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可催生數兆美金的時尚產業,因「快時尚」而成了剝削和汙染的悲慘故事

每年可催生數兆美金的時尚產業,因「快時尚」而成了剝削和汙染的悲慘故事
photo credit: REUTERS/Alexandre Meneghini/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的我們以廉價換取時尚,便宜的快時尚品牌每個星期就有新設計出現,時尚潮流比過去更容易負擔得起,無形中鼓舞著人們不斷汰舊換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當聚光燈照射著華麗舞台,台下來自全球媒體和買手的眼球都聚焦在踏出自信步伐的超模們。品牌在每一季都訴說著不同的故事,因為人類對於聽故事從不厭倦,整個時尚產業鏈的每個人更樂於賦予時尚品牌一個動人故事,除了能帶來視覺饗宴外,故事也賦予了時尚品牌一種精神靈魂。

當消費者買下它的商品時,也等同買了一個故事和一個心理反射的角色認同,各取所需,何樂而不為?一場可能只有呈現十分鐘的發佈會,卻往往是一群專業人士以數百萬美金堆砌出來的臻峰盛宴,它更會在六個月後成為價值數千萬甚至更多的商業價值。但是,過去的時尚精品所注重工藝和稀有性的品牌精神和說故事的方式,卻因為快速時尚風潮的崛起而讓整個產業有了重大的變化。快時尚,背後是一個集結了謀殺、剝削、虐待、汙染和死亡於一身的悲慘故事!

服裝秀 時尚 伸展台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說到時尚,過去這個夢幻產業每年可以催生數兆美金的商業價值,但是隨著快時尚征服了消費者喜新厭舊的人性,每年有多達800億件新衣服被產出的市場,讓消費者比過去更容易以低價買到時尚夢,卻也因此衍生穿膩就丟的浪費心態。當時尚成為消耗品,人們的物慾和過度消費成為世界潮流;當消費者的時尚夢想和廠商的商業利益輕易被滿足之後,我們是否曾想過,在資本主義操控及光鮮亮麗產業的整套生產機制背後,我們所要付出的真正代價究竟是什麼?

前幾個月我走在紐約街頭,看著這個大都會動輒整棟樓高的巨幅海報,吸引來往人們的目光,可是我們卻不知道有多少第三世界的婦女、兒童、窮人正在不人道的工廠裡為這些微笑付出血淚?我們更不知有多少河流,也跟隨著藍色牛仔褲和五顏六色的潮流華服而變色?看到他們的血汗構成了這幅美好的廣告,宣傳著奢華時尚業可以被低價擁有,想到一些受苦的動物、植物乃至於我們的土地,也跟著這些快速被淘汰的設計而被汙染或殘害;再看看廣告畫面中的美麗模特充滿自信微笑穿著設計師和快時尚跨界合作的華服,繼而想起和這些生產線上工人的對比,的確格外諷刺。

《真實的代價》這部英國紀錄片,走訪孟加拉、柬埔寨等成衣工廠,揭開快速時尚背後的血淚史。看著柬埔寨首都金邊的近郊,有大約65萬人受雇於成衣代工廠,其中大部分是為H&M、Levi’s或美國連鎖店巨頭Walmart等國際知名平價品牌生產服飾。過去幾年來,曾經發生成衣工廠倒塌導致上千人死亡;鎮暴警察和成衣廠工人爆發衝突,造成上百名工人在另一起重大工廠火警喪生。

這些成衣廠工人在超時、炎熱與有毒物質交雜的環境中工作,除了薪資微薄之外,惡劣的工作環境更造成每年有至少1,000人產生頭痛、昏厥的現象。工人們睡得少、吃得少、工作超時,就是他們造成常常昏倒的原因,這問題每年都大量發生,似乎沒有改善過。我曾經問在孟加拉、柬埔寨等國家開設成衣工廠、幫快時尚品牌代工的朋友們,對於這些紀錄片呈現的狀況有何看法時,他們都會告訴我,他們其實很注重工人的工作品質和環境,也給予這些地方的工人比當地一般工作更優渥的待遇。

因為,他們理解全球化的承諾都希望是雙贏局面,富有世界的消費者買到便宜貨,貧窮世界的人們得到工作,才有機會能夠脫貧。不過當地的工頭或是管理人員也許有另一層的剝削情況,這是無法在他們的掌控之中,而這種普遍存在貧窮國家的壓榨現象,也讓他們感到很難過和無奈。

今天的我們以廉價換取時尚,便宜的快時尚品牌每個星期就有新設計出現,時尚潮流比過去更容易負擔得起,無形中鼓舞著人們不斷汰舊換新。雖然被抨擊的平價成衣業者之一H&M也開始自省,推出一系列行銷策略,鼓勵民眾回收舊衣再利用,因為他們認為有責任幫忙回收,也試著將舊衣服變成新的服裝,這是良心發現?抑或是危機處理的行銷策略?大家尚可持續觀察。

H&M的環保理念稱為關閉式循環生產,也就是將舊衣服收集分類,然後再製使用後再銷售讓衣服物盡其用。無論成果如何,H&M這類穿了就丟的快時尚品牌,開始意識到環保永續的重要性,都是值得給予讚許。然而,如何在這波行銷熱潮過後,讓消費者下回買衣服前冷靜思考是否真需要跟隨流行起舞?是否可以有效抑制浪費?卻是他們不敢直接觸碰的議題。

對於曾經在巴黎修讀高級訂製服的我來說,擁有時尚的態度應是重質不重量。雖然我非常喜歡過去那種浪漫的慢時尚,但我不可否認快時尚是帶給更多人們輕易擁有潮流,也讓大部分人們更接近時尚的功能。不過,它卻也瓦解了上個世紀時尚品牌造夢的珍貴感。就當一切過於快速,有一群先鋒也開始反思,進而提倡慢生活主義、慢食主義,所以我更希望接下來大家也可以開始回味慢時尚。慢時尚的意義絕不是要蹉跎時光,慢的真義是指我們能夠透過「恬靜節奏」仔細聆聽內心需求的聲音,慢步品味生活、深入掌握自己的衣著品位,建立過去懷舊時期人與衣之間的親密關係。

讓時尚可以成為一種生活態度,而不是快速消費品,讓品質和價值超越價格和數量。就如同英國時尚記者露西希格爾著書傳達的重要訊息:「為什麼你該花更多的錢,買更少的衣服?」因為身為時尚記者的她在見識了時尚的美麗和醜陋後,希望讀者能夠看到比醜與美更深遠的東西。她秉持良心給予時尚愛好者忠告,呼籲人們不應該只是買下大量衣服,而是該買進更少量卻有良心的衣物。讓你在一個滿是不義和罪惡的資本主義世界裡,維持體面衣著外表的同時,也盡量維持人性關懷和正直。她覺得「衣不如新」這個概念早已過時,當你與某個物件擁有長久的情感連結時,丟掉衣物就如同丟掉一份情感,而這份情感便是來自所購之物背後的故事,是一個超越美和潮流的故事。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