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玩到妻離子散,也是人生——回應〈忍不住安裝了Pokémon GO,但是9小時後我卻決定刪除它〉

就算玩到妻離子散,也是人生——回應〈忍不住安裝了Pokémon GO,但是9小時後我卻決定刪除它〉
Photo Credit:Alex Gilbert@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正的興趣者、志向者,這些人更有顆炙熱的心,投入生命熱情在其中,這是對事物最純粹的熱愛、是自我實現、是御宅族的根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仲書(1987年在台灣出生,曾擔任記者與獨立咖啡店老闆,目前從事文字工作與友善農業。信奉無政府主義與無神論,對台、日動漫略有研究,有空時會寫點動漫評論孤芳自賞。)

編按:本文作者回應〈忍不住安裝了Pokémon GO,但是9小時後我卻決定刪除它〉一文

在「精靈寶可夢GO」於台灣地區上架的當天中午,我就立刻出發探索週圍道路;因為位在宜蘭,交通狀況還算鬆散,以機車靠邊慢行的模式隨意繞了幾條路,也見到許多同好騎著單車在驛站附近停留,前一兩天的公園、校園都相當熱鬧。

週六、週日的大量騎車與步行,加上平日工作與生活型態久坐的積年累月,週一的早晨醒來讓我突然腰痛到無法下床,坐、站不得,只好向公司請假給醫生看,馬上做了電療與熱敷復健,疼痛仍然嚴重,這也是我同溫層認識的同好中唯一「玩到出狀況」的例子。

目前寶可夢的「遊戲性」沒有很好,單純的捕捉收藏、升級強化、分派別打道館,其實不足以支撐如此大量的玩家,當玩家間可以任意對戰、交換寶可夢,遊戲性才算是足夠成熟。

不成熟卻火紅,原因應該只有三個:「AR嘗鮮」、「遊戲經典」與「社群、親友同好分享與競爭」。

尤其第三個,你完全可以想像若只有你能玩,這會是多無聊的遊戲體驗。(在這個網路遊戲一個人不斷綁死在解任務上、越來越「單機化」,手遊也難以建立社交的死胡同年代,這是何其可貴的轉向。)

這幾天寶可夢新聞沸沸揚揚,大家也不斷透過社群分享來互相提醒注意安全,也儘量別造成他人困擾。

我也看到了kowei在《關鍵評論網》寫的刪掉寶可夢的文章,他不想「被遊戲玩」,也認為大家不該沉迷「虛擬價值」而忽略「現實」。身為一個「(不深不淺)資適中」的御宅族,我有些話想說。


確實寶可夢的「全域地圖實走」加上「智慧型手機的框架限制」讓人難以注意周遭環境(如果能透過估狗眼鏡或VR裝置就完全不同了),容易「普遍」造成相當程度的危險。

這是遊戲設計不良,但也有空間改善,例如避開道路,讓寶可夢出現在步行區域與安全公共場所,而玩家本身的自主規制(到公園遊玩、使用省電模式震動再看螢幕等)也能減少風險。換言之:「我們完全有條件安全地玩精靈寶可夢走。」

問題或許在於「沉迷」?

讓人花大量時間與金錢、與親友疏離、自我封閉等,確實是很多遊戲會造成的現象。但基本上,會讓人沉迷的遊戲,才是好的、成功的、值得玩的遊戲,這個概念至少目前為止是無法顛覆的。

但這不是遊戲特有的原罪,任何事物都一樣,看小說、電影,釣魚、運動、打筆戰,甚至是用功念書或勤奮工作,都會有人「沉迷」其中。以沉迷為拒絕參與的理由,或許其實就是拒絕「遊戲」本身。

我想問,什麼是「虛擬價值」?什麼是「現實」呢?

我們花時間追求精神上的滿足,不論是為了成就感、快樂、逃避、休息或各式各樣,難道不是「生活現實」的一部份嗎?這中間沒有這麼明確的界線,也沒這麼容易一刀切出哪個好、哪個壞、哪優優先或哪個其次。

那些「偉大」或「成功」的人物,不論是企業家、創新者或政客,各個都沉迷在自己的領域,拋妻夫、棄兒女,連火燒厝都沒發現,或者一天親子互動不到30分鐘,是不是也是種「脫離現實」?

人生在世不過百年,「真實世界」的苦難與難題,如果真的無力面對或需要喘口氣,「逃進虛擬世界」比起「強硬面對」,反而會是比較「健康」的反應。

這個社會的年輕人生活得這麼痛苦,如果不沉迷遊戲,「搞不好」就飆車吸毒喝個爛醉再砍幾個人。同儕人際關係、經濟生存壓力、親愛人間的相處、沒有夢想或難以實踐每天彷彿行屍走肉,每件事都壓得人喘不過氣,以「個人責任」般地要求甚至指責「別沉迷」,是多麼殘酷無情?

有時候也可以發現,我們這些寶可夢的沉迷者,可比那些「偉大」企業家心地善良多了,社會更有理由勸他們不要沉迷賺錢。

更重要的是,真正的興趣者、志向者,這些人更有顆炙熱的心,投入生命熱情在其中,這是對事物最純粹的熱愛、是自我實現(對自我價值的肯定與認識)、是御宅族的根源。

如果社會只能用「有沒有產值」、「對現實有沒有幫助」來看待,不但掉入資本主義工具人的陷阱,更是無情、無聊、沒文化的社會。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