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到底是兒戲還是終生大事?四個只能跟樹洞講的婚姻故事

結婚到底是兒戲還是終生大事?四個只能跟樹洞講的婚姻故事
Photo Credit: SeanMack 公有領域 via 維基百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聽多了秘密,該找個樹洞分享一下。現代人關於婚姻,還真是很多難以想像的故事啊。

由於職業的關係,常常聽到許多令人咋舌的事,心中的秘密實在累積太多了,好像該去山上挖樹洞了,今天就來說幾個樹洞的故事吧。

樹洞A

前陣子,有個漂亮的學妹A說男友跟她求婚,有些法律問題想要問我,要約我吃飯。「結婚能有啥問題?大概是婚姻財產制之類的問題吧。」那是赴約之前我的推測。

結果完全不是那回事。

A外表高䠷清秀、加上個性能言善道、精明俐落,大學時代就小有名氣,現在更是女強人等級,不過呢,工作歸工作,私底下她可是時而天真浪漫、瘋狂可愛的。

到底是什麼秘密呢?我定定看著眼前的她,等著她主動開口。

「我大一時有個男友。」喔,美女嘛,不意外。「當時兩人都天真愛作夢愛寫小說,為了尋找更多題材和快速接觸社會各層面,我們常常去法院旁聽。」

重點來了,「法院跑多了,也常常遇到盛裝打扮、喜氣洋洋的新娘子,有次雙方一時衝動,跟著跑去預約,幾天後就公證結婚了。」

!!

「所以…妳目前是已婚?」我小心翼翼地問道,趕緊嚥了嚥口水,順便把「喂妳好歹是台大的不是笨蛋耶」之類的話勉強吞進肚子裡。

「係的,我結婚十多年了。」

「那位先生呢?」

「沒多久就分手,多年前聽說到對岸發展的樣子,早就沒消息了。」

「這個法律上是很好解決啦,不過嘛,唉。」

說完兩人是一陣沈默,用力地切著盤中的牛排,靜靜的、靜靜的咀嚼著。


樹洞B

無獨有偶的,沒幾天後又一個學妹B來報到,一樣是要約我吃飯(難怪我越來越胖)。那位學妹年初剛閃電結婚,20140103,愛你一世又一生,婚宴還是戶外歐式時尚派對,在白色花亭下互許終生,好不浪漫。

「我們正在協議分手,可能有些法律問題必須要你幫忙。」聽到這句,呃,我口中的濃湯差點噴了出來,「太衝動了吧,拜託,都幾歲的人了。」我驚嚇結巴說道。

「唉呀,人就是這樣,到了一個年齡,突然會想做一些年輕時候打死都不願意做的事情,我當初就是昏了頭,想說人生至今,什麼大風大浪沒看過,也都做過了,只有結婚這件事還沒,該不會這輩子無緣穿婚紗、舉辦浪漫婚禮了麼,就拉著他去逛婚紗,挑婚宴場所,當個一日公主。」

「這種一日公主的代價也未免太高了,那現在又為何要分手?」

「唔,一言難盡啦,這就是為何要找你的原因了。」

說完,兩人各懷心事,頭上飛滿烏鴉。

「不過,有個不幸中的大幸啦,這件事還是有個好消息。」

「??」

「虧我當初有先見之明,想說先辦婚宴,等一年後穩定了再去登記,所以現在法律上我還是未婚喔,套句人家說的,車子上路卻沒領牌,儀表板調一調又可當新車,哈哈哈。」

噗,電影九品芝麻官就有句話:「我嫖完了她,不給錢,就不算嫖了。」這會兒可真是,我嫁給他了,不登記,就不算嫁了。

不過,我的紅包錢呢,搞屁啊。


樹洞C

幾個月前,在紐約工作的C傳訊息給我,她的老外男友跟她求婚了,花前月下甜甜蜜蜜,然而鑽戒之外還附上薄薄的一張紙:一堆婚前協議,惹得C相當不開心。

看著C傳來密密麻麻的英文,真叫人頭皮發麻,她的老外男友是跨國大公司高階主管,收入不在話下,但分錢者眾,先是先前離婚時被刮掉一大筆,現在每個月的子女扶養費也相當驚人。

大概是一朝被蛇咬,老外男友這次的婚前協議詳細地不得了,從夫妻雙方婚前所取得財産的屬性及歸屬、夫妻雙方結婚以後收入歸屬、雙方一旦不幸離婚的財産和債務劃分、到雙方不幸離婚,夫妻之間的贍養費數額和支付的方法等等,昏頭轉向間,忽然看到了一則令人噴飯的條文:一起進城的過橋費、油錢必須各自平分。

哇喔,過橋費耶,這會不會太誇張了啊。

「那你們現在過橋費是怎麼付的?」我好奇問道。

「平分啊,老娘雖然收入不像他這麼高,也是有骨氣的好嗎?」

「那就這樣繼續下去啊,有什麼關係?」

「不是錢的問題,白紙黑字寫出來,就是讓人奇摩子不爽,感覺既婆媽又不大氣,我有慘痛經驗,和心胸狹隘的人相處保證絕對痛苦,夫妻是要互相忍讓過一輩子的,大氣的男人才能託付終身,看到這些雞腸鳥肚條款真的讓我對這樁婚姻很猶豫。」

好幾個月過了,沒聽到C的好消息,她不說,我當然也很識相的沒再問。


樹洞D

四十出頭的D,事業有成、身材健美,玩鐵人三項玩到國外去,生活多采多姿,D身邊有個十多年的伴,郎才女貌,她的伴比她更勝一籌,既霸氣能力又強、在業界呼風喚雨,喊水會結凍。

D強、她的伴強、她的伴的媽媽更強,這個在外頭呼風喚雨的男人,私底下竟是個孝子媽寶,天天和媽媽熱線不斷,「只要一聽到媽媽的聲音,一切壓力立刻隨之而去。」,兩人出國旅行媽媽隨行,「工作那麼忙,好不容易擠出的假期當然要做最大利用。」

一山不容二虎,何況三人都是虎,而這也是D為何遲遲不敢結婚的原因。

過了四十歲之後,D和B一樣,「到了一個年齡,突然會想做一些年輕時候打死都不願意做的事情,人生至今,什麼大風大浪沒看過,也都做過了,只有生孩子這件事還沒,遺憾。」,行事迅速果斷的D,立刻二話不說前往婦產科不孕症中心報到,聽到的卻是必須是法定夫妻才可以做試管的消息,那麼,為了生孩子,就來結個婚吧。

在目前婚前協議還不盛行的台灣,D拿著她準備的稿件跑來和我討論,洋洋灑灑從財產分配到婆媳關係寫了長篇大論,堪稱小論文,其中提到「任一方不得在未得另一方同意下,將父母接回家同住」。

準備辦理結婚登記前夕,D拿著婚前協議和男方說清楚講明白,個性猛烈的兩人一言不和當場掀桌扭打,就這麼打碎了十多年的感情,生孩子嘛,更甭提了。

只能說是悲劇收場啊。

四個樹洞故事到此結束,感謝大家的收看。

Photo Credit: SeanMack 公有領域 via 維基百科

Photo Credit: SeanMack 公有領域 via 維基百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