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人之女」朴槿惠:我無父母、丈夫、子女,國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務的對象

「強人之女」朴槿惠:我無父母、丈夫、子女,國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務的對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非母親陸英修遇刺離世,朴槿惠的人生或許會大不同。1952年生的朴槿惠是家中長女,下有一妹朴槿令與一弟朴志晚。母親原希望她學習歷史,但從小便相當有主見的她選擇了理工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Text:Julian Kan

半世紀前,她是青瓦台的「公主」,半世紀後,她成為韓國史上首位女總統。朴槿惠背負著韓國人對父親的愛與恨重返青瓦台。她的曲折人生堪稱大韓民國的現代史。

2013年2月25日上午10點,朴槿惠身著戎裝式樣的軍綠色大衣,在文武官員與外國使節的見證下,於首爾國會廣場宣誓就任大韓民國第18任總統。典禮結束後,她換上一身喜氣洋洋的紅色緞面繡花韓服,以主人的身分正式入住青瓦台,展開為時五年的任期。

踏進府邸大門的一剎那,朴槿惠的心頭想必百感交集;打從九歲起青瓦台就是她的家─這裡是她成長和度過青春歲月的地方,但,也是她先後痛失母親和父親的傷心所在。儘管當年並未進入政壇,朴槿惠的前半生卻與韓國內政、朝鮮半島局勢緊密交纏,只因她是韓國的「第一女兒」。倘若將她的故事拍成電視劇,毋須加油添醋已戲劇張力十足,催淚與勵志程度堪比《大長今》,詭譎曲折更勝《明成皇后》。邁進青瓦台的那一小步,其實是朴槿惠生命中最辛苦的一大步。

強人之女

「作為總統的女兒,並非如想像般美好。」朴槿惠曾經如此說。父親留給她的,既是龐大的、無形的政治資本,也是沉重無比的包袱。朴正熙原本是軍人,最高軍階為少將;1961年5月16日,他發動軍事政變推翻文人政府,成立「國家重建最高會議」,由陸軍參謀長張都暎中將任議長,他自任副議長但手握實權,從此開啟南韓長達30多年的軍事獨裁統治。

迫於美國政府的施壓,朴正熙發表公開聲明,表示將於1962年3月之前公布憲法修改草案,5月恢復民主政治。不過,這兩項聲明均未兌現;相反的,他頒布了繼續加強鎮壓的《淨化政治活動法》。根據此一法令,將近4400多名民主人士遭到審查,進而被剝奪了參與政治活動的資格。

已無實權的總統尹潽善對《淨化政治活動法》強烈不滿,辭去總統職務表達抗議,朴正熙遂於1962年3月24日兼任代理總統。同年底,軍政府因國內外多方面壓力,終於公布《第五號憲法修正案》,並釋放了部分異議人士。此時,朴正熙緊鑼密鼓籌建民主共和黨,開始為競選總統作準備。

1963年10月,他擊敗尹潽善贏得第五屆總統大選,韓國進入「第三共和國」時期。1967年的第六屆總統選舉,朴正熙再度迎戰尹潽善並成功連任;此外,他主導的民主共和黨強行在國會通過法案,容許朴正熙第三次競選總統─他在1971年的第七屆總統大選中以八個百分點之差險勝新民黨黨魁金大中。

1972年,朴正熙以「來自北方的南侵威脅」為藉口發布《緊急戒嚴令》─解散國會,禁止所有政黨和社會團體的政治活動,年底實行《維新憲法》,取消總統的連任限制,南韓進入「第四共和國」時期,朴正熙贏得只有他一人參選的第八屆和第九屆總統選舉,全面實施獨裁統治,直至1979年遭暗殺身亡。朴正熙強人政治下對民主自由的扼殺,正是踏入政壇的朴槿惠必須背負的「原罪」;但他一手締造的「漢江奇蹟」,卻是今日韓國經濟昌盛的基礎,不少老一輩民眾對他緬懷不已。

