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人之女」朴槿惠:我無父母、丈夫、子女,國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務的對象

「強人之女」朴槿惠:我無父母、丈夫、子女,國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務的對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非母親陸英修遇刺離世,朴槿惠的人生或許會大不同。1952年生的朴槿惠是家中長女,下有一妹朴槿令與一弟朴志晚。母親原希望她學習歷史,但從小便相當有主見的她選擇了理工科

Text:Julian Kan

半世紀前,她是青瓦台的「公主」,半世紀後,她成為韓國史上首位女總統。朴槿惠背負著韓國人對父親的愛與恨重返青瓦台。她的曲折人生堪稱大韓民國的現代史。

2013年2月25日上午10點,朴槿惠身著戎裝式樣的軍綠色大衣,在文武官員與外國使節的見證下,於首爾國會廣場宣誓就任大韓民國第18任總統。典禮結束後,她換上一身喜氣洋洋的紅色緞面繡花韓服,以主人的身分正式入住青瓦台,展開為時五年的任期。

踏進府邸大門的一剎那,朴槿惠的心頭想必百感交集;打從九歲起青瓦台就是她的家─這裡是她成長和度過青春歲月的地方,但,也是她先後痛失母親和父親的傷心所在。儘管當年並未進入政壇,朴槿惠的前半生卻與韓國內政、朝鮮半島局勢緊密交纏,只因她是韓國的「第一女兒」。倘若將她的故事拍成電視劇,毋須加油添醋已戲劇張力十足,催淚與勵志程度堪比《大長今》,詭譎曲折更勝《明成皇后》。邁進青瓦台的那一小步,其實是朴槿惠生命中最辛苦的一大步。

強人之女

「作為總統的女兒,並非如想像般美好。」朴槿惠曾經如此說。父親留給她的,既是龐大的、無形的政治資本,也是沉重無比的包袱。朴正熙原本是軍人,最高軍階為少將;1961年5月16日,他發動軍事政變推翻文人政府,成立「國家重建最高會議」,由陸軍參謀長張都暎中將任議長,他自任副議長但手握實權,從此開啟南韓長達30多年的軍事獨裁統治。

迫於美國政府的施壓,朴正熙發表公開聲明,表示將於1962年3月之前公布憲法修改草案,5月恢復民主政治。不過,這兩項聲明均未兌現;相反的,他頒布了繼續加強鎮壓的《淨化政治活動法》。根據此一法令,將近4400多名民主人士遭到審查,進而被剝奪了參與政治活動的資格。

已無實權的總統尹潽善對《淨化政治活動法》強烈不滿,辭去總統職務表達抗議,朴正熙遂於1962年3月24日兼任代理總統。同年底,軍政府因國內外多方面壓力,終於公布《第五號憲法修正案》,並釋放了部分異議人士。此時,朴正熙緊鑼密鼓籌建民主共和黨,開始為競選總統作準備。

1963年10月,他擊敗尹潽善贏得第五屆總統大選,韓國進入「第三共和國」時期。1967年的第六屆總統選舉,朴正熙再度迎戰尹潽善並成功連任;此外,他主導的民主共和黨強行在國會通過法案,容許朴正熙第三次競選總統─他在1971年的第七屆總統大選中以八個百分點之差險勝新民黨黨魁金大中。

1972年,朴正熙以「來自北方的南侵威脅」為藉口發布《緊急戒嚴令》─解散國會,禁止所有政黨和社會團體的政治活動,年底實行《維新憲法》,取消總統的連任限制,南韓進入「第四共和國」時期,朴正熙贏得只有他一人參選的第八屆和第九屆總統選舉,全面實施獨裁統治,直至1979年遭暗殺身亡。朴正熙強人政治下對民主自由的扼殺,正是踏入政壇的朴槿惠必須背負的「原罪」;但他一手締造的「漢江奇蹟」,卻是今日韓國經濟昌盛的基礎,不少老一輩民眾對他緬懷不已。

03
Photo Credit:Republic of Korea CC BY SA 2.0
訪問越南時,朴槿惠著韓服出席當地舉辦的一場時裝秀,攝於2014年。

女代母職

若非母親陸英修遇刺離世,朴槿惠的人生或許會大不同。1952年生的朴槿惠是家中長女,下有一妹朴槿令與一弟朴志晚。母親原希望她學習歷史,但從小便相當有主見的她選擇了理工科,母親亦多次感慨道:「槿惠好像沒有選擇普通女性所選擇的平凡道路。」高中老師對她的評語則是「過度成熟」與「因過度慎重而沉默寡言」。

1974年自西江大學(Sogang University)電子工程系畢業後,朴槿惠赴法國格勒諾勃大學(University of Grenoble)進修;孰料才待了一小段時間,就突然接到立即回國的通知。在機場的書報舖,她赫然瞥見報紙上斗大的醒目標題「朴夫人遇刺」。回憶過往,她說:「彷彿感到利刃深深刺入心臟,陣陣劇痛襲來。」

雖然朴正熙的鐵腕令許多人詬病,夫人陸英修卻極受韓國民眾愛戴。1974年8月15日上午,朴氏夫婦出席在漢城國家劇院舉行的光復節紀念活動;第二代旅日韓僑文世光朝台上開槍,朴正熙躲過一劫,陸英修卻頭部中彈,緊急送醫搶救五個多小時不治,朴槿惠匆匆回國,仍趕不上見母親最後一面。

經調查,刺客文世光的行動乃受左傾的「在日本朝鮮人總聯合會」所指使,但北韓方面堅決否認;被稱作「文世光事件」的刺殺案甚至造成日本與南韓關係高度緊張,一度瀕臨斷交。母親逝世後,年僅22歲的朴槿惠不得不女代母職,承擔「第一夫人」的部分職責。她在日記中寫道:「現在,我最大的義務是讓國民看到父親並不孤單。我決定放棄灑脫的生活,放棄我的夢想,放棄所有的一切。」

人間冷暖

五年後,朴槿惠第二次遭逢劇變——朴正熙被南韓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射殺。她於凌晨被總統府秘書長金桂元喚醒,告知父親身亡的噩耗,而她開口說的第一句話,竟是:「前方(指南北韓交界處)有沒有異常?」1979年11月,辦完喪事的朴槿惠帶著妹妹和弟弟黯然離開青瓦台,搬回新堂洞的老宅。突如其來的巨大打擊令她身上出現不明斑點,群醫束手無策,直到多年後才褪去。

同年12月,保安司令全斗煥發動「雙十二政變」並鎮壓「光州民主運動」,以唯一候選人之姿當選新總統。為標榜自己與朴正熙的相異,全斗煥帶頭批判朴氏的獨裁統治,一時之間在社會蔚為風潮,朴家的舊部親信首當其衝。朴槿惠的日記記載了一則如煙往事─有一天,她在漢城某飯店的電梯遇見朴正熙時期的一位部長,她非常高興地與對方打招呼,對方卻絲毫無回應,直到出電梯都沒正眼瞧她。「現在誰敢說,曾經溫柔親切的人,以後就不會變得利害關係分明呢?」朴槿惠寫道,「沒有比背叛一個人更悲傷、更噁心的了。只要背叛了一次,對做背叛之事的抵抗力就會逐漸減弱。」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