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完整體育政策卻期待出現世界級選手?是假的,因為奇蹟不會重複發生

沒完整體育政策卻期待出現世界級選手?是假的,因為奇蹟不會重複發生
Photo Credit: 教育部體育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台灣的運動產業還有很多很多待改革之處,但我相信謾罵改變不了任何事,真正的契機是在你我身上。

文:徐正賢(目前擔任蓬勃運動事業有限公司執行長,希望透過我們的努力,讓運動文化在台灣深耕發芽,也希望更多朋友,因為開始運動,擁有更富足的人生)

對謝淑薇事件,首先,對於整件事情的演變, 第一個最深的感受,是遺憾。我和淑薇不熟,只有幾面之緣,但依照常理判斷,要在奧運這樣的大賽前,宣布放棄代表國家隊的權利,要承受的壓力、要付出的代價,相信我,絕對不是在電腦面前打字的我們可以想像的。

所以不管淑薇背後的原因是什麼,要讓一個過去一年多拼了命拿到奧運女單參賽權的選手決定放棄代表國家, 這肯定是個很沈痛的理由。至於原因,有人說是為了錢,有人說是為了和其他選手對抗,有人說是為了和協會對抗。我想, 這永遠沒有人搞得清楚, 甚至可能複雜到連淑薇都不見得理的清楚!

事實上,不管淑薇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如果我們有個嚴謹的制度,一個可受公評的制度,這些原因都沒有任何討論的必要性。

以台灣的網球運動發展狀態,目前幾個知名的國手,很多都是家長啟蒙,甚至到現在還擔任教練的工作,原因很多,可能是無法找到信任的教練,或是因為這樣不用負擔昂貴的教練費,不管如何,家長能夠把孩子帶到成為職業選手, 並且打入四大賽, 不管他們有沒有選手和教練的相關經驗, 我們都應該報以很高的尊重!

但教練家長帶職業賽事沒有任何問題,但帶國家隊,問題就開始複雜了。我們將心比心,如果我們的孩子打入亞奧運, 我們自己當教練,誰能保證不會對自已的孩子多關照點?如果同時出場比賽,要關注哪一場?

目前網協的教練遴選標準,以選手的成績為主,不管是哪一個版本,都是排名較高的選手決定誰是主教練,但現在問題來了,所謂的排名較高,是看單打,還是看雙打?

有關注網球運動的朋友都知道,國際網壇對於單打和雙打選手的對待,不管從獎金、贊助金,場次的安排上 都有非常明顯的差別,也就是單打比雙打重要的多! 但在亞奧運,台灣的奧會和體育署看的,是哪個項目比較有機會奪牌,對台灣的選手來說,雙打奪牌的機會,看似比單打高,因此爭端自然發生。

舉個例子來說,2008年北京奧運,當時因為詹莊組合在2007年奪下兩個大滿貫雙打亞軍,所以那年的教練或是國家資源,都賭在詹莊組合上面,但偏偏,盧彥勳第一輪擊敗Andy Murray,闖進的輪次還比詹莊組合前面,但那年,盧彥勳沒有正式教練的安排。

RTX1ODN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台灣需要國家隊長期的教練安排,男隊和女隊都需要,這是目前世界各國的趨勢。但八年過去了,這個制度還是沒建立,每當我看到媒體討論謝淑薇事件,我都想,為何沒人深度的討論國家隊教練制度面的問題呢?

最後,我想說的是,不只是網球,台灣的各項運動,都到了需要徹底翻過一次,整體改造的時候了。從教育制度,體育班制度,運動員不用讀書的荒謬,到國家隊選手和教練選拔,每一次亞奧運,都要吵一次,這難道只是個人的問題?

沒有嚴謹的制度,台灣的運動產業,不會成氣候的,沒有徹底改革的決心,繼續讓目前檯面上這些人掌握資源,不參考國際上最新的發展趨勢,不融入新血,台灣的運動選手,到運動產業,只能自求多福。

一支iPhone的產出,需要超凡的品牌設計團隊,和精密管理的代工廠,而台灣沒有完整的體育政策,沒有運動產業產業政策,沒有好的教練團隊,卻期望台灣出世界級的運動選手?是假的,因為奇蹟不會重複發生!

國家隊教練遴選制度該怎麼做?對於國家隊教練制度的建議,我認為應該設定一個教練能力的選拔標準,嚴格的考核、支付合理的薪資,並定期安排教練到世界各國觀察幾位可能入選亞奧運的國手的比賽狀況,充分掌握資訊。

因此教練領的是合理的月薪,不是領取亞奧運的比賽獎勵金;這個職務也變成神聖並負很高的責任,而不是變成因為選手過去由家長自行訓練的很辛苦,變成酬庸家長教練的職位,引發家長和選手們你爭我奪。

面對謝淑薇事件,我們應學會用不同的角度看問題:

1. 檢討制度,並不代表支持謝淑薇退賽的決定

不管對她個人,還是對中華代表隊,退賽的決定,肯定帶來很多負面的影響。尤其,若想到莊佳容的處境,人都到了奧運的現場,卻因為預計搭配的隊友決定退賽,無法上場的情境,任誰都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 所以,如果你問我支不支持淑薇退賽,我並不支持,但許多制度肯定是要檢討的。

2. 關於記者圈的態度

有人說,這次淑薇的事件,體育圈的記者似乎比較不偏向淑薇,甚至也因為這樣,有些網友還針對某些媒體記者有了攻擊性的言辭,是很不理性的行為。以我對這些媒體記者的認識,我不認為記者有偏袒的意圖或必要性,但這問題,也凸顯了選手和媒體記者的溝通,如果有專職的人員來處理,可能會是比較理想的。

3. 國家,到底有沒有幫忙這些選手?

