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alay的弦外之音(上):小英的道歉儀式與「便宜行事」

Sbalay的弦外之音(上):小英的道歉儀式與「便宜行事」
Photo Credit: 總統府 @ Flickr CC By NC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重點是在後面的作為,而不是儀式;重點不是道歉的語句與場合或形式而是如何撫平傷痛。也因此這個儀式辦的一點也不嘉年華或哀戚或隆重。

當下我們雖然都被小英的三位一體的位格與認真所「神入」而感覺到某種撫慰,這種撫慰是「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你一句道歉」這樣的層次。好得!我身為原住民,經過這麼多的差別待遇或苦難,今天被你請到面前,聽你致歉,你的十二萬份歉意,好!我心領了。我個人願意接受你這一句道歉。這是個人層次之間的。小英在現場以及在全國收看轉播的觀眾前,也許做到了這一點撫慰。但是這樣的撫慰大概很快會失效,因為,如果要做到個人層次之間的撫慰,應該對每一位原住民作道歉,而不是找一些不知怎麼選出來的代表,或者不具代表性的代表來接受道歉。也因此,小英道歉事後,最多人詬病的就是與會者代表性的問題。

其實小英邀請的都是平常在部落努力倡議奔走原住民權利的人士,如果說只能邀請一百人,大概很難有更好的名單。但是,如果小英巫師所主持的儀式是在個人層面的撫慰,讓原住民能體會到「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你一句道歉」,只有讓這一百個人感受到是不夠的。要多少才夠呢?恐怕是要四百年來所有受過苦難的祖靈與現在所有的認為遭到苦難磨難的原住民吧!再回想一下上述「Sbalay」的意義。

蔡英文 08.01 總統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Photo Credit: 總統府 @ Flickr CC By NC ND 2.0

道歉儀式中的象徵弔詭

這裡強調的是「長老會把加害者和被害者,都聚在一起。」也因此,如果真要「Sbalay」,可能是要幾百萬人與幾百萬人之間的面對面。但是,幾百萬人既然不可能,只能用便宜行事的「儀式」方式,邀請一百人就好。因為這一百人不是要去決定道歉有沒有到位,而只是見證小英舉行這樣的儀式之時所表現的誠意與決心。小英是認真的,看起來小英也不喜歡鋪張,對於外在與表面則盡力精省。因此,這次的道歉,幾乎像是總統府的一次例行會議,但不是平常化,因為小英每一件事都是很仔細認真的。但是,這樣的道歉儀式的空間與人員代表佈局,在其他未受邀到現場的原住民眼裡感覺自然是遠遠不足的。

如果說應該對所有人道歉,一百人怎麼夠?如果說要道歉,怎麼會是受害者到加害者安排的地方呢?更何況是在日本殖民者建立的總督府以及國民政府的總統府呢?怎麼不是在部落呢?因此小英只能「便宜」行事了。以儀式的象徵方式,有一個排灣族的青年會護送一百個代表進入總統府內的儀式,再加上有一個三位一體的小英就夠了。而原住民當然會認為這樣的象徵只是一種敷衍,這裡於是產生了一種象徵弔詭,就是象徵應該是從下而上的被普遍認知與接受,但是小英的儀式裡的所謂代表或地點及形式等象徵符號都會被原住民解除其象徵性,而企圖以真實性取代。一百個其實要變成百萬個,地點應該是八百個部落而不是總統府等等。

這個象徵弔詭的產生來自於各個象徵符碼的產生或豎立過程的錯誤。如果說代表應該是由下而上選出來,地點應該是受歉者選擇,那總統府的安排都還是上層的安排。這樣的儀式形式與框架當然在原住民眼中是假的。其實,小英早就知道原住民會這樣認為,但她也只能這樣「便宜行事」了,但是她不擔心,因為她呈現的是歷來最大的真心與誠意。其實儀式做到這樣就夠了,既然所有的苦難不可能經過一場儀式化解,而且她也說,這只是開始,請大家監督她的政府有沒有認真做。重點是在後面的作為,而不是儀式;重點不是道歉的語句與場合或形式而是如何撫平傷痛。也因此這個儀式辦的一點也不嘉年華或哀戚或隆重。

小英的理由

小英之所以這樣精簡儀式,其實還有一個理由,就是他要召喚他所謂的一些人來這個儀式。就是主體社會的人,這其實是她所主持儀式的重點。按照剛才三位一體的理論,她暨是受害者,所以,受害者的代表性,其實某程度而言有她與一百人在是夠的;她也是和解促進者,以靈媒及總統的身份共同承擔也是夠的;以加害者的身份而言,他是中華民國的代表卻有些不夠。因為她認為加害者太多了。總而言之,加害者其實就是貪婪的人類,可以貪婪地把「他者」不當作人地忽略及毀滅。

從小英的史觀而言,相對於原住民,相對於被建構為「他者」的原住民,就是芸芸的殖民者了。小英儘管沒有用到「殖民者」這個詞彙的詮釋,但是她所指涉的歷代統治政府所作所為幾乎就是細胞學所說的colonizing,就是細菌進入一個細胞內,完全不尊重這個細胞而取而代之的過程。這就是殖民。所以小英說:

