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為何要舉行憲法公投? 六個問題一次解答

泰國為何要舉行憲法公投? 六個問題一次解答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憲法公投讓泰國民主看似又要往前,卻也引發各種爭議。

2016年8月7號,泰國合格的4千4百萬選民在全國9萬4千個投票站,進行新憲法版本的公投,自2014年五月泰國軍政府罷黜民選政府並成立「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NCPO)執政以來,亦是泰國1932年實行君主立憲以來第20個版本,憲法公投讓泰國民主看似又要往前,卻也引發各種爭議。

Q:泰國現在的民主狀態? 為何要公投新憲法?

泰國自2014年5月發生軍事政變,軍方全面接管政府以來,軍政府終止泰國憲法並頒布臨時憲法,原本國會遭解散,改由軍政府指派250人取代原本國會功能,目前泰國處於沒有民主的狀態,但國家運作仍在軍政府執政之下持續推動。

軍政府受到內外壓力,為了再次落實民主,泰國軍政府草擬新憲法草案,並交由泰國民眾公投,作為未來政治改革的藍圖及組織改革的基準。

Q:2016年8月7日要公投的內容?

泰國軍政府8月7日公投提供兩個問題,分別是:

「你是否同意憲法草案?」以及

「是否同意參議院(上議院)應該和眾議院(下議院)共同推選總理?」

泰國新憲法草案共有16章279條,目前數個駐泰國際組織合作翻譯英文版本的憲法草案提供參考

泰國媒體報導,許多民眾坦承沒有看完整份憲法草案,而18-20歲的「首投族」,更有三成受訪表示,不瞭解此版本憲法相較過往有何處不同。 民調也顯示,多數民眾尚未決定是否同意或者否決新憲公投。

Q:泰國新憲法草案爭議?

泰國軍政府2014年接管政權以來,由軍人帕拉育(Prayut Chan-o-cha)擔任總理,卻也引起民眾抗議民主倒退、言論集會自由遭損害的爭議。

總理帕拉育已多次重申將盡快舉行大選,除了內部民眾及政黨的壓力,美國、歐盟等政府持續呼籲泰國盡快回到民主,也對軍政府形成一定壓力。

軍政府主張憲法草案將針對貪腐形成有效打擊,且對人民基本權利有明確規範,呼籲民眾給予支持。

但憲法公投第二項問題,詢問人民是否同意,將由軍人背景的NCPO完全指派的上議院250名議員,得以參與推選泰國總理,相較過往泰國總理僅由下議院選出,若公投通過,將賦予未來選舉總理時,軍方能完全掌控上議院全數250席,佔上下議院共三分之一的票數,對於民選政府形成壓力,延長軍人在泰國政治的影響力。

Q:泰國主要政黨及政治人物的態度?

泰國總理帕拉育已重申,研究過新憲草案,呼籲人民投票支持,將泰國推向發展的道路。總理也重申,若憲法草案不獲通過,為了國家的穩定,不會辭職下台。

而較為支持帕拉育軍事政府的「黃衫軍」多數成員均表示支持新憲法草案,但同為黃衫軍陣營的民主黨黨魁、前總理阿披實(Abhisit Vejjajiva)卻表態反對新憲,認為新憲違反民主原則,民主黨內似乎出現裂痕

目前仍在海外流亡的前總理塔克辛(Taksin Shinawatra)以及其妹前總理盈拉(Yingluck Sinnawatra)均表態反對新憲,呼籲支持者投票「反對」。

Q:新憲法的爭議?

泰國新憲法共有279條,主要爭議是延長軍政府權力在體制內的影響力。

新憲法及公投兩項問題若獲得民眾同意,泰國國會選舉總理的實權將由參議院(上議院)和眾議院(下議院)共同分享,取代原本總理僅由眾議院選出500名議員決定的傳統。

新憲法也將賦予上議院議席增加到250席,下議院500席次不變,而上議院席次完全由軍方控制的NCPO委任,若該法通過,未來總理選舉時,上下兩院共750席次,軍方就佔三分之一(250席次),意味民選政府須受到軍方牽制,軍方也獲得體制內任免及罷免總理的權力。

而憲法設計的反貪腐條款,是軍政府主要訴求民眾支持的論點,新憲法草案第12章詳述成立「國家反腐委員會」(National Counter Corruption Commission)及其作用,在盈拉面對大米補貼案的抗告之中,更被反對憲草民眾視為將可能以「貪腐」作為打壓異己的手段。

Q:若新憲法草案公投通過/否決,泰國政治的未來發展可能?

