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在中國經營幾天「被收購」,從經濟學分析談一國兩制

Uber在中國經營幾天「被收購」,從經濟學分析談一國兩制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解釋一些讀者疑惑,為何Uber進軍香港像困難重重,但中國欣然接受Uber呢?事情並非表面所見那麼簡單。

上周五我出席了香港Uber兩周年的慶祝派對。身邊有不少朋友經常使用Uber,不經不覺Uber在香港累積的旅程數目已超過了二百萬個。

兩周年二百萬個旅程數目在香港算是個里程碑,原來今年7月29日更是Uber進軍中國的一個分水嶺。當我們在這個兩周年派對慶祝被創科局長楊偉雄斥為「挑戰香港法治」的一個創新概念,之前一個工作天內地交通部公布《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正式將網絡約車合法化並納入監管,之後一個工作天Uber中國宣布基於盈利壓力出售業務給主要競爭對手滴滴出行。

一邊終於光明正大開滴滴,一邊繼續偷偷摸摸「揸Uber」。Uber在中港兩地截然不同的發展,再一次令港人感受到一國兩制的可貴。

睇慣大台師奶劇的港燦會話:一啖砂糖一啖屎,俾你合法經營然後收購你迫你走,今次你仲唔破產收場?經濟學當然唔係咁睇。首先,內地為甚麽選擇這個時候把網絡約車合法化呢?一個說法是內地未有的士霸權壟斷既得利益,開放市場的阻力自然較小。另一個說法,是互聯網經濟是內地經濟發展的新增長點,俾佢合法不但有助製造就業機會,正式監管亦有望增加政府收入。是的,Uber在美國迅速興起,其中一個原因是出於金融海嘯之後市民對兼職收入的渴求。邏輯推論,香港想追得上內地的改革步伐,可能要等到失業率創新高,然後政府趁的士牌價大跌進行大規模回購才有得諗。

Uber可以在中國正式合法經營不到幾天,便馬上宣布「被收購」。「被收購」意味著停止鬥燒錢搶客,結果當然不是破產收場。相反,其實減價戰不停燒錢才會走上破產之路。Uber的CEO亦承認出售業務原因不離利字當頭:

「Sustainably serving China’s cities, and the riders and drivers who live in them, is only possible with profitability. This merger paves the way for our team and Didi’s to partner on an enormous mission, and it frees up a substantial resources for bold initiatives focused on the future of cities — from self-driving technology to the future of food and logistics.」

師傅教落,新公司以平價推廣吸引顧客目光可以理解,持久的價格戰卻是愚不可及的商業策略。當監管風險得以釐清,誰夠財雄勢大你我心知肚明,靠併購增大市場份額比靠鬥燒銀紙鬥生鬥死合理得多。然而,要維持Uber在中國發展的一國兩制,除了有賴經濟周期推波助瀾,局長批評Uber「挑戰香港法治」的創新科幻概念亦功不可沒。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自〈免費早餐〉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