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面對教育,別再說「和我家小孩有什麼關係?」

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面對教育,別再說「和我家小孩有什麼關係?」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算我的孩子注定來不及獲得一個正常教育體制的培養,我們都還是該有志氣地努力,替未來在台灣出現正常教育體制盡一份心。

文:楊照,本文摘自《勇敢地為孩子改變: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

王建民在美國表現不好時,我們誰也幫不上忙;他重回大聯盟有了好的成績,說真的,我們頂多也就只是「沾光」而已。然而相對地,這個社會如何看待王建民,卻和我們每個人都直接有關,因為喜歡或不喜歡,我們就是活在這個社會裡,被這個社會所影響、甚至所控制。

這個社會上就是有很多人堅持王建民留在美國,為的是要混到退休金;有很多人就是要積極去挖出各種新聞資料,證明王建民絕對不可能有什麼高貴的動機。說老實話,對這樣的反應,我一點都不驚訝,只是又一次地感到悲哀。這就是台灣最強大的主流態度──選擇用最鄙猥的態度看待所有的事情,看不到、不願看到任何稍微高貴一點的人生成分。他們不相信有人真的心中沒有仇恨,他們不相信有人真的堅持追求一些沒有現實利益的目標,他們不相信有人真的不在意錢、不在意地位,他們不相信有人真的抱持著理想。

理由也很簡單,他們不願、不敢擁有理想,他們又不願、不敢承認理想有高貴的、值得敬佩的地方,於是他們就耗費精神、精力,想方設法否定別人的理想,說服自己「沒有人那麼高貴啦」,得到病態的安慰。他們最喜歡用的方法,一種是在所有各種說法裡必定選擇相信那最汙穢、最不堪的,即便那樣的說法經不起常識的考驗。另一種是找到證據可以高聲說:「你看、你看,他做過這樣的事!」用一個人的不完美來否定他的高貴之處,好像一個人只要不是「完人」,身上就不可能有一點值得被肯定、值得被佩服的地方。

病態地,在台灣任何人做了好事,受了肯定,網路上就一定會有人興奮地問:「有某某某的八卦嗎?」是啊,如果找到了他的八卦,顯現了他的缺點,就可以不用再肯定他、佩服他,他所做的事,他的成就也就不會再是自己行為上的壓力了?

還有一種更方便的酸法,那就是罵人家「自命清高」,通俗一點的表達法則是語帶諷刺地說:「阿不就好棒棒!」「自命清高」是負面的話,但要否定的,應該是「自命」,而不是「清高」。「清」對應於「濁」,指的是坦蕩蕩的行為,不偷偷摸摸,不貪不求,有什麼不對?「高」對應於「平」,指的是不甘於平庸,擁有高於平庸的自我標準與理想,又有什麼不對?然而在台灣,喜歡拿「自命清高」罵人的,幾乎都是根本否定「清高」的價值。

對於自己做不到的,他們就不相信有別人能做得到。對於自己所欲求的,不管再怎麼鄙猥汙濁,他們堅持別人也一定都想要。他們的眼中,其實沒有別人,他們無法想像這個世界上有跟他們不一樣的人,如果出現了,那就一定是假的。

王建民
Photo Credit:王建民 粉絲專頁

《莊子.秋水篇》裡的故事:惠施在梁為相,莊子到梁要去見惠子。有人跟惠子說:「莊子來,是要取代你為相。」惠子擔心了,就派人在梁國境內三天三夜大搜莊子的行蹤。他們沒有找到莊子,莊子自己按照計畫來見惠子。見了面後,對惠子說:

「南方有一種叫鵷雛的鳥,你知道嗎?這種鳥,從南海起飛,一路飛向北海,沿路只停棲在梧桐木上,只吃竹子的果實,只喝甘美的泉水。在鵷雛飛行的路上,有一隻貓頭鷹撿到了腐爛的老鼠屍體,發現鵷雛從他頭上飛過,就抬起頭來看著鵷雛,威脅地發出:『嚇!』的聲音。唉,現在你就是為了護住你的梁國,而要『嚇!』我嗎?」

台灣多的是「嚇!」「嚇!」叫著的貓頭鷹,他們無法理解,更不願接受這世界上存在著不吃腐爛老鼠的鵷雛。那對他們來說,都是假的,都是「自命清高」,都是「啊不就好棒棒」。

違心之論的作文,只會造就不相信理想的世代

悲哀,這就是台灣教育造出來的社會。這樣的現象,也和教育有關?當然有關。借用我的老友張大春的書《文章自在》來說吧!大春的書關鍵用意在「寫文章,別搞作文」。「文章」和「作文」有什麼不一樣?「文章」是找到方法盡可能地清楚、有效表達自己所想的、所相信的。「作文」呢?「作文」根本不管你想什麼、相信什麼,甚至要用分數獎懲取消你所想的、所相信的。

學「作文」的孩子得到的教育經驗就是:說了自己想的、自己相信的,是沒有用的。老師會告訴你,不該這樣想,要換另一種想法才能得到好一點的分數。更多時候,老師就表白了,想什麼不重要,只要用對的方法拼湊文字就好。

這樣長大的孩子,不只自己沒學會如何想、如何表達,更糟的是,他養成了用「作文」的角度去看別人意見的習慣。「那都是假的啦!那都是說好聽的啦!那都只是『自命清高』的『作文』啦!」他們自己沒有想法,沒有信念,而且他們徹底不信任想法、信念,他們只相信利益和奪取。

