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滿意台灣的媒體環境,那你就該成為改變的力量—專訪民視新聞部專案召集人林筠騏

如果你不滿意台灣的媒體環境,那你就該成為改變的力量—專訪民視新聞部專案召集人林筠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視財經火線論壇主持人林筠騏,擔任過傳播公司執行製作、出版社編輯、《理財周刊》總編輯,目前則是民視新聞部專案召集人,面對新媒體的來勢洶洶和大眾對媒體避之唯恐不及,深黯媒體生態的她有話要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在今年經歷了一次新媒體崛起運動:318學運期間,立院成了實驗場,孕育了沃草進擊的向陽One More Story公民路等網路新聞或資訊平台,而對年輕世代而言,每晚打開風傳媒新頭殼關鍵評論網的網頁也遠比收看傳統媒體報導來得熟悉。

民視財經火線論壇主持人林筠騏,擔任過傳播公司執行製作、出版社編輯、《理財周刊》總編輯,目前則是民視新聞部專案召集人,面對新媒體的來勢洶洶,深黯媒體生態的她有話要說。

10167999_613646288727021_766855338_n

林筠騏主持財經火線論壇討論服貿,左起為:中經院院長吳中書、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讀冊生活網路書店創辦人張天立、皇冠企業董事長江永雄。(照片由林筠騏提供)

做媒體不能只有科技就好,你要搞清楚受眾是誰?

身為「資歷完整」的媒體人,林筠騏在擔任出版社編輯時就奠定深厚基礎,乃至成為雜誌總編、進入電視台做節目,都能運用對資料的敏感度,對新聞時事和財經議題做出最好判斷;在她眼中,即便已是全民數位化,但任何一本年輕世代不願翻閱的「書籍」,才真正是投入百年的心血:

「如果將媒體分為出版、雜誌和電視,訊息量最短的會是電視,因為它每天是用一兩分鐘長度播出一個新聞畫面,但如果是週刊雜誌,就可做到電視無法做到的程度,而如果回到出版,這本書就會是百年的事情。所以當我在負責一本書時,它所付出的心力,以編輯的完整度是更深入的。」

面對新媒體躍為 「顯學」,林筠騏關注的並非「全面新媒體化」,而先提出一個新媒體可能忽視的問題:不使用新媒體的「受眾」是誰?

「這當中我會看到不同的受眾,以書本來說,讀者會把買到的書放在書桌、放在床邊,有空拿起來讀一讀,那以雜誌來說,讀者會在跟朋友、同事或老闆聊天的時候,心中要有一些東西表示你跟這個社會沒有脫節,而電視的受眾則差不多是四十歲以上的人。四十歲以下就不是這麼回事了,這些受眾不讀書、不看雜誌也不看報紙,網路發達加上新媒體的崛起,他們接受的訊息就來自網路新聞,這中間又有區別,三十歲以上是單向地從網路獲得新聞,三十歲以下又加上社群媒體,所以經營媒體就必須根據受眾的不同而有所改變。」

因著接受資訊渠道的改變,出版、雜誌、報紙紛紛將內容轉成電子版,對此林筠騏表示:「問題不是你把它轉型就叫數位化,數位化是你腦袋要先數位化,要去思考資訊和文字如何搭載既有的科技和排版的軟體」,而許多傳統媒體在轉化過程仍停在表面,不僅電子書沒賣好、電子雜誌做不來,就連App也掛點,關鍵在於大多數只想跟隨流行,卻沒想過最重要的是什麼:

「我舉個例子,像小米這塊做得非常好,是連我們在經營媒體都可以參考的對象。它非常了解造訪網站的人在做些什麼、要的是什麼,因為他們會參考Big Data,會從Big Data中了解造訪網站的人停留的時間、對手機的需求是什麼、需要提供給消費者什麼?所以當消費者拿到這隻手機,會覺得『哇,小米好貼心,我想的他都想到了』,這是我們非常欠缺的,我們很少給我們的受眾有一種『哇!我想看的他都給我了』的感覺。」

你能想像未來十年後的媒體模樣嗎?

