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旅館這樣玩,讓太平洋的風吹向國際——玩味旅舍

設計旅館這樣玩,讓太平洋的風吹向國際——玩味旅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玩味旅舍讓人驚艷萬分,這間結合了使用者體驗及策展概念的旅宿空間,以打造出與國際接軌的設計產業生態系為遠景,這個案不僅台灣首見,放進國際可能也堪稱創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圖片提供:玩味旅舍/圖像製作:Loso

在剛揭曉的2017 Interaction Design Awards入圍名單中,來自台灣的Play Design Hotel赫然出現在入圍名單中,與LinkedIn、飛利浦、微軟等全球大企業並列其中。但,Play Design Hotel玩味旅舍,跟互動設計獎的關係是什麼?「連結國際旅客與台灣本土文化,同時搭起台灣設計師與國際房客間的橋樑,雙方不僅有實體的互動也能夠共同建構設計與旅宿的意義。」在玩味旅舍的介紹上,這麼寫著。

座落於台北市太原路新舊交界點的玩味旅舍,一面是傳統而豐富充滿在地情趣的台北老街區,另一面則通往最熱鬧的獨立創意小店及百貨金融特區。創辦人陳鼎翰走進某個主題房的淋浴間講解著地景的故事,偌大的窗戶正好同時容納下東西兩邊視野。「他最喜歡講這個故事,每個人來他都要講一遍。」杜曉苑在一旁笑著說,正是兩人一起將玩味旅舍這個美麗的計劃落實成真。

玩味旅舍
陳鼎翰和杜曉苑兩人聯手打造出玩味旅舍,期許能讓台灣設計產業和國際接軌。
打造完整設計生態系 讓台灣與國際接軌

玩味旅舍的細心與體貼展現在濃厚的台灣人情味裡,服務的第一步從旅人踏進旅宿check-in就開始:每個旅客入住都會先拿到一份精美的旅宿週邊旅遊手冊和旅宿導覽使用說明,旅宿導覽裡的一段話是玩味的最好註解:「空間、旅遊、藝術三方碰撞,一房一展演,啟動你對台灣設計的無界想像。」

近年設計旅店風行,玩味旅舍的兩位創辦人陳鼎翰和杜曉苑都是攻讀設計出身,他們看見的不是華麗的設計旅店煙火,反而更憂心於膚淺短視的炒作文化。透過旅宿的空間,他們找到另一種結合更深層的台灣在地產業結構及設計思惟的契機。「台灣的問題就是凡事求快速炒短線,完全無法累積更深層的經驗做長遠的規劃,我們想的是:透過旅宿這個空間,我們是不是能把台灣精神、台灣設計更徹底地展現出來?讓所有的旅客們不僅僅是住在台灣的土地上、更能進一步看見台灣設計、使用台灣的商品,將台灣的設計帶向國際。」杜曉苑說。

玩味旅舍其實是「種子森林」(SOForest Design)下的一項計劃,「我們的初衷就是像種子一樣播種,希望最後能長成一大片森林。」陳鼎翰說。種子森林希望透過體驗設計 (Experience Design) ,進一步探索產業跨界與設計創業的機會,初始給予玩味旅舍的定位是「實驗設計想法的生活實驗室 (Living Lab)」,而今玩味旅舍不但玩出新意,也成為目前公司投注最大時間與心力的項目。

玩味旅舍
旅舍內5間主題房約莫半年至1年就會更換主題,旅人們每次的入住都是一場驚喜的體驗。

目前玩味旅舍共有5間策展房,每間展房各有主題,約莫半年至1年會更換一次。目前主題包括旅舍選品、魔幻設計、台灣製造、自造者風潮及茶房。每間房根據不同主題而搭配眾多不同設計師的作品,屢屢讓旅客們充滿意外的驚喜。房間內從桌椅、燈飾、各種配件都彷似充滿機關的藏寶圖,背後有滿滿的設計創意及台灣的故事。

