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不該被生下來:被內戰、愛滋、巫術迷信囚禁在街頭的金夏沙孩子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一個無家可歸的孤兒坐在民主剛果首都金夏沙的街頭,如今流浪兒童是民主剛果不能不面對的嚴重問題。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剛果民主共和國(簡稱民主剛果)的首都金夏沙的街上,徘徊著許多孤兒。這些孤兒一半成了乞丐,四分之一擺起簡陋的地攤,還有三分之一受到各種缺乏保障的僱傭。民主剛果國內長久的內戰使許多家庭破碎,貧窮甚至讓父母以行使巫術之名趕走自己的孩子,讓他們流落街頭。

13歲的Esther Yandakwa在金夏沙的街頭睡覺,自從6歲起她便一直過著流浪的生活,靠著沿街叫賣維生。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在非洲的許多地方,人們將生老病死與巫術連結,並將家中的不幸怪罪在孩子身上,認為他們是帶來厄運的巫童,而民主剛果的人民也是其中之一。這些孩子經常遭受虐待與遺棄,有些甚至被折磨至死。

Esther Yandakwa的朋友偷走了她的錢,她只能在和其他孤兒朋友聚會時偷偷哭泣。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政治的動盪讓許多危機暗藏在民主剛果街頭,許多貧困的剛果父母會指控自己孩子使用巫術,作為擺脫小孩的手段,並且將孩子送往「召喚教堂」,由牧師為他們進行驅魔儀式。被視為巫童的孩子幾乎無法在回到原生家庭,只能選擇流浪,成為當地人口中的「夏古」。

Esther Yandakwa有一群背景相同的孤兒朋友,他們會一起吸食毒品,一起玩樂。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目前約有25,000名無家可歸的兒童生活在金夏沙的街頭,平均年齡是10歲到18歲,其中有70%的孩子是因為被指控使用巫術而被逐出家園。金夏沙的警察經常驅補流浪兒童,即使只是微小的犯罪,流浪兒也有可能遭到警察槍殺

許多剛果街頭的流浪兒童已長成青年,他們總是住在破舊的房屋與廢棄的汽車之中,和毒品與愛滋分不開。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指出,持續的戰爭、內亂、城鄉差距以及貧窮,是造成流浪兒童的主因,隨著被指控為巫童的兒童數量不段增加,「驅除巫童」甚至形成一條利潤可觀的經濟鏈,許多「神父」靠著清除巫童身上的惡靈賺取金錢。而為了驅趕兒童身上的邪靈,當地的牧師或先知常綁架流浪兒童,在教會被鞭打凌虐直到這些他們承認自己是巫童為止。

一名流浪青年在垃圾堆中洗澡,這對他們來說已經是不錯的生活。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國際人權組織一份名為「剛果民主共和國街童的未來?」的報告中指出,民主剛果的軍警人員和其它成年人對無家可歸的兒童並不友善,甚至會以暴力性侵流浪兒童。剛果當局以殖民時代的法律為基礎,禁止街童在路上行乞,犯法的孩子會被送往擁擠不堪的監獄,與成人嫌犯混雜在一室之中。

18歲的Die,在街頭流浪的時間也有5年了;能抽上菸的流浪兒已算是過得不錯的一群人。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愛滋病氾濫的民主剛果,當地民眾相信愛滋病毒是透過巫術傳染,這樣的迷信讓感染愛滋病的兒童離不開巫童的臭名,而若雙親又剛好死於愛滋,他們則會更加悲慘。過去十年來,武裝衝突、愛滋病、限制教育經費和巫術迷信,讓民主剛果流浪兒童人數倍增。他們不僅沒有一處安全的庇護,更無法滿足糧食與其它基本生活需求,每天生活在不安和恐懼之中。

一名剛果的孤兒與西班牙軍人錯身而過。許多國際軍隊前往剛果支援,但卻始終看不到和平的曙光。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民主剛果一直是一個動盪的國家,自1876年開始,它就是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二世的私人勞工集中營;而在經歷過獨裁者蒙博托.塞塞.塞科的統治後,獨立的民主剛果始終處於戰亂和無政府的狀態。

兩個吃著芒果的剛果兒童,與一名法國軍人相望。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儘管聯合國花費數十億元派遣維和部隊以壓制民主剛果國內的叛亂分子,仍無法帶來和平。

法國總統Francois Hollande的前妻Valerie Trierweiler正安慰一名在金夏沙收容所中的女孩,她小時候被家人視為巫童,再也回不了家。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比利時導演馬克亨利溫伯格(Marc-Henri Wajnberg )在2012年執導的電影《金夏沙孩子》Kinshasa Kids ,便描述一群被指責為巫童而流浪的孩子,以天生對音樂的熱情,試圖甩開宿命糾纏的故事。片中的4名小孩由金夏沙的街童親自扮演,至今仍在民主剛果街頭一起生活。

《金夏沙孩子》甚至改變了一位流浪女孩的人生,演員之一的蕾秋姆萬扎(Rachel Mwanza )後來被另一位導演相中,拍攝了《戰地巫師》,14歲便一舉奪下柏林影展最佳女主角,得以從事她最喜愛的演員人生。

金夏沙的街頭,一名流浪兒睡在椅子上;也許在夢裡,她有一個家。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試圖在幫助民主剛果街頭孤兒的善心人士,成立了金夏沙流浪兒收容中心(Centre d’accueil d’enfants des rues)。但如今還有成千上萬個金夏沙的孩子,蜷縮在街頭的磚瓦與燈火之中,遙望著金夏沙的天際,不知道自己的夢想何時才能起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Zou Chi』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