若泰國新憲法草案公投獲得通過,將讓目前由軍人執政的NCPO獲得民意支持的合法性,泰國政府最快數個月之內,就會完成憲法修正並提交憲法法庭,並呈請皇室發布訓令給予同意並進行相關立法,最快於2017年中旬舉行大選。

若憲法法案遭到否決,軍政府最遲須在兩個月內重新提交憲法草案,而再次提交的新憲內容,是否會因為民眾否決而進行大規模修改,仍需要觀察。

無論如何,總理帕拉育多次重申,將交由泰國民眾決定,且承諾無論新憲有沒有獲得通過,都將在2017年重新舉行大選,將權力還給泰國人民,使民主重新運作。

註:泰國新憲法公投已於8月7日通過

RTSLIK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G帶來的低延遲、高頻寬與多連結等特性,在產業上也創造出更多場景應用。但在打造場景背後,存在著不少需要被突破的技術與人才需求,此時,產學合作就成了重要關鍵,由產業出題,讓學生們得以在求學時期就先學以致用,才能快速掌握5G未來的致勝關鍵。

隨著基礎建設的逐步完備,5G頓時成了推動各式產業向前躍進的大浪,即便各式場景都將因5G而進入下一章,但也考驗著當前掌舵手從技術到場域整合的實力,這艘船應該怎麼順著5G浪潮航行,更凸顯產業對「有能力駕馭5G場景應用」人才的渴求。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也超前部署,為解決未來5G產業人才缺口,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藉由企業對市場敏銳的嗅覺進行出題,攜手學子的創新與創意,以產學合作的方式讓人才有機會搶先跨入實戰場域,不只是學以致用,更能為研究計畫或職涯規劃帶入全新觀點。

今年,有不少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與學生,透過計畫豐富的資源,在各自研究的領域上有了全新體驗。「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經過密集聯繫了解後,找出三所各有特色的學校教授,作為本次訪談對象,其中包括:推動跨域人才的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和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以及專攻天線應用領域的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

資策會教研所_廣編圖表_(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推薦學生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後,教授們觀察到學生有什麼樣的改變?以及如何以傳道授業解惑的角度帶領同學成長?以下是本次《關鍵評論網》直擊各實驗室教授們對於5G全新世代的見解,也帶大家了解產官學如何方向一致的航行在5G大浪上,發現市場與需求的新契機。

鼓勵學生參與計畫,發揮創意接招產業出題挑戰

Q1:您對於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看法及觀察為何?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以下簡稱臺科大)呂政修教授:這就像「試婚」過程。產業始終在面臨人才荒,若能藉由產學合作會是個好的開始,透過企業出題,尋求學界支援,讓業界培養未來所需人才,同時學生也能在步入職場前了解市場上正面對的挑戰及自我欠缺的技能,加速未來5G產業的落地應用,特別是也有機會培育出跨域人才,讓5G發展更加多元。

國立成功大學(以下簡稱成大)張御琦教授: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計畫。我們的學生在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業師的帶領下,發揮自己課堂所學,捲起袖子動手解決產業提出的挑戰,對技術落地、成本考量以及跨部門溝通都有大幅度進步,這是課本無法提供的寶貴經驗,並且產學合作的計畫中,讓學生能更快了解他們的所學究竟在解決未來5G產業的哪些問題,相當有意義。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以下簡稱高科大)陸瑞漢教授:就我觀察,這樣的計畫能發揮兩個不同價值,其一是率先掌握產業需要的技術研發、其二則是培育產業人才庫。我一直很鼓勵學生在能力可及下多參與這樣的計畫,目的是希望藉由產業合作過程中,減少產學之間的落差,特別是5G產業發展日新月異,需要更有韌性的學習態度才能因應未來各種挑戰。

JOHN42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左起為: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柯承佑執行長、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

Q2:「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對未來產業將帶來哪些潛在的影響?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5G產業的應用已不再是單一領域,需要集結跨域人才一同找出解方。當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願意任用非本科系的研習生時,我想就已成功一半。因為產業需要整合有技術、創意與場域應用等各式人才,透過計畫讓學生能學到跨域知識,同時創造彼此的溝通機會,對未來推動5G產業發展將能激盪出更有創意的火花。