孩子成長中最迫切需要的,是認識世界有多大,意識到人的多樣性

「台灣教育體制不正常,那麼我們就不要把小孩送到學校,自己教,這樣可以解決問題吧?」

抱歉,我無法支持「自學」,因為孩子需要同學、需要朋友,尤其最重要的,需要不是家長幫他挑選的朋友。我自己的女兒在台灣上學,最大的收穫在交朋友;要離開台灣時,她最捨不得的,是朋友;在德國奮鬥掙扎時,她最痛苦的,是德語障礙使她無法像在台灣那樣交朋友;她終於感覺在德國熬過來了,看見洞口的光,也是因為她有了朋友。

對的學校環境,讓孩子遇到各種不同的人,和自己有很不一樣家庭背景的其他孩子。不在我們教學安排中,但實際上每天、每小時孩子都在學的,是如何認識別人,進而選擇和別人有什麼樣的關係。還好,這些是老師管不了的,這些是不可能拿來考試的,所以他們可以真真切切地學到。

RTR2LFDB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交朋友牽涉到自己和他人,那是認識自己和估量別人的複雜過程。交朋友是有風險的,充滿了各種情緒的起起落落,各種猜測思量與苦惱。但這卻是台灣不正常教育現場能夠提供給孩子最好的教育機會,自主地和同學互動,自主地經歷互動間的所有考驗,決定和誰當朋友,當怎樣的朋友;決定和誰絕交,和誰保持冷淡關係。

這是「自學」無法提供的。即使台灣的教育體制如此令我困擾,我從來不敢想要自己教。對我來說,孩子成長中最迫切需要的,是認識這個世界有多大,意識到人的多樣性,打開好奇張望的眼睛。

一個家庭、家庭的網絡,甚至某種組織團體,都不夠大,因為那裡面都是家長熟悉、家長選擇過的,應該用我們的選擇、我們的視野來限制孩子嗎?把孩子關在我們自己熟悉的人際關係、我們熟悉的道路上,不只是孩子受了限制,另外一項損失是,孩子也就不會在成長過程中從外面帶回我們陌生的刺激,相對地讓我們開眼界、讓我們成長。

讓孩子在一個我們全都控制好的環境裡長大,絕對不是好事。熱切地幫孩子選擇朋友,用我們的價值、觀念去判斷哪個是「好孩子」,哪個是「壞孩子」,只會傷害、取消了孩子培養自主理解與判斷的機會。朋友的意義,就在於這個人身上有一些他自己沒有、甚至無法明瞭的特性,因而可以幫他擴展人生的可能性。

身邊都繞著同樣背景的人,孩子要如何真實地了解人?真實的人間,就是「一樣米飼百樣人」,孩子能夠愈早探測不一樣人的不同想法、態度,對他愈好,不是嗎?

Children Wearing Sunglasses in Circle

有人教孩子如何應付考試,做為解決辦法;有人把孩子送出國,做為解決辦法;有人選擇「自學」,做為解決辦法。這是很正常的家長反應,但可不可以在尋找自家孩子解決辦法時,分出一點注意力,關心這個體制?不只想著如何讓自己的孩子好,而能夠看到這個體制的根本問題也需要解決。

在「晴耕雨讀小書院」的新書分享會上,在座有抱著看起來應該出生才幾個月嬰孩的父母。我很誠實對他們說:我書中寫的問題,不是針對在座朋友家裡的學童,甚至可能連還抱在懷裡的初生嬰兒都不適用。我要說的,是根深柢固的問題,是需要很長、很長時間才有可能改變的大問題。

然而,面對教育,我們真正最需要的,是有一些人願意不從「和我們家小孩有什麼關係」、「如何影響我們家小孩」的角度來關心。教育會弄到這麼不正常,一部分原因也就是做家長的總理所當然只看自家小孩遭遇,只找自家小孩的出路。但真的,沒有那麼便宜的。教育體制不徹底地合理化,我們自以為找到的解決,都不過是自我安慰,都遠遠不可能發揮原本一個正常的教育體制能給予的正面作用。

咬著牙,下個決心吧!就算我的孩子注定來不及獲得一個正常教育體制的培養,我們都還是該有志氣地努力,替未來在台灣出現正常教育體制盡一份心啊!

書籍介紹

本文摘自《勇敢地為孩子改變: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台灣教育怎麼改?他認為,台灣教育要改得合理、設計出對的手段,培養民主社會需要的會思考成員,得要家長願意改變觀念、態度,明確地揚棄以考試、分數畸形扭曲教育成果的制度。更重要的是,唯有家長願意從公民立場,而不是自家小孩利益的立場,思考教育的公平性,衡量社會的利弊得失,教育才可能真正從根底改變。

「我們的教育培養出來最堅固的立場,就是為分數而學、為名次而學、為升學而學、為求職謀生、升官發財而學!教育從頭到尾都是用強迫的,拿所有外在目的做為強迫手段,從來不曾為自己而學,為了享受知識與能力而學。……我們應該鼓勵孩子記取、追求任何知識或技能上的頂峰經驗,不是對別人炫耀,而是記在自己心中、身體裡,成為一輩子的力量,不會依賴外在標準看待自己,而這才是孩子一輩子受用的能力。」-楊照

勇敢地為孩子改變正封面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