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冷知識】《無法無天》:14年後的里約「上帝之城」,仍是那個被上帝遺棄的國境嗎?

【電影冷知識】《無法無天》:14年後的里約「上帝之城」,仍是那個被上帝遺棄的國境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已是最具國際知名度的巴西影人梅瑞爾斯,成為了里約奧運開幕式導演。電影中的其他人事物如今何在?上帝之城是否仍是那個被上帝遺棄的國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02年巴西導演梅瑞爾斯(Fernando Meirelles)推出讓觀眾瞠目結舌的處女作《無法無天》(City of God),一夜之間把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里約近郊的貧民區——上帝之城。

14年後,已是最具國際知名度的巴西影人梅瑞爾斯,成為了里約奧運開幕式導演。

電影中的其他人事物如今何在?上帝之城是否仍是那個被上帝遺棄的國境?

一部電影改變一個城市的命運

1960年代,巴西政府將里約南邊的幾個貧民窟的住戶搬遷到近郊的Jacarepaguá。新的社區在規劃時街道皆以聖經中人物及城市為名,最後便將這個新的城市喚作「Cidade de Deus」(上帝之城)。

將貧民窟遷出後,政治人物終於得到了他們期盼的「眼不見為淨」的效果,上帝之城和祂的子民很快就被徹底遺忘。

一直到2002年的電影《無法無天》上映……

《無法無天》改編自在「上帝之城」長大的作家保羅林斯(Paulo Lins)半自傳性的小說,描述自己和同伴如何在充滿毒品、暴力、死亡的貧民窟求生的經歷。連保羅林斯自己都沒有意料到電影會帶來這麼激烈反應。

《無法無天》打破了巴西電影只關注美好事物的慣例,恢復了1960年代「巴西新電影」運動中的精神:把聚光燈打在那些巴西人口中的絕大多數——窮人身上。

電影在全世界引來各種讚譽,也無可避免地成為許多外國人認識這個國家的第一印象。被迫直視銀幕上、現實中的政府失能和腐敗,巴西人對這部電影有種愛恨交織複雜的情緒。

電影問世的同一年,代表左派參選巴西總統並成功當選的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就曾表示:「這部電影徹底改變了我的公共安全政策」。他在接下來七年執政當中力推多項社會福利政策,試圖改善貧困家庭處境。

200個來自貧民區的演員

被《無法無天》翻轉命運的,是電影中的兩百名真正來自貧民區的小演員們。

導演梅瑞爾斯從一開始就鎖定非職業演員。他的理由是不得不然:巴西雖然擁有非洲及北美以外最多的黑人人口,但當時完全不存在黑人的職業演員。他最終決定召募那些來自各個貧民窟的孩子。

電影殺青後,多數孩子一下子就把賺來的演出費花光光。飾演主角Li’l Zé的Leandro Firmino說他把錢拿去買了一部電腦,然後就破產了。其他的孩子則是可能買了毒品、滑板或是真的花在生活用品上。

為了讓這些參與《無法無天》的孩子脫離貧窮和毒品的宿命,導演梅瑞爾斯成立了一個非營利的片廠及影視學校,讓這些孩子可以繼續學習影視產業技能。

這個學校就叫做:Cinema Novo(新電影)。

3年前有部紀錄片追蹤了這些孩子的下落:有兩位闖進了國際影壇,有些還在巴西電影電視業浮浮沉沉、試圖走出自己的路,有些則仍在貧民窟的宿命——毒品和暴力的邊緣掙扎著,或者因為毒品或者因為搶劫被逮捕。其中也有演員可能已經死亡。

變動中的上帝之城

另外一個被扭轉宿命的是電影的另外一個主角:「上帝之城」自己。

2008年開始,巴西政府開始對幾個貧民區派駐所謂UPP(Pacifying Police Units,和平警察隊)。為了杜絕腐敗,這些警察是完全獨立招募並經過特別訓練。透過新的警察隊進駐並逐步排除幫派控制,那些過去被迫放棄貧民區的公共服務慢慢恢復,比如電力、衛星電視、醫療、教育……

根據官方的說法,UPP進駐的成效十分驚人。2007年「上帝之城」每年有80件非正常死亡,2009年UPP進駐「上帝之城」後,第2年起就只剩下1件。

也有一些改變是來自於社區內部的努力。

受到其他貧民區的社會實驗啟發,2011年起「上帝之城社區銀行」(City of God Community Bank)開始發行他們自己專屬的貨幣:「上帝之城幣」(CDD)。

根據先前的統計「上帝之城」的居民把大部分的收入花在城外的消費。為了把消費留在社區中,改善家戶經濟狀況,社區銀行提供比較優惠的匯率鼓勵居民用「上帝之城幣」在「上帝之城」消費。

2016年的「上帝之城」,可能少了幫派、毒品,但仍舊在與貧窮努力對抗。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葉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