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嫁是女性最終的歸宿,還是宿命?

婚嫁是女性最終的歸宿,還是宿命?
Photo Credit:saragoldsmith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代女性應該是常常天人交戰,在個人自我靈魂的探尋裡,在社會的道德要求裡,在孩子與先生的家庭婚姻承諾裡,不斷地自我疑問、平衡與吶喊。當初那身美麗的婚紗,是否已褪色為明日黃花?

文:洪仁義

談起女人的歸宿,傳統觀念裡大概指的就是女性能找個好夫家,嫁了出門吧!《詩經》有云:「之子于歸,宜其室家」,直到今天「之子于歸」仍被用來祝福女子婚嫁的賀詞,「于歸」代表就是女子一生的歸宿,更重要的是,「宜室宜家」更意味著女性是要守家,做為丈夫的家室(即傳統的婦道都包含於此)。所以傳統文化裡認為,一個女性生命要得到完滿,是要找到歸宿,要有婚嫁,若一生未能嫁人就是一種遺憾,這個觀念說不上傳統或不傳統,在台灣或東方的社會大多數人秉持這樣的觀念。

「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這句俗語按現在的觀念解讀,指的是女性要慎選老公,嫁錯老公恐怕會賠上一輩子的幸福。不過這是古老的俗語,應該從農業時代來解讀這句話才能更為貼近。在農業社會裡,女性是要完全依靠丈夫,而且只有丈夫可以片面休妻(沒有協議離婚這種觀念),即便丈夫先離開人世,女性恐怕也要守寡,改嫁談何容易?女性一旦結婚後脫離婚姻狀態,其實命運都很悲慘,甚至在某些情況下還要背負社會道德的譴責與壓力。

現在再檢視「歸宿」這個詞意:棲身的住所、一種結局、最終的依靠或寄託,這些詞意用來描述女子的婚嫁情況完全貼切。

女人的歸宿,出嫁,與其說是歸宿,不如說是一種「宿命」,是社會對女性的命運安排,既不得反抗也無法逃脫。我會這麼說是因為,在古代一旦女子選擇了丈夫,不管結果是好是壞,幾乎是永遠回不了頭,無法選擇也無法改變狀況,只能被動地接受現實的安排,這當然是一種宿命。因此,出嫁其實是一種「賭博」,永遠無法預知婚後未來的命運,更何況古代婚姻多是媒妁之言。而且女人是嫁到夫家,這個家無論如何不會是自己的家,女性僅能努力地融入及迎合夫家的家庭,來獲得夫家的認同。

現代社會不可能完全跳脫傳統文化的影響,舉個例子,披著美麗的婚紗,與另一半手牽著手進入神聖的婚禮殿堂,雙方許諾堅貞不渝的愛的誓言,許多女孩一生夢寐以求。一只象徵的婚戒,一紙結婚證書,一句愛的誓言,從此以後就能保證婚姻的幸福美滿生活?

生活總是無法令人如願以償,結婚不是愛情結晶開花結果帶來的幸福果實,而是踏上另一個考驗雙方的智慧與歷經幸福與磨合的旅程。既然婚姻並不能保證幸福美滿,女孩們為何還對婚紗情有獨鍾?把一生的幸福寄託在一個男人身上,會不會是一廂情願?為了找尋一個可以終身寄託的人,女性可以把自己的青春與生命毫無保留的奉獻出來,這樣的奉獻能得到應得的回饋嗎?

台語歌手江蕙所傳唱家喻戶曉的《家後》,曲裡所表現的感情,一個傳統女性最具典範的代表,無怨無悔,一生付出,死而後已。不過如果要求現代女性要像歌曲那樣犧牲奉獻的付出,我想很多人是卻步的,歌詞歌曲雖然意境優美,但放到現實裡又是另一回事。

離婚率攀高,衛道人士會認為,那是因為現在女性不能像傳統女性那樣,能夠為了家庭忍辱負重與顧全大局,傳統道德的喪失造成現代人動輒離婚。不過原因並非如此,而是受到西方現代化的影響。「個人主義」是當代現代人的性格特徵,這個年代其實比以往的人們更關心自我,人們對於自己的情緒與感受更加細微敏感,對於幸福的確定感更加渴望,拯救內在自我的靈魂比起拯救「社會」或「家庭」更為重要。

婚前婚後的生活轉變,女性感受最深,因為女性所遭遇的,無論從身體、心靈與生活改變最多,使得女人對婚後的生活可能會有較大的失落感。「相夫教子」看起來是形容女人婚後的幸福生活,最終的女性歸宿的生活典型,不外出工作,在家裡做個賢妻良母,做個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這看起來很美好,不是嗎?

但其實這種生活型態有很大的危機,全職的家庭主婦,意味著生活圈與交友圈會變得極小,全職也意味著全天候無時無刻的照護家庭,沒有喘息的空間,同時沒有經濟收入,有很多的夢想與自我實現必須放棄,生活侷限於柴油米鹽醋。我不太相信,現代女性會完全能夠接受這樣「相夫教子」的生活,況且,全職的家庭主婦也不是人人當得起,絕大部分都是「職業婦女」,在這種情況下,女性個人的自由與時間受到更多的壓抑,她們的人生與生命表現沒有太多的選擇機會。

回到婚姻的初衷,女子期盼婚姻,期望能找到一個可以終身寄託的人,可以照顧她一輩子的人,但婚後的現實是,是她在照顧孩子,是倒過來她要照顧那個原本寄託的人,這樣能算是「歸宿」嗎?

現代女性應該是常常天人交戰,在個人自我靈魂的探尋裡,在社會的道德要求裡,在孩子與先生的家庭婚姻承諾裡,不斷地自我疑問、平衡與吶喊。當初那身美麗的婚紗,是否已褪色為明日黃花?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