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當代一段奧運「黑暗史」

細說當代一段奧運「黑暗史」
Photo Credit: Charles Platea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顧當代奧運的歷史,作者綜合各種分享所見,它不但不和平,而且充滿人性陰暗。

奧運精神很和平,現實卻不

來到續篇,我們先讀一段光明又感動人心的文字:

「奧運精神是一種結合身體、意志和心靈為一體的生活哲學。要把運動結合到文化和教育之中⋯⋯奧運精神是要讓運動無所不在,以促進人類的和諧發展,建立和平的社會並保持人類的尊嚴⋯⋯任何對於國家、種族、宗教、政治、性別的歧視都為新奧林匹克運動所摒棄。」

這段寫在新奧林匹克運動憲章的精神,彷彿呼應稱為 「奧林匹克之父」的法國貴族顧拜旦男爵,原初對復興古希臘奧運會的美好意願。顧拜旦在1890年代接觸過英國橄欖球學校,很快滿心歡迎得出一個結論:英國之所以強大,四處擴張勢力,就是英國人把體育融入教育之中,從而使心靈和肉體得到平衡。在普法戰爭中法國戰敗,顧拜旦認為改革教育、融入體育便是重建國力之道。我們姑且別質疑,究竟一個「心靈與肉體平衡」的民族,跟建立強大國力四出擴張佔據殖民地有何關係,回到他理解何謂復興奧運會,就是參賽選手必須是業餘級數,而且讓不同文化甚至敵對國家都因奧運會促進理解與和平。後來,他在國際體育會議提出興復奧運之說,在多國支持下成立了國際奧委會。

Screen_Shot_2016-08-06_at_4_39_10_AM
Photo Credit: Olympic YouTube截圖

現在我們當然知道,歷史學家倒是認為古希臘奧運選手一點也不業餘,甚至早於公元前480年就開始職業化/專業化。而比較符合顧拜旦心中所想的,其實是把奧運打造成上流社會的活動,不同在於,古希臘正是部分上層人士職業化訓練(或提供支援),才成為一項激烈的競技,相反,顧拜旦經過數千年後要求選手業餘化,倒是造就近代「隨便玩玩」的上流人士可以一嘗這種競技滋味,又巧合形成了階級觀,可以想像,奧運一旦普及各階層,上流社會的業餘人士根本不可能爭勝。此外,奧運真是「自古以來」也不見得真正促進和平,直至當代寫出上文那麼美麗的精神,也只能比對現實奧運的「黑暗史」。

當代第一屆奧運開始已充滿歧視,後續更黑暗

當代首屆奧運在1896年雅典舉辦,這屆奧運立即就出現歧視情況,那時根本沒有女性可能參與其中,而且規模極少。現代全球涉及過萬運動員的盛事,那時只有14個國家和295名選手參與40個項目。1900年法國巴黎奧運及1904年美國聖路易奧運,也沒多少人氣,唯一高興是巴黎奧運終於有女性參與。聖路易奧運共有650名選手參與,當中580名都是美國人。

1908年原本是意大利羅馬舉辦奧運,最終因為地震和火山爆發,急急改由英國倫敦主辦,但倫敦同時又要應付世界博覽會,視之為重頭戲,無暇顧及奧運,敷衍待之,拖延日久,足耗上6個月的時間完成,成為史上耗時最長的奧運。1912年的瑞典斯德哥爾摩奧運如何?當時有位美國印第安人選手吉姆.索普(Jim Thorpe)奪下五項及十項全能金牌,後來因發現他打過夏季職業棒球賽被取消資格,事後不少人質疑國際奧會借機種族歧視。

1916年仍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奧運停辦,無論如何標榜和平,現實當然不可能借運動中止戰爭。1920年奧運在比利時安特衛普舉辦,提倡「促進理解和平」的國際奧會,不准許一戰戰敗國德國參與,而這次奧運開始出現一少撮權貴人士主導奧運的模式。比利時歷史學家如此道:「一小群有錢人成功利用奧運為自己利益服務。」

