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界才不淫亂呢,只是我們都剛好相信海濤法師而已

醫界才不淫亂呢,只是我們都剛好相信海濤法師而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批評醫界淫亂、跟批評同志圈淫亂一樣,都是以偏蓋全、缺乏可信的證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InMind(同志諮詢熱線義工,精神科醫師,gay)

(閱讀前小提醒:內文有好幾個連結,建議可以一口氣看完文章之後再點連結看,以免分心)

最近醫界很忙,上壹週刊、上蘋果頭條,有太多八卦、太多酸文,茶餘飯後,不只鄉民愛看,醫界的人也愛聊,好多人在其中刷存在感,像是外科教授出來幫他以前教過的學生下「精神科」的診斷和精神分析

「梁金銅懷疑洪可能有躁鬱症,加上他曾經開過刀,有所缺憾,才會到處劈腿,想透過男女關係來證明一些什麼。」看來外科教授濫用躁鬱症這個名詞的程度,其實跟一般大眾是沒有兩樣的。

然後其他醫界大老們紛紛出來指導如何維護台大醫院名譽、如何把持住誘惑等等:

「梁金銅說,陳與妻子之間的恩怨屬於家務事,實在不應該鬧到檯面上,⋯⋯他希望兩人能夠盡速私了,不要影響到台大名譽。」

「台大外科教授陳益祥則提醒年輕一代醫師,在面對感情問題務必『知所進退』,⋯⋯醫學系學生的養成教育,通常偏重於專業訓練,而疏於兩性互動課題;但社會上充滿許多誘惑及致命的吸引力,對醫師來說,稍微把持不住,就可能翻船。」

「李源德直呼『難過』『可惜』,他認為,這雖然是個人修養及私德問題,但台大目前在位者應該謹慎處理,要是一再發生類似醜聞,恐危及台大百年清譽。」

到底這個想像中的台大醫院「百年清譽」是怎麼來的啊?靠忠貞?低調?禁慾?六根清淨?還是涅槃啊?我想都不是,靠得是假裝沒看見這些一直都存在的偷腥出軌藕斷絲連的高度阿Q精神。

醫界的人對於這些空談勢必都不陌生,過去大老們對於「醫德」的諄諄教誨,現在伸進醫師的私領域了。這些高高在上、脫離現實、引人發笑的大老言論,有人會相信真的就能夠「維護清譽」嗎?

是不是很有既視感呢?來看看最近火紅的海濤法師怎麼說:

「門打開,你的老公跟別的女人在睡覺,你要馬上關起來,『假的!』唉呀!我的眼睛業障重啊!假的,在外面繼續打坐,『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海濤法師很可笑嗎?其實他說得好真實,他說的就是許多人面對事情的方式啊!醫界的許多人(包括大老們),還有醫界以外的、社會上的許多人,在這個層次上,都是海濤法師的信徒

來,我也來刷刷存在感,鬼門關開了,讓我們把門打開,看一些更真實的東西。

下面這段留言,來自於我的一個朋友Tony的FB,他原本的PO文是跟上面講的醫界八卦有關。而J是一位外科醫師,C開頭的是我。我不認識J醫師,但我看到他的留言,覺得有必要回應:

Photo Credit: Queerology

朋友問我,一定要每個歧視語言都去審視嗎?當然不一定,畢竟時間有限,現實生活也不是整天都在聊人權的。只是我們應該要理解,歧視是動物演化的必然過程,無法自然改善,所以不斷地、一點一滴地社會教育,仍是有必要的。

為什麼歧視是動物的必然現象?因為歧視很省腦力,省力的原理如下:

  1. 把從小接受的社會觀念很模糊地湊在一起,不需要去思辨。
  2. 看到女人就有刻板印象、看到同性戀就有刻板印象、看到原住民就有刻板印象、看到精神科病友就有某些刻板印象⋯⋯這樣的簡單分類,可以省很多CPU。
  3. 不斷自我催眠,認為這些歧視是理所當然的之後,就也不需要思考自己為什麼歧視別人。
  4. 即使自己的老舊思想快要被社會淘汰,也可以維持自我感覺良好。

所以,如果想讓頭腦簡單一點,幹嘛不歧視啊?關於歧視的本質是什麼,有太多更好的文章、更清楚的說明了,我就不在這裡多做解釋,僅推薦一段影片,是肉彈甜心+朱家安的精彩對話

但是,我的回應對於J醫師有任何教育效果嗎?當然沒有啊!演化的原始力量是很難改變的,有一些人是無法教化的。重點是要讓其他觀看到這則FB留言的人知道,這些習以為常的、脫口而出的歧視,就算當事人一點也不覺得有問題,還是有必要讓他現形的。

現形的是什麼呢?是海濤。

為什麼講同志愛轟趴也跟海濤有關呢?我們的社會,對於被婚姻制度拋棄的同性戀,傾向於凸顯這群人的荒淫。但是卻為了維持社會期待的異性戀美好婚姻與家庭,在日常生活中花了好大的力氣一直關門一直關門一直關門一直關門,拼命對自己說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

這其實是一體的兩面,過度的凸顯、與過度的掩飾,都是海濤style的表現。(更何況這扇門根本就是自動門,你越想伸手關它,它就更會打開)

重要的是,當大家談著同性戀的「性」時,只注意到淫亂的一面,實在是非常可惜的。我們更應該看到其中比異性戀婚姻更真實的一面,真實的是什麼呢?大多數的人擁有性慾、大多數的人一輩子不會只愛一個對象、大多數的人有過外遇的慾望、大多數的人期待在性愛之中尋找刺激與新奇、大多數的人會因為人性中的原始慾望而受傷、大多數的人也學習著在這些傷痛中找回自己的信念。

這些是不分性傾向,共同的事實

但是當我們把異性戀跟同性戀切割開來,把這些被社會視為「荒淫」的真實現象全部推給同志享用,對於其他人是不公平的。也讓那些擁有婚姻權利、卻又被婚姻中的無形教條所害的異性戀們,失去了及早審視人性、看清慾望的機會。

你什麼時候才可以擺脫世界很溫良恭儉讓的幻想呢?什麼時候才能瞭解社會真的很淫亂呢?假裝沒看到這一切,強調醫生應該要自重、寡慾、維護名譽,台大醫院的百年招牌就會「shining shining」了嗎?

批評醫界淫亂、跟批評同志圈淫亂一樣,都是以偏蓋全、缺乏可信的證據。但對於淫亂的後續見解,醫界大老如此脫離現實,也難怪跟我在FB上面開槓的J醫師,繼承了這些引人發笑的言論。

歧視當然是不堪的,上面截圖中的歧視語言,毫不客氣地把同性戀當成「低等動物」,內容投射出對於男同性戀性愛的大量想像。但在這個年代,我們得要追求一點進步,不只是撻伐歧視,更要把異性戀的情慾、淫亂,當成跟同性戀一樣,用力地攤在台面上來談,才能夠真的將異性戀從水深火熱的情感挫折中拯救出來。

該是好好面對淫亂的時候了。海濤寶可夢,GO!

本文獲Queerology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queerology』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