因著新媒體在服貿議題上的推波助瀾,使得台灣傳統媒體不得不正視這股潮流,林筠騏任職的媒體就曾對此開會研討:

「對於服貿所帶起的新媒體效應,我們有開過會;我們都說記者和編輯扮演的角色是守門人,你會去決定說這個新聞可不可以播,但如果新媒體做直播,你可能不知道出來的東西到底好不好,可能是很血腥的,可能是很殘暴的。」

10273605_678482595557185_328418514283232024_n

林筠騏正主持民視財經火線論壇。(照片由林筠騏提供)

「新媒體做原音重現,那麼這個守門人角色要不要在?那如果有守門人角色,是否新媒體和傳統媒體的差別只在新的科技?這也是我在做媒體不斷思考的:我們究竟要原音重現?還是要經過修剪?究竟什麼是主觀?是不是所謂的客觀其實是我們的主觀?」

傳統媒體畢竟仍掌握多數資源,因此不管是收視率或受眾數量都仍居於領先,但如果將時程拉到十年、二十年後呢?

 「我覺得以十年來當一個期限的話,要看舊媒體的負責人,也許方向對了就轉過去了。如果舊媒體用到對的人、對的方向,它的power不會輸給新媒體,但是會很難,假如往新的方向走,那舊的部分怎麼辦?要如何針對兩者做很好的運用再出發也很重要,新媒體會遇到收入來源的問題,沒有辦法營運什麼都不用講,除非你背後真的有很龐大的資本在支持你。你營收的來源是哪裡?你要消費者使用者付費嗎?這不可能,因為收看很多的訊息是不用付費的,你要廣告商付費嗎?在景氣不好之下,你要廣告商投入多少?如果在營收這塊沒辦法成長,新媒體在這部分還是會遇到它的瓶頸。」

259663_335408319884154_1458383837_o

林筠騏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照片由林筠騏提供)

不管新或舊,媒體都要有社會責任

社會系畢業的林筠騏,曾因想當記者而進入電視台做後製,如今台灣大眾對媒體避之唯恐不及,林筠騏卻反其道而行重回電視圈,因為她認為那些過往歷練或許能帶來改變,也能一圓當記者的最初夢想:

「我那時會回到電視台,是因為我的長官跟我說:新聞記者大多二三十歲畢業,你的受訪者講什麼你可能都不懂,加上公關公司給你什麼就照抄,完全不知道它背後是什麼,如果較為資深的人再來跑第一線,那個深度和表現的手法才能說服正在看電視的人。四十幾歲算是有點資歷,但又不到跑不動,所以如果我再回到第一線,把我所看到的整理出來,至少我能透過所製作的節目改變這個媒體環境,所做的東西也能在電視台起一個效應。」

這一路走來,林筠騏不斷跨出舒適圈,從電視、出版、雜誌,又回到了電視台,她認為或許人生的路早就註定,但也不甘做一個聽命的媒體人,而是牢記「守門人」的責任和抱負:

「對於媒體在社會上的角色,我其實還沒有答案;我自己堅持的立場就是,我們希望台灣好,因此希望盡量引導一個正確的思考方向,也會留一個想像的空間去把可能的幾個方向讓觀眾思考,譬如做服貿對農業的衝擊,我正反方都會找來,至於你要聽A或B,你要自己下判斷。」

媒體之外,林筠騏還投身兒童理財教育,尤其針對二代移民的生活觀念和如何具備找工作的能力,去年夏天還跟著如果兒童劇團下鄉,教導偏鄉孩子理財,今年夏天又將再次出隊;「守門人」未必只能待在攝影棚或編輯室,而是可以走進社會付出行動,就如林筠騏選擇回到了電視圈,因為她知道,如果你不滿意台灣的媒體環境,那你就該先成為改變的力量。

關鍵評論網將在2014年6月21日(六)舉辦開站以來第一場實體論壇,活動規劃六大主題,邀請十四位跨領域講者對談。林筠騏將會擔任我們關於媒體的一位參與討論者。正如論壇主題:Becoming Change,我們希望能帶給台灣正面改變的力量,給自己一個世代升級的機會,報名請見:改變從這開始

10414474_626877994048360_3300476258209713065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