的事務;它雖被認定為經濟課題,其實更是政治問題,所以正確的說,是「政經問題」。

我們應當感謝這些青年學子,是他(她)們將這個差一點被糊裏糊塗定案的公共議題救了回來,如今立院臨時會將致力於服貿審查,各界發言盈庭,正反攻防激烈,在「真理愈辯愈明」下,相信終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在各個面向的討論中,某些支持服貿大企業主之發言很值得重視,也很需要進一步探析。那就是:服貿協議通過實施後,得利的大企業之產值占GDP 絕大比率,而受害的中小企業占比微小,所以對台灣經濟是大利多,也因而應該儘快通過。

Photo Credit: tenz1225 CC BY SA 2.0

中小企業是台灣經濟要角

姑且不論犧牲少數是否不公不義,就台灣的大企業和中小企業的發展及重要性來看,中小企業並不但不是微不足道,其實是台灣經濟的棟樑。根據《2013年中小企業白皮書》的資料,2012年台灣中小企業有130萬6.729家,占全體企業家數的97.67%,自2003年起中小企業之服務業占比就超過8成,2012年的中小企業服務業占比為80.02%,其中以批發零售家數最多,占比超過五成。

中小企業經營方式,半數以上採獨資經營,且中小企業遍及全台灣,以五都來說,中小企業的家數、銷售額及就業人數,分別占64.23%、67.91%及60.81%,顯示五都的中小企業具重要地位,提供了6成的工作機會。2012年中小企業就業人數達848萬4千人,占全國就業人數比重78.12%。

由這些數據可以明顯證明,即便台灣中小企業的產值比重遠不及大企業,但在家數和就業的比重遠高於大企業,所以台灣中小企業的存在,在提供就業機會上有很大的貢獻。而因就業機會的創造,也使其他的社會政策目標,如社會安定、均平所得分配,以及城鄉平衡發展等較易達成。早年台灣曾有的「經濟奇蹟」,功臣就是中小企業。

一直以來,廣泛被各界共認及愛用的說法是台灣中小企業具有無比的活力,既靈活又韌性十足,對於任何艱難險阻的困境,都有著堅忍耐力,一一化險為夷。於是乎「變形蟲」的稱呼出現了,它們更具有「蟑螂精神」,因為壓不扁又打不死,甚至是死而復活有如九命怪貓。

關於這一點,由對台灣中小企業做田野調查研究者的親身體驗,可以得到印證:業者早起晚睡,中午也難得休息,拼命又認命,不畏艱難。光有這種本性還不夠,必得有外在環境來配合,此即相對自由開放的發展環境。有些觀察家不同意台灣的發展環境自由開放,因為政治上威權統治、白色恐怖處處籠罩,加上保護特權的法令規章也所在都有,遑論龐大的公營事業、黨營事業及特權事業的盤踞了。

不過,這是地上經濟的場景,若再深一層思考,就會發現政治管制雖然嚴苛、政治自由受到極大的限制,但經濟活動卻到處是「網開一面」,於是「地下經濟」蓬勃,提供中小企業施展身手空間,此由地下金融的充斥,即可見一斑。而在地下經濟這種競爭度極高的環境裡,刁鑽靈活的身手就不得不具備。可是,即使台灣住民有堅忍卓絕本性,也有自由開放的伸展身手環境,若無獲利機會,也是枉然。

如上所述,台灣內部在保護政策下,市場被特權大企業壟斷,中小企業至多只能拾其牙慧,分得微小一杯羹。而台灣內部市場狹小,即使分得到,也只是非常微小,餬口都有困難了,如何提供那麼多中小企業搶食?所以,一定有什麼蹊徑!我和周添城教授在一九八八年就提出「中小主外,大主內」的假說來做合理化說明。

Photo Credit: glue works CC BY SA 2.0

「國際分工」極度發揮

眾所周知,台灣經濟之所以能起飛,以致於再有發展奇蹟美名,而且在國際風暴中相對地受創較小,「自由化」絕對是關鍵。而一九五0年代末期,尹仲容先生引導的「外貿改革」就是最重要里程碑,而所謂的「出口導向發展」也由而奠定,之後更成為各開發中國家模仿的策略。

其實,出口導向並非說政府強力主導對外貿易,而是去除了諸多不當保護、管制措施。不論如何,寬廣的國際市場成為台灣業者的馳騁天地,而「比較利益原理」也在台灣內部充分實現,由而相對豐富的人力資源,得以被有效率充分使用。勞力密集出口產業和產品被發展出來。

所以「為數龐大的中小企業,利用充沛的勞力,進行加工出口的生產型態,將比較利益做了充分發揮,而使台灣的經濟發展了起來。」成為重要結論,也變成台灣中小企業的最重要特色。這種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出口貿易經濟體系,對市場變動的敏感反應及靈活調度是為一大特點,也是促成台灣的貿易、經濟成長快速的一大要因。