入房check in時拿到的導覽說明中附有各房間專屬的明信片及QR code,掃瞄後可以看見每個設計品牌的簡介。「原本是希望旅客看到設計產品後好奇而掃瞄去了解背後的故事,沒想到很多旅客掃瞄後還會反過來在房間裡尋找漏了哪些產品沒看到的,因為很多設計真的都是在不知不覺融入我們的生活裡,讀到背後的創意及心血又是另一種新的體驗。」曉苑說。也無怪乎玩味旅舍成為設計師們最愛的旅店,其中交流的除了旅遊中的異國情趣,更精彩的是設計能量迸發出的火花。

「旅舍選品」是玩味旅舍目前最具代表性的一間主題房,旅人如果指定入住此房,可以預先在站上挑選喜歡的傢飾,玩味會按照旅人們量身打造成你心目中的理想空間。「台灣製造」則一如其名展現十足台灣味,像是從空中懸吊而下優美的純白藺草燈是「凌晨設計工作室」(A.M IDEAS)的作品,他們的燈具邊緣結合了台灣在地的藺草編織技術,也因此促成了社區的媽媽們以藺草編織開發出其他商品。「設計可以推動很多事情,這個燈具最後就等同於推展到社區公益。」曉苑說道。

凌晨工作室
燈具設計結合傳統藺草編織技術,也進一步推動了台灣藺草編織的創新能量。
共治設計
日據時代遺留下來即將失去的技藝,透過設計師的轉化再獲新生。

還有「共治設計」(Cofusion)利用磨石材質打造出的花瓶和邊桌,溫潤的色調後是從日據時代遺留下來即將失去的技藝,透過設計師的轉化再獲新生。房間角落放著一盞優雅的黑色桌燈則是「俗器」(Localware)的作品Victoric in supermarket,你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維多利亞風的燈具其實拆解開來,全都是最台的元素,包括台灣辦桌的紅色塑膠碗、平日我們最常喝的多多、生活裡隨手可得的保特瓶等,都成為燈具1比1打造的模具。

每間房間都各有主題和說不完的故事,經過玩味旅舍的精挑細選及構思策劃,每件設計產品都找到最適切也最精準的舞台,再也不必擔心不被看見而消逝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只要旅客喜歡,甚至能夠直接下單帶回家。也由於這層用心和獨一無二的設計體驗流程,使得玩味旅舍一路走來幾乎沒有喘息的時間。「其實回過頭想想,我們幾乎是一路被推著走過來的。」曉苑臉上帶著欣慰,卻不難看出背後複雜的實際操作其實極度艱辛。

當陳鼎翰和杜曉苑決定要以「旅舍」做為推動台灣設計的場域時,一切都還只是在實驗階段。「我們想把設計變成動詞,一是希望帶動消費端的商業行為,二是能夠做同業交流,進一步推展到國際聯結。」兩人萌發這個念頭之後,就開始四處採購各類設計傢俱及用品。也由於這整套的使用者體驗模式太新,甚至還結合旅宿空間,所以他們想在Airbnb先做嘗試,一方面看看市場定位,一方面也能隨時調整服務內容。沒想到才上線不久,就因為旅客口耳相傳彼此推薦,訂單也接連出現。

玩味旅舍
「台灣製造」主題房裡的設計選品充滿台灣在地的能量,還有濃厚的在地聯結及故事。
從Airbnb開始迸發的美麗意外 口耳相傳的連鎖效應

「我們一開始就是想結合設計和飯店產業,由於概念太新又帶點實驗性質,所以只找了一間小房子,定位也很清楚是小眾精緻路線,選擇Airbnb也是同樣出於這個實驗性質的原因。那時候是在礁溪開始嚐試,逐漸養出一些旅客,他們就會詢問是否會在台北也有這樣的空間,我們也確實有這樣的計劃。後來找到太原路這裡,好不容易把5間房的主題都策劃好,傢俱配件等一一補足後,就立刻接到之前住過礁溪房客們的訂單,而且一次就要訂10個人,那時我們就想,好吧就來試營運吧,沒想到一上架就反應熱烈,我們也很意外,就這樣開始營運了。」