03
Photo Credit:Republic of Korea CC BY SA 2.0
訪問越南時,朴槿惠著韓服出席當地舉辦的一場時裝秀,攝於2014年。
女代母職

若非母親陸英修遇刺離世,朴槿惠的人生或許會大不同。1952年生的朴槿惠是家中長女,下有一妹朴槿令與一弟朴志晚。母親原希望她學習歷史,但從小便相當有主見的她選擇了理工科,母親亦多次感慨道:「槿惠好像沒有選擇普通女性所選擇的平凡道路。」高中老師對她的評語則是「過度成熟」與「因過度慎重而沉默寡言」。

1974年自西江大學(Sogang University)電子工程系畢業後,朴槿惠赴法國格勒諾勃大學(University of Grenoble)進修;孰料才待了一小段時間,就突然接到立即回國的通知。在機場的書報舖,她赫然瞥見報紙上斗大的醒目標題「朴夫人遇刺」。回憶過往,她說:「彷彿感到利刃深深刺入心臟,陣陣劇痛襲來。」

雖然朴正熙的鐵腕令許多人詬病,夫人陸英修卻極受韓國民眾愛戴。1974年8月15日上午,朴氏夫婦出席在漢城國家劇院舉行的光復節紀念活動;第二代旅日韓僑文世光朝台上開槍,朴正熙躲過一劫,陸英修卻頭部中彈,緊急送醫搶救五個多小時不治,朴槿惠匆匆回國,仍趕不上見母親最後一面。

經調查,刺客文世光的行動乃受左傾的「在日本朝鮮人總聯合會」所指使,但北韓方面堅決否認;被稱作「文世光事件」的刺殺案甚至造成日本與南韓關係高度緊張,一度瀕臨斷交。母親逝世後,年僅22歲的朴槿惠不得不女代母職,承擔「第一夫人」的部分職責。她在日記中寫道:「現在,我最大的義務是讓國民看到父親並不孤單。我決定放棄灑脫的生活,放棄我的夢想,放棄所有的一切。」

人間冷暖

五年後,朴槿惠第二次遭逢劇變——朴正熙被南韓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射殺。她於凌晨被總統府秘書長金桂元喚醒,告知父親身亡的噩耗,而她開口說的第一句話,竟是:「前方(指南北韓交界處)有沒有異常?」1979年11月,辦完喪事的朴槿惠帶著妹妹和弟弟黯然離開青瓦台,搬回新堂洞的老宅。突如其來的巨大打擊令她身上出現不明斑點,群醫束手無策,直到多年後才褪去。

同年12月,保安司令全斗煥發動「雙十二政變」並鎮壓「光州民主運動」,以唯一候選人之姿當選新總統。為標榜自己與朴正熙的相異,全斗煥帶頭批判朴氏的獨裁統治,一時之間在社會蔚為風潮,朴家的舊部親信首當其衝。朴槿惠的日記記載了一則如煙往事─有一天,她在漢城某飯店的電梯遇見朴正熙時期的一位部長,她非常高興地與對方打招呼,對方卻絲毫無回應,直到出電梯都沒正眼瞧她。「現在誰敢說,曾經溫柔親切的人,以後就不會變得利害關係分明呢?」朴槿惠寫道,「沒有比背叛一個人更悲傷、更噁心的了。只要背叛了一次,對做背叛之事的抵抗力就會逐漸減弱。」

搬離青瓦台的朴槿惠遠離政治圈,只在一些非政府組織任職,徹底自公眾眼前消失;由於身分特殊,連婚姻都成了奢望。熟悉她的人曾說:「她看起來彷彿鑄了層層鎧甲,感覺沒有任何一個人值得信任。」還有人表示:「她不開放,不與任何人溝通。她不熱情也不冷酷,只是冷冰冰的,一直都這樣。朴槿惠與所有人保持距離,這是她的標誌。」

蟄伏期間,精通漢語的她迷上馮友蘭的著作《中國哲學史》;她說,20多歲時曾面臨難以承受的考驗和痛苦,是這本書讓她變得正直,並從中獲得戰勝這個混亂世界的智慧和教誨。另一方面,全斗煥、盧泰愚、金泳三家族相繼爆發貪腐醜聞,韓國又於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受到重創,民眾開始懷念朴正熙時代的經濟高成長率,而從前陪伴朴正熙身旁、那個溫婉大方的「大令嬡」(韓語大小姐的意思)又浮現人們的腦海中。

