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要到今屆奧運,才首次有難民隊出賽?

為甚麼要到今屆奧運,才首次有難民隊出賽?
Photo Credit: Kai Pfaffenbach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屆奧運首次有難民隊參賽,除了近年難民人數急升引起全球關注外,「難民」這個本應短暫的身份,亦已經成為不少人身上無法撕走的標籤。

今屆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辦的奧運會,首次有運動員組成奧運難民隊參與。難民隊中的10名運動員分別來自南蘇丹、埃塞俄比亞、剛果共和國、敘利亞4個國家,將會參與柔道、賽跑及游泳項目。

難民運動員的故事各有不同

正如全球的難民一樣,難民隊成員的故事各有不同。原屬剛果柔道隊的選手Popole Misenga及Yolande Mabika,2013年到巴西參加世界柔道冠軍賽,其後在當地尋求政治庇護,直到2014年才正式獲得難民身份。

AP_16212536587575
Photo Credit: Felipe Dana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奧運難民隊成員在里約熱內盧的救世基督像前合照。

泳手Yusra Mardini的故事更廣為人知︰她來自敘利亞,去年8月跟其同為泳手的姐姐Sarah Mardini逃離該國,期間她們所乘的小艇壞掉,兩人需要下水協助推動小艇。Mardini已完成女子100米蝶式賽事,將會參與女子100米自由式比賽。

另外5名來自南蘇丹、住在肯亞北部一個難民營的賽跑選手,分別會參與400、800及1500米賽事,他們由肯亞馬拉松好手Tegla Loroupe設立的難民運動員支援計劃提供支援及訓練。

難民數字大幅上升

近年的難民潮引起歐美各國關注,然而難民問題早已存在,只是越來越嚴重。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數字,上屆奧運時全球共有1050萬名難民、94萬尋求庇護者及1767萬國內流離失所者。到2015年底,大幅上升至1612萬名難民、322萬名尋求庇護者及3749萬國內流離失所者,三個數字合起來升幅接近一倍。

根據《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的定義,難民是「具有正當理由而畏懼會因為種族、宗教、國籍、特定社會團體的成員身分或政治見解的原因,受到迫害,因而居留在其本國之外,並且不能或,由於其畏懼,不願接受其本國保護的任何人。」

大量收留難民的國家,往往位於戰亂附近,成為難民最先逃到的國家,例如土耳其(國內有254萬難民)、黎巴嫩(國內有107萬難民)及巴基斯坦(國內有156萬難民)等。史無前例的難民人數,加上逃到歐洲的難民潮,令人難以無視他們的處境。

「難民」已成半永久身份

目前有數以百萬計的難民住在各地的難民營,然而 難民無法工作也無法離開難民營,他們只能夠等待聯合國提供食物,期待收留國繼續容許他們存在。由於難民營的環境過於惡劣,有難民會冒着失去難民身份的風險離開難民營,逃到更富裕的國家尋求庇護。

聯合國基金會的Aaron Sherinian說︰「我們討論的人並非在難民營逗留一年,他們在難民營多年。那裏將會有嬰兒誕生,在少年時離開。」

AP_16217373960603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位於約旦及敘利亞邊境的難民營,社區領袖正分發食物及救援物資。

「難民」本來應該是個臨時身份,直到有國家收留後就成為該國國民,但在缺乏國家收留下,「難民」已成為不少人的半永久身份,苦無出路。從這個角度看,「難民隊」根本不應該存在,或者說,「難民隊」之所以出現,是因為「難民」已成為不少人身上無法撕走的標籤。

運動員助破除刻板印象

另一方面,是次國際奧委員成立難民隊,讓各地人民能夠在這項全球盛事中看見難民,使他們不再只有「壞人或受害者」兩種刻板角色,有助人們更細心去留意每個難民背後有其故事——就像各個運動員一樣。

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的Kathleen Newland指出,難民隊的運動員並不符合人們對難民「無助及飢餓、被動地等待救援」的刻板印象。

國際特赦組織美國分部的Amanda Simon亦希望,難民隊在媒體上獲得的關注,能夠讓民眾對難民有更正面的態度︰「奧運會完結時,將會有數百萬人為難民歡呼,這本身就是一大進步。」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