荷蘭及鄭成功政權對平埔族群的屠殺和經濟剝削,清朝時代重大的流血衝突及鎮壓,日本統治時期全面而深入的理番政策,一直到戰後中華民國政府施行的山地平地化政策。四百年來,每一個曾經來到台灣的政權,透過武力征伐、土地掠奪,強烈侵害了原住民族既有的權利。

小英因此認為原住民要獲得最大的和解與真正的道歉,就必須是整個整體社會一起有意識地努力,所以她召喚這「一些人」來與她一起努力。她這樣的招喚其實帶出了一個更深的意涵,就是一個國家的真正共合(republic)。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其實很難說是真正繼受了曾經統治台灣的荷蘭、西班牙、清國、日本等統治政府,所以其實她不用為其他政府道歉,但是,小英願意概括承受,因為她知道,原住民的苦難是幾個世紀累積起來的,而中華民國現在些許的富足也是踏在原住民多少的苦難而成就的。

1945年前的中華民國是沒有統治過台灣的。如果中華民國要道歉的話只需要道歉1945年以後的錯行,但是小英還是概括承受了所有,這就透漏出一個訊息:小英總統想邀請居住於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所有人都來思考原住民的苦難,經過這樣的思考,應該都會發現我們都忽略了原住民族,甚至還有意識地或不自覺地侵害了原住民。原因是什麼?原因是歷代殖民政府都是為他們自己考量,而不是為這塊土地的所有人考量。因此小英總統的反省與邀請,就是希望台灣的所有人來思考如何為這塊地上的所有人設想考量。因為我們已進入多元社會的思量,但是這個國家其實不為這個多元社會所準備而來的,從歷代殖民政府對於原住民的侵害就可以看出,其中的惡行其實是罄竹難書。

Sbalay的弦外之音(下):「第一共和」還是「國與國關係」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傳統機械式瓦斯表,微電腦瓦斯表可以主動偵測異常情況,在漏氣、超時使用、五級以上地震發生時,自動遮斷瓦斯,以防瓦斯外漏所造成的氣爆、火災等危害,強化居家安全的守護。

你收過瓦斯公司寄來說明可換裝微電腦瓦斯表的通知單嗎?自從2011年天然氣事業法通過之後,政府便開始推廣微電腦瓦斯表,屆齡換裝微電腦瓦斯表完全免費,每個月也只要多40元的基本費,就可以享受微電腦瓦斯表所帶來的安全保障。和傳統瓦斯表相比,微電腦瓦斯表增加了精密微電腦晶片、感震器、壓力開關、緊急遮斷閥等零組件,在偵測到漏氣、超時使用、大地震時,便會進行自動遮斷功能。這些功能對你我的居家安全有什麼保障?一起來搞懂吧!

微電腦瓦斯表_第一篇_完稿

三大安全遮斷-漏氣遮斷

瓦斯管線會因為風吹雨淋日曬、被老鼠嚙咬等原因,而慢慢老化破裂;再加上台灣地震頻繁,也是導致瓦斯管線鬆脫漏氣的原因之一。一般來說,我們可以透過發現家中瓦斯的使用量異常增加,或者是聞到瓦斯特有的臭味,來注意到瓦斯有漏氣的情況。可是,現代家庭的瓦斯管線往往鋪設在室外,又或者大量漏氣的時候沒人在家、或正在其他房間休息,可能不會發現這個危險警訊。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到瓦斯漏氣的問題,並且自動進行「漏氣遮斷」,在第一時間阻止易燃的瓦斯洩漏,以免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浪費瓦斯,甚至造成嚴重災禍,全家人每天都能安心生活。

三大安全遮斷-超時遮斷

想必很多人都有急著出門,然後突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有沒有把爐火關掉的經驗吧?這種不踏實的心情,在忙得抽不開身的時候,特別讓人覺得難受。大家可能也聽說過,家中長輩開了瓦斯爐燒水泡茶,結果朋友打電話來聊天,講著講著就忘記瓦斯爐的火還開著,如果爐火一直燒下去,可能真的會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憾事。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瓦斯的使用量與時間的關係,開大火的話,用氣的時間會縮短;開小火的時候,時間就會相對拉長。這個功能可以在家人使用瓦斯,但忘了關火時,自動判斷是不是應該要啟動「超時遮斷」的功能。

三大安全遮斷-地震遮斷

發生五級以上的地震時,如果正好在使用瓦斯,微電腦瓦斯表就會馬上停止供氣,這就是「地震遮斷」功能。說到地震,其實和微電腦瓦斯表的發明及推廣有著非常密切的連結。日本早在1987年就開始推廣使用微電腦瓦斯表,因為有這項設備,所以不管是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或者2011年的311大地震,都因為「地震遮斷」發揮作用,才不至於因為瓦斯而引起更多事故。

同樣位於地震帶上的台灣,我們向來十分在乎房屋的結構和材料是否防震,如果能更進一步裝設微電腦瓦斯表,在地震發生時發揮作用,自動遮斷瓦斯,就能防止因為設備損壞所造成的瓦斯外洩以及氣爆、火災等事故。

微電腦瓦斯表在日本目前已有將近100%之普及率。在台灣,目前的年度裝置率則從2014年的8.43%,提升至2022年第2季的48%。所謂多一份用心,就是多一份保障。在我們小心用氣、用火的同時,再加上微電腦瓦斯表的主動防護,家人的生命安全和財產保障,就更加完整了!

經濟部能源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