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有效推行「內科綠色運輸試辦計畫」:誘發人們「內發動機」的知識、道德與信賴

如何有效推行「內科綠色運輸試辦計畫」:誘發人們「內發動機」的知識、道德與信賴
Photo Credit: 柯文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於倚賴「外在動機」,來誘發如「搭乘大眾運輸」此類的「利社會行為」(即從事該行為獲致的效用將涉及「個人效用以外」的行為)之時,若扣除因一次性策略發揮作用而重新評價並使用大眾運輸的人,其實並不具備長期的效果。

文:謝旭昇(京都大學都市社會工學博士生)

台北市是目前台灣最具本錢推動綠色運輸的城市,但同時也是全球交通壅塞程度非常高的城市之一(Rank 19, TomTom, 2015)。當然,單純的硬體措施,如道路拓寬和新建,早已被確認在大多情況下無法解決壅塞,且還會進一步導致城市的蔓延──我們將因道路面積比例的增加而需要更多的道路,再者類推。

台北市這次推動的「內科綠色運輸試辦計畫」,提升了公共運輸的服務水準;同時,為了促進此公共運輸的搭乘,也提供了使用者於金錢上的誘因(購物金、贈品、抽獎等)。此為目前普遍採用的「社會行銷」的手段,同於將其視為一種「市場商品的行銷」,即增加人們選擇搭乘大眾運輸的「外在動機」;同時,也有「一次性策略」的意味,使人們暫時放下對某一尚未從事的行為所抱持的先見和判斷,以在真正從事該行為後重新評價。

當然,增強「外在動機」的策略固然有效,但是必須注意,一個人於從事某行為的「外在動機」的強盛,將抑制其「內發動機」的發展——也就是考慮該行為本身是否為自己所偏好的、是否對社會有所幫助、是否能有益於他人或符合特定他人的期望等。當嘗試透過金錢和抽獎來誘發出人們的行為時,人們並不真正在偏好、道德和社會性上進行考量。一旦金錢和抽獎的誘因結束,人們自主實行該行為的可能性便大幅降低,甚至根本沒有實行的動機。

這意味著,當過於倚賴「外在動機」,來誘發如「搭乘大眾運輸」此類的「利社會行為」(即從事該行為獲致的效用將涉及「個人效用以外」的行為)之時,若扣除因一次性策略發揮作用而重新評價並使用大眾運輸的人,其實並不具備長期的效果。回歸到「內發動機」來討論,對於「利社會行為」的誘發,透過理論實證主義的累積,已指認出「知識」「道德」和「信賴」三個關鍵的要素。

知識

在「知識」的範疇中,如果人們不知道「拓寬和新建道路不能解決問題」,不知道「過度依賴汽車對環境造成的嚴重性」,或不知道「個人的行為是構成問題的原因之一」等各樣的相關知識的時候,那就不具備產生內發動機的先備條件。因此,在政府沒有盡到政策相關的「說明責任」的情況下,便很難在內發動機的促進上有所進展。

道德

當涉入的行為主體為普羅大眾時,「道德」就扮演重要的角色。因為此一集體行動困境所具備的特徵即為:單就一個人本身,不論是選擇開車或是搭乘大眾運輸,並不會對公共利益的結果有明顯的改變。例如,在一百萬輛汽車排放二氧化碳的城市中,當僅有一人節制自己不要駕駛汽車時,對二氧化碳的總排出量幾乎不造成影響。但是,「道德」的影響,就是在了解到自己的行為幾乎不會對結果產生影響,也仍然採取該行為。也就是說,此一行為「和他人無關」。這裡指稱的「道德」,主要並不是依循於「價值觀/意識形態」此種高高在上的道德,而是立基於前述的「正確知識的建構」所發展出來的「規範」。

信賴

當然,不是所有人在所有時候都願意當一個「誠實的笨蛋」。就像你在做資源回收的時候,有人把所有垃圾都丟在同一個桶箱裡;或者你只在夏天一天吹兩小時的冷氣,有人一年除了冬天冷氣都開著;久而久之,原本願意從事「利社會行為」的人也會不滿或放棄。此處就提示了人們相互「信賴」的重要性。也就是說,當人們信賴他人也會跟自己一樣積極地使用大眾運輸,將引發此一行為的正向增強(內生性)和延續。從這可延伸出:提出的政策本身或說明,除了讓特定的特徵群體覺得有效以外,還需要讓人們信服他人或者其他特徵群體也會有參與的意願。


在此,並不是要否定「購物金、抽獎」等透過「外在動機」的手段,畢竟其連帶促發的「一次性策略」,也具有使人們「去使用」並「重新評價」特定大眾運輸方案的效果。但是,應該「同時」考量如何使人們的「內發動機」不至於低下,因為「外在動機」往往會跟隨外部環境的變化而消失(如獎勵期間結束,或在不同地區進行通勤),反之,「內發動機」則具有較高的強韌性,不易隨外部環境而改變。

當然,如果大眾運輸系統不完備如台南市,則有再高的「內發動機」也難以依循該動機而行動,但從過往政府推廣各樣「利社會行為」的社會行銷來看,往往訴求「賞/罰」的措施,而長期的「公共心」的啟發和培養則長期地受到忽略。此也和大眾的姿態有關,人們更相信「硬體設施、訂價制度」等,但普遍不相信「公共心」的價值。但卻忽略了此一「公共心」是立基於「知識」而具有力量,且將在人與人之間的「信賴」中穩固下來。

日本心理學者佐伯胖曾經提過:「社會的決策理論之研究,並非從不信任人們的角度去探討不論有著多麼狡猾、惡劣的人都破壞不了的原則;反而是要喚醒人們的倫理觀,以倫理觀為訴求,讓人們願意傾聽自身原有的倫理心,進一步建構具有倫理的社會。」若從此觀點出發,在環境資源、政府財政皆日益減縮的情況下,於「制度」、「硬體建設」上的節度,必然是現在也是日後的趨向,如緩和土地開發和道路建設、著眼於大眾運輸和各種省能源的措施。

在此情況下,政府就需要有相應於如何讓人們建構起「知識」、從「知識」發展出「道德」、從「道德」共建成「信賴」的行動方式(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現下的社會並不能接受縮減一半馬路、或即使是一個車道的作法),也就是將「知識 → 道德 → 信賴」的個體心理到集體心理架構納入於政策推展的技術;如此,在議題對象改變或者時空置換下,人們的「利社會行為」才可能獲得發展和延續。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