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爽約還要假裝不生氣:「真誠」對待別人跟「真實」面對自己,有衝突嗎?

被爽約還要假裝不生氣:「真誠」對待別人跟「真實」面對自己,有衝突嗎?
Photo Credit: BK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連「真實」都不會,大概就更難學會「真誠」了。因為連自己的感受都忽略的人,很難想像他會去在乎旁邊人的感受。

這一個星期,我被爽了兩次約,心裡雖然沒有不開心,但是感覺怪怪的。

一次是和一位外國朋友約好要去一間素食餐廳,同為素食者的我們常常交換生活心得,於是大約在三個星期以前,我推薦他一間很不錯的蔬食餐廳,並答應有一天一定要帶他去。我們約好了時間,相當興奮,滿心期待要把喜歡的用餐空間和好朋友分享,結果距離約定時間前一小時,他打電話給我:

“Hey man~ the girl I like just come nearby my home, so can we change our date today? I feel so sorry for you…"(兄弟,我喜歡的那個女生剛好來到我家附近,我們可以改期嗎?對你真的感到很抱歉…)

“Don’t worry. We still have many chances. Just a bit envious of you~haha"(不要緊,我們還有很多機會,只是有點羨慕你…哈哈。)

本來和他約了下午和晚上,這下子空出了一大段時間,突然之間不知道要幹什麼,覺得有些焦躁,好像也有那麼一點生氣。我是多麼重視這一次的約定,結果他說改就改,但我怕會影響到他的心情,所以也沒有讓他知道我的真實感受。

過了幾天後,我又被爽了一次約,這次是位女孩,想和我討論一個她想在學校內推動的計畫。我是很開心,每次看到有學生願意為了讓校園環境更好而付出,我都不會不計代價地盡自己所能去參與,於是我們約在她學校旁我朋友開的咖啡廳,約定的一點到了,五分、十分、十五分過去,我忍不住打了通電話:

「哈囉~請問妳到了嗎?」

「啊!怎麼辦,天啊……」

「妳…忘記了嗎?」

「不好意思,真的很不好意思,我現在人在有點遠的地方,而且有了其他約……」

我在當下的那一秒其實並沒有生氣,只是心想,怎麼又是我,難不成我是「爽約製造機」,還是其實大家都跟我約的心不甘情不願?但我問問自己的內心,現在的我大概有3種選擇,我想要成為哪一個樣子呢?

  1. 把我的心情表達給她知道,我心情會舒暢點,但是她可能會一下午不開心。
  2. 吞下我的情緒,裝一個表面的開心,至少不會毀了她一個下午,但是委屈了自己。
  3. 在5秒內轉換我的情緒,告訴自己我是來找開咖啡店的朋友聊天,也告訴她我們還可以再約、不用在意,下次注意就好,這樣兩個人或許都可以有個開心的下午。

所以我選了第三個,然後告訴她:

「沒關係~不用介意,也不用放在心上唷,下次多注意就好,反正我剛好就要來找朋友,下星期我人還會在台北,有要約再主動告訴我唷,好好享受你的下午吧!」

電話掛掉,我便開始享受下午在咖啡廳的時光,但是內心始終有一點卡卡的。對於第三個選擇,的確是我想要成為的自己,然而,我最近在生活上嘗試力求王陽明所說的「知行合一」,不禁懷疑起自己,我明明就有不開心,但是卻沒有當下表達,選擇在5秒內透過選擇把不開心「消化掉」。然而,這種因為我想要呈現出什麼樣的「行為」而透過技巧改變自己「內在心境」的舉動,是真正的知行合一嗎?

坦白說我對陽明兄的學說並沒有真正透徹的理解,只是希望確認自己心中的價值觀和行為到底是不是真正一致的,如此而已。這個問題就這樣困惑了我整整一天…到底哪一個我才是最真實的我呢?下次遇到類似的情況我又該怎麼做?

隔天我對另一位朋友分享這一段心路歷程,他語出驚人,幾句話點醒了我:

「在那一刻真實的你可能真的不開心,但是因為你修養足夠,也考量到對方的感受,於是你瞬間又創造了另一個自己,是深層考量過對方感受後產生的行為,這就是『真實』和『真誠』的差別!」

Photo Credit:  John Drake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John Drake CC BY ND 2.0

這一段話很引人深思,原來所謂的真實是ㄧ種「靜態」的事實,是從過去到現在,描述了我們在某個時間點以前所累積的心態或狀態,然後最後呈現在外在的「行動」,這些行動也決定了今天的我們為什麼是這個樣子的。

真誠就不太一樣,是ㄧ種「動態」的心境或與人相處的方式,將自己的「真實」考量到與自己互動的人內心的感受,重新定義後做出了另一種行動。這行動不僅對自己真實,也正視雙方的互動關係,對大家都有正面影響力,是為「真誠」。