當然,此種產業組織形態,逼使台灣中小企業所面臨的出口市場幾近完全競爭,而幾無影響力可言。相反的,內部市場的結構則有顯著的差別,我們且將此種形態稱為「雙元性市場結構」。

中小企業占有很大的比重,是各國都存在的現象,但其在出口有顯著的重要地位,則是台灣所獨有的,理由安在?我和周添城的研究認為,「國際分工」是一個合理解釋:原來,出口產業的規模經濟,在行銷階段的重要性遠甚於製造階段。製造階段是否有規模經濟,係依個別產業的特性而定。有些產業具大規模運作利益,但是有些則無。因此,我們很自然的可以推論出:不具規模經濟的中小企業,只能在不需大規模經營的產業裡存在。一般而言,這些產業係屬勞動密集和技術成熟的產業,台灣的情況就是如此。另一方面,國際行銷的規模經濟發生在每一個產業裡,這也就是為什麼一般會認為,大企業在出口上,應該表現得優於中小企業的原因。

中小企業在製造的階段會比行銷的階段更有機會做有效的經營,這就是台灣中小企業的寫照,亦即,大多數的中小企業只需從事製造,根本不必擔心其製品的市場問題,為什麼?因為台灣中小企業的行銷責任,係由日本商社和出口市場的進口商所擔當。結果是,我們的中小企業與日本商社、跨國商社,以及外國進口商社合作,從事著「國際分工」,尤其在行銷的階段更是合作無間。在此情況下,台灣的中小企業可以專業於製造和生產勞動密集的產品,他們一點也不必擔心行銷問題。

由而可知,台灣的快速工業化和高度的經濟成長,完全是立基於產銷國際分工的形態之上。這就是台灣的中小企業之所以能免於受到國際行銷規模經濟的限制,而且又仍然可以專業於製造生產的真正原因。這也就是台灣經濟發展的原動力出口導向成長的根源。

以更開放、更公正公平環境突破中小企業困境

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明白,台灣的中小企業為何得以成功地達成他們小規模生產的利益之緣由。不過,大體而言,這些中小企業既無力量作出口行銷,也不能經由努力的銷售獲得任何的額外好處。於是,只能在製造過程中,拼死拼活地賺取蠅頭小利。

即便如此,二、三十年的發展之後,台灣內部環境已產生激烈變化,尤其人力不再低廉最是致命傷,而營運資金的缺乏,以及技術水準和經驗的不足,更是老問題,出口貢獻的降低已顯現冰山之一角的後果。

二十多年前,我們已將台灣中小企業所面臨的較明顯而值得注意的問題歸為:一、無力提供充分的抵押品、缺乏一套良好的會計制度,以及缺乏理財專家;二、缺乏管理人才,而且也沒有一套合適簡化的管理系統;三、只具有限的知識,而且無法獨立從事研究發展工作。甚且,這些無力行銷自己產品的中小企業,又得面對一個既無組織、又具高度競爭市場特別是國外市場,結果是:他們的出口業務主要操在外國貿易商手中。

如此一來,一個惡性循環就形成了:由於資金、技術和管理才能缺乏,中小企業的成長受到了限制,再因經營規模小而無法從事國際行銷,而行銷能力的不足,又阻礙了他們的成長,如此循環不已。而且,台灣的中小企業大都為勞動密集和成熟技術產業,這也使台灣的技術水準之升級受阻。二十多年前,這個現象更為凸顯,在中國和東南亞國家有樣學樣,也開放經濟之後,台灣的中小企業乃一窩蜂地外移,以原來的經營方式,易地存活。可是,海外基地發展也很快遇瓶頸,於是二十多年前就在台灣遭遇的困境又重現,如何突破,頓成重大難題。

面對著這種情況,政府的產業政策必須改弦更張,不能再主導干預。畢竟經濟無國界愈來愈明顯,政府的任務應在維持國內環境的更開放,更公平、公正、安全,讓企業主更發揮靈活本質,使「國際分工」更為淋漓盡致地發揮,卡通片中無敵鐵金剛的彈性組合,以及無數不同面貌的鐵金剛組合,是最有效率的作法,而其主角當然是業者。

如今在美國「再工業化」之後,中小企業應回頭重拾與美國業者作國際分工,早日加入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是一條明路。而簽訂「兩岸」服貿協議卻是將台灣經濟鎖進中國,指的是大企業得利,本土中小企業卻面臨被弱化、消滅的危機,遑論發展!政府更不要一意宣傳簽訂兩岸服貿才能加入TPP,反而應該掙脫中共的管控拿回主權,才能海闊天空走向全世界,也才能自由自在往加入TPP努力前進,台灣中小企業才有活路可走。

Photo Credit: Gobierno de Chile CC BY SA 2.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