踏入政壇

「觀察了一系列事態,如果只有我自己舒舒服服地活著,那等我去世後就不能堂堂正正地見父母。」歷經種種磨難、擁有不同體悟的朴槿惠總算走出隱居生活,並決定承繼父親衣缽步入政壇。她加入大國家黨(前身為朴正熙成立的民主共和黨,現改名新國家黨),以「為父親未完成的事業盡一點力」作為口號,於1998年4月高票當選家鄉大邱的國會議員─此時的朴槿惠已46歲,前塵恍如隔世。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她連任數屆國會議員,每一屆都高票擊敗對手,被媒體稱為「選舉女王」。

2002年2月,由於朴槿惠主張黨魁應與總統職權分離,與時任大國家黨黨魁的李會昌理念不合,她毅然選擇退黨。2004年3月,大國家黨爆發收受非法政治獻金醜聞,國會選舉在即卻士氣低迷,朴槿惠不忍父親一手創立的政黨毀於一旦,義無反顧接下黨魁,親自走訪全國向民眾表達悔改之意,賣掉黨部大樓償還非法政治獻金,並在國會附近的一塊空地搭建帳篷和活動房屋作為「黨舍」。

她為陽剛、霸氣的大國家黨帶來一股柔和、溫暖的清流,甚至佩帶母親的首飾、模仿母親的髮型,藉此喚醒老一輩選民對於陸英修的美好記憶。許多韓國人認為,朴槿惠具備傳統韓國婦女溫柔、禮貌、平和等等美德,同時也繼承了父親的鋼鐵意志。大國家黨的形象因朴槿惠的努力獲得重塑,隔年,終於重返國會第一大黨的位置。

02
Photo Credit:Republic of Korea CC BY SA 2.0
青瓦台花園音樂會開始前,朴槿惠親自視察為賓客準備的宮廷料理,攝於2014年。
結水成冰

2007年,朴槿惠爭取黨內總統候選人提名,但敗給韓國最大財閥現代集團前CEO、時任首爾市長的李明博。2008年國會選舉前,當選總統的李明博極力排擠「親朴」黨員,多名朴槿惠親信因此憤而退黨獨立參選並當選,受推薦的李明博人馬卻名落孫山。經過協商,「親朴」議員重回大國家黨,無疑更添朴槿惠的實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1年12月的議員補選,黨魁洪準杓利用駭客攻擊選舉委員會網站,消息爆發後輿論嘩然,朴槿惠再次臨危受命,出任「非常對策委員會」委員長。翌年,在她主導下,大國家黨改組並改名為新國家黨。兩個月後,新國家黨在國會選舉中贏得多數席次,保住了第一大黨的寶座。

卸任在即的李明博仍舊沒逃過歷任韓國總統「晚節不保」的宿命─他的兒子和兄長低價購置一處地皮,聲稱是為李明博興建退休宅邸所準備,在野黨則指責總統府參與其中,才使得地價如此低廉,敦促特偵組介入調查。政治敏感度極高的朴槿惠相準時機,打出「經濟民主」的​​口號,企圖對囊括大多數經濟資源的財閥開刀,爭取一般受薪階級民眾的支持,還能孤立李明博的親商派系,鞏固自己在新國家黨的絕對領導優勢。

「我沒有父母,沒有丈夫,沒有子女,國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務的對象。」2012年,60歲的朴槿惠再次踏上重返青瓦台的競選之路。她首先以壓倒性勝利獲得黨內提名,正式參選後,她提出「國民幸福」的主張,表示將與國民一同分擔痛苦,攜手解決問題,打造一個為國民實現夢想的政府,更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在國民心中種下夢想的總統。

最終,朴槿惠以過半數的得票率擊敗對手文在寅,成為韓國史上首位女性總統,在歡呼聲中回到到闊別多年的青瓦台。一改過去領導人視「國家發展」為第一要務的方針,她的內政措施把「國民幸福」放在優先位置。外交方面,她與中國交好之餘也不開罪美國,與日本維持亦競亦合、若即若離的關係,從中獲取韓國的最大利益。「冰,是堅硬萬倍的水,結水成冰,是一個痛苦而美麗的昇華過程。」如今的朴槿惠早已從水化為堅冰。

相關評論:救青年失業!朴槿惠推老員工逐年減薪 公部門先行財團跟進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