說來頗為神奇,創業的旅程就此展開,曉苑說:「原來這組客人是8月先訂9月的單,所以算是我們接到的第一張訂單,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他們實際入住之前,又接到了另一張訂單搶先入住,而這位後來居上的旅人離開時才告訴我們,原來他是Airbnb的神祕客,也是一位滿知名的旅遊作家,而2014年Airbnb的主題就是『play design』。這名旅遊作家的報導傳播效應也很快,直到現在都還會有他的朋友說是看了他的報導來訂房的。然後接下來幾乎每個月都有8成以上的住房率。」

「正式營運應該是在2015年的9月,我們參與了那年的臺灣文博會(Creative Expo Taiwan),直接把展場變成房間,大概是大家都覺得很有趣,從那次之後就有設計師們陸續主動來接洽我們。9月30日我們辦了一場記者會,邀請所有我們策展相關的設計師和相關產業的朋友,一起到現場實際做導覽體驗,讓他們更明白我們在做什麼。官網也是那個時候上線,我們最近還要做第3次改版,主要是針對購買流程的部份。大概沒有人會像我們這樣一直改版吧。」曉苑笑著說。「其實設計對我們而言,就是無止盡的優化。」鼎翰在一旁補充道。

玩味旅舍
要如何傳達出玩味旅舍對於設計者體驗一連串的安排及有趣之處,成為人員訓練的一大關卡。

這麼精彩的服務豈是5間房可以承載?但是最大的關卡正是知識及技術的對接。「旅舍是飯店空間,所以一開始我們也確實有找飯店業背景的朋友來處理房務,但是後來發現房間內的所有陳列都無法適用於飯店業的統一規格及標準。而在接待旅客的時候,要如何傳達出玩味旅舍對於設計者體驗這一連串的安排及有趣之處,更是一大考驗。」曉苑苦笑,這也是玩味旅舍創業最難以複製的高度門檻。

「我們想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除了不間斷地針對每間房策展、聯繫設計品牌,我們還想繼續推進到銷售端同時服務顧客和設計產業,還有針對旅客的旅程設計⋯⋯」曉苑的思緒動得飛快,一如玩味旅舍打破所有業界的思惟及模式走在非常前端。

「12月我們還要做一間關於思辨設計、未來世界的主題策展房,裡頭的設計都是具有批判及反思意涵在裡面的⋯⋯這批設計師是Taiwan Bio Art的創始成員,平日都是在針對未來環境的演化做研究,也都散居世界各個城市駐村研究。」這樣的計劃只是雛型都讓人心動了。

對於鼎翰和曉苑來說,玩味旅舍的推展是一條漫漫長路。中間有無數的細節需要不斷磨合,無數的思惟需要被打破,更有多種層面包括藝術的策展概念、設計者的創意展現、使用者體驗的流程設計、旅宿實際營運的房務等等⋯⋯每道門檻都是一門專業的學問。兩人的臉上有些許疲憊,但更多的是實踐社會意義所帶來的成就感。

「我們現在做的也是共生和他利的事情,我們希望整個產業環境會更好。有許多旅人是直接下單把商品帶走,也有的設計師是來這裡找台灣的設計師合作,或者泰國通路、國外的選品店來這裡採購、也有媒體來洽詢採訪對象、想報導台灣設計師⋯⋯各種情況都有,我們都會儘可能幫忙推薦引介,也同時要花時間去篩選過濾。」玩味旅舍在做的其實遠遠超過一間旅舍,是非常創新型態的多層面複合服務。

詢問兩人能否以一句話來形容玩味旅舍想要做的事,結果鼎翰還是給了一大串:「其實可以分兩個層面來說,以設計產業而言,我們想儘可能地在每個階段都能幫助到設計師,希望幫他們往下推進到最後一哩路。」曉苑則補充另一層面說:「以設計師平台來說,我們最想要的還是做到社會意義這塊,希望每個來到玩味、參與玩味的人都能真正認識台灣、認同台灣。」鼎翰在一旁聽著忍不住笑著說:「她是人文背景出身,所以感性的部份就交給她了。」

在兩人的笑聲裡我們可以看見一股屬於台灣新世代的全新風景,綠色的種子正在萌芽、契機正在發生、舊有的陳腐正在被打破,美好的生態系在他們踏實的腳步下,正一步步穩定地走向未來。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YannY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