納粹德國辦奧運,亞利安人一點不優越

1924年奧運再次在巴黎舉辦。1928年在荷蘭阿姆斯特丹,這屆奧運國際奧會跟國際足總開始鬧翻,也是世界盃的開始,國際足總堅決不理奧會禁令,在1930年在烏拉圭舉辦第一屆世界盃賽事。換來1932年美國洛杉磯奧運憤而取消足球項目以示回應。1936年由納粹德國舉辦奧運,也是第一次有電視轉播時段。這屆奧運希特拉不准猶太裔選手參賽,一些國家考慮杯葛,態度較強硬的是美國,德國以口頭承諾不帶歧視換取美國參與,但是奧運期間,國際奧會主席艾維里.布隆代(Avery Brundage)想討好希特拉,竟不准美國田徑隊兩名猶太裔選手參與接力賽。這屆還有美國黑人運動員傑西.歐文斯(Jesse Owens)令人眼前一亮,100米短跑以10.3秒破世界紀錄,期後合共奪得三面金牌。加上韓國馬拉松運動員孫基太奪金,日本游泳運動員奪四面金牌,令標榜亞利安人優越性的納粹德國面目無光。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1940及1944年奧運停辦。1948年奧運再次在倫敦舉辦,1952年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1956年在奧洲墨爾本舉行,這時期奧運只設當地電視轉播,直至1960年意大利羅馬奧運首次讓西歐所有國家轉播,也使國際奧會有機會收取大筆的轉播權利金,加速奧運小圈子金權遊戲的運作,到了1964年日本東京奧運更以衛星讓全球轉播賽事。

黑人奪金,台上「自決」表態

1968年墨西哥奧運,當時許多國家認為南非發生種族隔離政策,極不道德,應該抵制南非參與奧運,但國際奧會主席布隆代依然允許,不作抵制。而且,這屆奧運也開創了地方抗爭的壯舉(事後被仿效),墨西哥學生為了引起世界關注,借奧運對抗一黨專政的制度革命黨(Partido Revolucionairo Institucional)。在開幕幾星期前,墨西哥軍隊鎮壓殺害了200名學生。適逢1968年4月4日馬丁路德.金在美國被刺殺,美國黑人運動員以各種方式抵制墨西哥奧運,例如湯米.史密斯(Tommie Smith)奪得200米金牌,跟銅牌的隊友約輸.卡洛斯(John Carlas)在頒獎台上戴黑色手套,做出「黑人力量」的手勢,事後二人即被遣返到美國。

慕尼黑以色列運動員被屠殺,奧運政治化衝上雲霄

1972年德國慕尼黑奧運,9月5日凌晨有巴勒斯坦恐怖組織攻進奧運村以色列選手區,挾持以色列運動員,要求以色列立即釋放234名巴勒斯坦囚犯,雙方展開了談判和駁火。事後11名以色列運動員及1名德國警察死亡,5名恐怖分子被擊斃。墨西哥和慕尼黑奧運會,令奧運蒙上難以磨滅的污點。

1976年原本由美國丹佛市舉辦奧運,因花費過多環境惡劣,公投退出,給予加拿大舉辦,同年,加拿大因為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決定拒絕發出簽證給台灣隊,蒙特婁市因為開支超出過多,要魁北克省政府接手處理,最後蒙特婁市為超出的16億美元債項還了30年。

奧運至今仍未換來和平,金權獨大問題處處

1980年奧運在當時蘇聯莫斯科舉辦,前一年12月蘇聯入侵阿富汗,美國總統卡特向蘇聯發最後通牒將會抵制莫斯科奧運,最終蘇聯不但沒有撤軍,還在阿富汗一打打了十年仗。最後62個國家抵制莫斯科奧運,81個國家參與。

RTXBM8D
Photo Credit: Vasily Fedosenko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到了這裡,奧運的品牌可謂爛得不能再爛,1984年奧運只有美國洛杉磯願意申辦,才終於創造了前篇的盈餘奇蹟。之後的奧運漸入穩定,表象日趨和平,背後又是一場又一場的轉播權利金和贊助等收益遊戲,也是前篇提及舉辦奧運國,遭受困擾的大白象和社會問題,直至今天。

當我們追溯奧運歷史,沿自古希臘奧林匹克當地民族宗教節慶儀式,或有指「古代奧運的本質,就是以和平方式演繹戰爭。」也需覺察其性別歧視、階級區別、戰禍的歷史現實。令人感歎的是,十九世紀寫在新奧運憲章上的精神,至今仍未得以實踐。也許,除了TVB和傳聖火的陳百祥比較高興以外,了解過學者的分析,我們必須從多方面反思人類的前途,人性的複雜,不論這些問題是不是在香港本土發生。

延伸閱讀:

【前篇】

奧運的腐化:經濟學家拆破奧運光環、呼籲改革—它是一場金權遊戲〉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