成大張御琦教授:產學合作是串起業界跟學界的橋樑。學生目前所面臨到的產業題目,多半都還是跟製程有關,但當全球都在倡議淨零碳排的此刻,實驗室所賦予他們的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導入到產業中,可以說在計畫的推動下,開始讓學生學習多元思考,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就能為產業未來的發展注入一股創意活水,創造產業與學界互利、共創價值的生態。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所投入的產業比較專一,就是以天線技術為本位,相比其他應用領域可能需要的跨域人才,這塊所追求的反而是,在本職學能上的實際場域該如何落地應用。因此,在計畫的推動下,我相信能讓學生們更早了解在整個5G產業鏈中,筆電、移動裝置、電動車等不同應用上,天線的設計該如何發揮最佳效益,以求為產業未來發展取得最佳利基點。

陸瑞漢教授

Photo Credit:陸瑞漢教授提供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分享產業與學界應如何互助合作,開創更多產業發展新機會。

企業靠計畫超前部署,培育5G場域人才應戰

Q3:您認為「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產學合作能如何紓解求才若渴的現象?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我們希望能「以戰養才」,而這項計畫相比單點式的競賽而言,更具全面性及前瞻性。透過企業出題讓學生能將實驗室及課堂所學與實務結合,在了解產業問題之前也能洞察自己本職學能的不足,進而誘發學生主動求知的慾望,想必對未來5G產業的人才培育上將有長足的助益。

成大張御琦教授:我們有不少博士生加入這項計畫。過去社會整體氛圍一直對博士生有偏見、認為他們多以學術研究為主要任務,在實務經驗上相對缺乏,但我認為博士生的技術養成是條漫漫長路,同時也為培育未來人才帶來機會:產業能善用博士生的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訓練他們在本職學能上的深化,同時在實驗室研究計畫的時間管理上,也能發揮統御能力,例如掌握好碩士班學弟妹的研究進度,為未來成為管理職做準備,透過計畫是博士生領導力培養的最佳練兵場。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已經與川升股份有限公司簽訂MOU,可以見得產業相當積極希望透過產學合作育才、留才。我也告訴實驗室的學生們,市場上不只有一個護國神山,其實還有許多領域值得去關注,並發揮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我不認為市場上真的存在人才荒,反倒是企業應挹注資源與學界合作,儘早培育產業需要的人才技能;而學生也該透過這樣的訓練,找出自己的興趣,提早對未來職涯作出規劃,深度挖掘自己的潛能。

DSC_262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綠能元件實驗室的同學們一同參與本次訪談,分享自身參與學習經驗。

Q4:您如何看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中,教授與學生其角色扮演的重要性?

臺科大黃振皓教授:學生比我們都還要積極爭取這項計畫的實習機會。對我們來說,學生在其中得到的不只是與業界溝通的能力,也能將經驗帶入研究計畫,並傳承給學弟妹為學習帶來更正向的影響;而作為教授,則是盡量讓學生自由發揮,確保學生在加入計畫後能獲得有系統的訓練,而這項計畫也確實為學生規劃了非常紮實的內容,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支持學生持續參與。

成大張御琦教授:技職體系的學生有比較多銜接產業的技能,我認為高教體系的教授應該要站在「鼓勵」的角度出發,讓學生能多參與這類讓學生可近距離接觸產業的計畫,提早培養跨域的技能與接觸相關環境,唯有教授願意放手讓學生嘗試,學生才會在求學過程中找出自己的興趣並學以致用,5G產業的多元性也才能遍地開花。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身為教授非常贊成學生投入產學合作,但我認為參與計畫不應因噎廢食,反而要懂得學習時間分配,實驗室的計畫、論文的研究及實習的案子,都能帶來不同的學習與腦力激盪,不只是本職學能更是職場態度的磨練,每個角色對學生都充滿挑戰,能為實驗室裡注入活力,學生更應該要感激政府這類的人才培育計畫帶來的學習機會。

DSC_281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與參與「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學生。

計畫持續進行,助5G產業揚帆升級

面對學生加入這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教授們不約而同地認為從個人到實驗室,學生們都像是脫胎換骨般帶來了全新活力,對於知識的渴求也比過往更加積極,並且讓學弟妹們看見參與計畫帶來的前後改變。正因5G列車已經開始啟動,臺灣作為全球產業鏈中的要角,接棒人才更應持續強化技術量能保有即戰力、並更接地氣,而透過未見歇止的計畫推動,在這個趨勢浪潮上縱使產業發展仍充滿挑戰,但能攜手產官學各方力量,在不同場域中持續磨刀練兵,依舊能為下個新世代在5G產業裡找到自己發揮的舞台與新天地。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