很多朋友問我「國家到底有沒有幫忙這些選手?」我反問我的朋友,你們有沒有聽過有哪個學音樂、學藝術的資優年輕人或他們的家長,跳出來說國家沒有資助過他們?

如果學運動的孩子,需要國家資助,那學音樂、學藝術的,也可能是未來的台灣之光,政府是不是也該補助這些孩子?

雖然我從事運動產業九年了,但我的看法是,就像一個私人公司,不該期望國家給你免費的錢,資助你創業; 政府該做的,是把基礎建設做好,稅制訂好,訂定合時宜的法規,同樣的,你喜歡打球,你喜歡運動,選擇這成為你的職業,在全世界的舞台拼搏,這是你人生的選擇! 國家該做的,是把場地蓋好,把教練制度建立好,在你青少年時期給你資源和協助,而不是直接給你錢,卻還讓你嫌這些錢不夠你打職業比賽。

我常說,台灣的運動單項協會,一直以來都用最便宜行事的方法做事。因為要蓋好場地、培育教練,要幫選手安排資源,要有很好的團隊,需要很多細膩的行政作業,非常不容易。所以乾脆從體育署申請經費,依照選手的成績,扣除掉行政手續費,把錢分配給選手,問題自然而生。

所以,當選手抱怨國家沒有協助他們,體育署馬上把選手領取的補助款,和國光獎金一一列出,企圖告訴所有國人,國家當然有補助呀,選手怎能說沒補助呢? 果不其然,又是一陣網友痛罵。

我很想請問體育署和單項運動協會,可以不要再補助選手錢了嗎? 可以好好的把基礎建設做好,把真正該做的基層訓練站、教練培育、菁英選手集訓,把這些項目一個個扎實的做好,這比起單純的給錢有意義的多?

AP_645715675397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有人問我,可是網球和高爾夫這樣的運動,因為經常要出國比賽,爭取國際青少年或是職業積分,對一般的家庭,怎可能負擔?

我的看法是,針對網球,高爾夫這種個人運動,並且需要頻繁的出國爭取積分的運動項目,在選手尚未成名前,不會有企業願意贊助,但要政府補助,粥多增少,也對其他的運動項目不盡公平,最好的方法,就是政府用投資的角度來協助。

比如說政府既然可以成立天使基金,協助新創事業,當然也可以成立運動投資基金,透過專業人士的評估,選定具有投資潛力的選手,只要選手家長和選手本身願意,就和政府成立的運動投資資金簽訂合約,明訂回饋機制,這樣才能根本性的解決問題。

這也是目前我自己的公司正在施行的方式,把運動選手當作投資標的,甚至未來還可以變成基金來公開販售,爭取更多人的支持,對歐美的創投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甚至,過去都用俱樂部資源協助選手的法國網球協會,也正在評估用這樣的方式支持更多青少年選手,因此值得政府單位做更深入的研究和評估!

4. 關於單項運動協會

每次只要經典賽,亞奧運,單項協會就是所有國人砲轟的目標,但很可惜的,每次砲轟完,比賽結束,熱度過了,一切又歸於平靜。所以,理事長還是理事長,秘書長也還是秘書長。台灣的單項運動協會,是人民團體組織,我自己剛剛也組織了「台灣運動產業協會」,所以也稍微瞭解協會的運作模式。

照理來說,協會的資金來源,應該是會員費,個人或企業捐贈,舉辦活動的盈餘,以及體育署的補助款。而單項運動協會的責任,應該是推廣該項運動,培育教練和選手,並選拔國手。

每次只要選手批評協會沒有提供相當的資源,協會總會說,國家的體育資源有限,無法面面俱到,我常想,協會的資金來源,除了體育署的補助款,不是還有其他管道嗎?

vs2u0l81m58okuioty1nk0b4aqo846
Photo Credit: lazyllama /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常想,如果有一天,協會都不能再領取任何體育署的補助款,還有人願意當協會的理事長,和秘書長嗎?我更想問,現在群眾募資方案這麼成熟,為何沒看過協會透過群眾募資方案,為他們想推動的運動項目,做募資行為?

以我的觀察,有很多對運動具備無比熱情的年輕朋友,曾經進到協會裡工作,但常常因為資源的不足,或是看到很多無奈的情境,熱情被消磨殆盡,黯然離開。

我不贊同用一竿子打法一條船的方法,批評所有的協會都是「邪會」,但我真的認為,台灣的運動單項協會的主事者,真的該敞開心胸、廣納建言,並接受新的方法和觀念,才能真的為他們熱愛的運動項目上帶來新的機會。

5. 只有理性的討論 才能帶來改革的契機

台灣的運動產業,還有很多很多待改革之處。但我相信謾罵改變不了任何事,真正的契機在你我身上。唯有我們都願意捲起袖子,真正的投入並參與,理性的討論問題,願意講實話,承認自己的不足,吸取新知,隨時用世界級的標準要求自己,台灣的運動產業,才會有機會。

所以,讓我們,從學會用不同的角度看問題開始吧!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作者臉書: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