在我自己擅自做主為「真實與真誠」下了這個定義後,我開始思考另一個問題:「人們有在生活中實踐『真實與真誠』的自我嗎?」

先從「真實面」想想好了,我常常看到很多「業界」的朋友參加一些社交場合,目的為了要取得一些人脈資源,表面上會說「交個朋友」,實質上做的事情卻只是「換個名片」。我其實不知道這樣是不是「真實」的,因為表面上說是認識朋友、實際上做的卻是只有認識名片,而內心想的是找資源完成自己的目的,通通都不一樣。

當然本來每一個人對朋友的定義可能就不一樣,常會分成一般朋友和工作往來,所以大部分這樣的社交環境裡都是這樣類型的接觸,也聽到很多人抱怨不喜歡,覺得很累但是「必須」要這樣做,我覺得很心疼,真的必須嗎?為什麼人類在現代社會裡被迫要如此的「失真」才能生存,難道沒有其他方法了嗎?我們是不是都被過度功能、分割的「泰勒化」所控制了,忘了那個最真實、簡單,那個美好的自己。

另一位朋友在行銷公司工作到心力交瘁、每天都加班,她以往在非營組織工作時眼中燃燒的火焰都消失了,我們難得聚會,電話接個不停又一直哀聲嘆氣,我對她說了十五次「不喜歡就辭掉工作阿,或是想辦法領導上司、改變現狀」。我說起來很容易,但想必她聽起來一定相當刺耳。我不禁再次思考,讓我們的大環境變成必須要「失真」才能生存,其根本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在這樣的生存環境,事情與任務凌駕於人類感受之上,每一個人在效率導向、專業化的社會中被迫壓抑自己內在的聲音與情感,也限縮了自己的可能性。很多人無法做到面對自己「真實」的感受,不知道自己工作、生活追求的「意義」是什麼,像是空有軀殼沒有靈魂的身體,也像是任人控制、擺布,沒有自己意志的殭屍。

連「真實」都不會,大概就更難學會「真誠」了。因為連自己的感受都忽略的人,很難想像他會去在乎旁邊人的感受。想起前一陣子太陽花學運的「黑箱爭議」,我不禁提出一個合理的懷疑:「在我們的環境裡那麼多人連自己的人生被『黑箱掉』都不介意了,怎麼會介意一個法案被黑箱呢?」

所以對於那些勇敢站出來的學生領袖,我絕對支持相挺,因為他們用真實的行動去表達他們的聲音,並且用真誠去帶動周遭的人。對於他們我選擇相信,因為猜忌很累人,還有他們所付出的許多時間、心力與努力都顯而易見;對於其他跟風的人,我就持保留態度了,畢竟每一個人可能有著不同的心境。重要的是,我們能不能從今天開始在每一天的生活裡,都勇敢學會面對「最真實的自己」,然後慢慢結合周遭人的感受,不斷思考如何和大家一起更好,步步邁向真誠的自己、真誠的社會。

在混亂的時局裡,我們需要一個「從虛假到真實,從真實到真誠的革命」,鼓勵所有人每天想幾個問題:

  1. 我今天的思想、言語、行動、待人處事有沒有一致?
  2. 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我現在的工作、生活方式有幫我成為那樣的人嗎?
  3. 還是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上面那個問題 ?
  4. 我知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幹嘛,為什麼這樣行動、那樣說話?
  5. 我有沒有正視自己的語言和行動會對周遭人帶來的影響力,無論是正面或負面?
  6. 我如何處理自己內心的感受,開心、傷心、無助、興奮,我選擇擱置、忽略或逃避,還是我每天都用行動去回應自己內在的「小聲音」?

對於上文提到那位爽約的女孩,我站在她的角度思考與感受,她是一個想要在學校「推動變革」的人,所以我覺得有必要給她一些「真誠的回饋」,於是我主動寫了一封信給她

早安,早晨的空氣總是新鮮的,提醒我們美好的一天即將到來。距離我們上禮拜五本來的約會已經過了幾天,雖然我們沒有如期見面,不過我想是時候和妳分享一個小回饋 。之前聽妳說想要在學校內推動ㄧ些改變,讓學生有更大的空間去探索自己,我覺得很開心,因為在我們的環境裡總是需要你們這些願意去變革,讓自己和周遭的人一起更好,很開心妳也是這一群「改變家」的一份子。

所以我覺得我該提醒妳ㄧ件小事,想要發大願、做改變的人,第一件可以學習的事情就是「把每一件事都當一回事」,學習在小事中注入更大的力量,學習察覺並重視自己的每一個動作可能對周遭人產生的「影響力」。所以重視每一件答應別人的事,就是最簡單的開始。

寫下這一封信給妳,沒有不好的意思,因為事實上我也沒有因為你的爽約而生氣,但我正視自己的回饋可能帶來的影響力,也相信妳是願意聆聽的人,所以寫下這封信,衷心希望我們都可以一起更好!

我是這樣地相信著,真誠的互動相處可以改變自己、改變周遭的人、改變世界,所以除了自己每天實踐外,我也寫下這篇文章,希望有點幫助。

Photo Credit: BK CC BY 2.0

Photo Credit: BK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