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應過度的「暴走社會」:保護個資到走火入魔、黑心企業恐懼症

反應過度的「暴走社會」:保護個資到走火入魔、黑心企業恐懼症
Photo Credit: Mark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有些案例顯示,某些企業並非惡質企業,卻意外被貼上「黑心企業」的標籤。而且他們因為這類謠言,在人事任用、商品販賣方面都產生很大的困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榎本博明

太過保護個資反而作繭自縛

雖說保護個資是每個人應有的觀念,但在保護個資的當下,我們往往很容易產生過度反應。因為我們不知道該如何拿捏個資處理的細節,因此反而在不知不覺間形成日常生活的阻礙。其中,以學校和幼兒園最常出現接下來將介紹的狀況,因為假若這些教育機構不為學生、幼童製作通訊錄,教職員便無法在緊急時聯絡家長。雖然以前每個班級都會發布通訊錄,不過現在的學校卻已經沒有發布這類資訊的習慣了,這是因為負責製作通訊錄的廠商會私下販賣這些個資,並且因此造成各種相關的損害。所以,現在大家對個資特別敏感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但是,緊急時沒有通訊錄可以使用卻也很不方便。例如,因天候不佳及流行性感冒因素等必須臨時放假時,相關人員就得另外想辦法聯絡家長。要是這時候也沒有通訊聯絡網可用,教職員們還必須花時間一一聯絡每個家庭。但即使如此,教職員們還是基於保護學生個資的考量,而無法取得聯絡學生用的通訊錄。因此在必要時,教職員們照樣沒辦法迅速聯繫。

這種狀況在大學也會發生,他們會針對類似訴求而發布公告,例如校方表示不會因為課堂講座等活動而製作通訊錄,但這卻造成了相當大的不便,例如想通知關於下一次講座的資訊、或是通知研討會或聚餐的時間地點等注意事項時,卻因為沒有通訊錄,彼此之間難以聯絡。

在大學裡,教職員和學生並不會每天看到彼此,尤其是那些將打工視為正職的學生們,在校園中更是難以碰面。所以一旦沒有通訊錄,就無法通知學生一些必要的消息。雖然使用社群媒體也能達到相同的功用,不過這也可能會成為有心人士濫用他人個資的平台,因此想全面將社群媒體作為聯絡用的工具,仍有相當的難度。

此外,最近有些大學生不但不在課堂上透漏自己的地址、電話號碼、電子郵件等,也不向他人提供學號和姓名等個資。所以教職員想把可用於教學範例的學生報告備份下來時,就不能在副本上留下學生個資,而必須確實地將學號和姓名遮蓋起來,才能請雇員影印備份。只是,我很想反問大家,真的有必要保護個資到這種地步嗎?這些情形難道就沒有反應過度的嫌疑嗎?

雖然和個資的情形不同,不過我有類似的個人經驗想分享一下。數十年前我在國立大學工作時,曾有過教職員不准和學生一同用餐的規定。雖然文科省本來就禁止教職員和廠商有聚餐等交際行為,不過對教職員來說,學生也是會產生利益關係的對象。換句話說,教職員也要將學生視為廠商,從而避免一同用餐。當我說明自己必須遵守這樣的立場時,有些人會說:「怎麼會有這種怪事?」

這是因為校方想防範於未然,所以想靠著預想各種狀況來阻絕發生差錯的可能。但這種反應過度反而讓人變得綁手綁腳。

北海道總務局人事處為了讓大眾參考在保護個資方面如何算是反應過度,曾對外提供一份常見問答集。

其中刊載了許多訪談,有些是家庭因為不想被他人知道通訊地址,所以無法製作通訊錄。以及某些家長認為「孩子出去玩後就會不想回來」、「我們不想讓孩子惹上麻煩」而無法發放通訊錄,導致學校失去聯絡家長的管道,只好讓雇員盡量在上班時間內完成所有聯絡事項。

雖然如此,但日本的《個資保護法》並沒有規定禁止製作、發布通訊錄;而是只要經過當事人的同意,就能夠進行。即使不是班級裡的每個人都同意製作,那麼也可以只公開、發布已同意者的通訊資料。

這條法律的頒布,反而顯出為了保護個資而放棄製作通訊錄的校方、以及不想讓他人知道通訊地址的學生家長是過分小心了。

另外,因為規定不得公開特定的個資,因此當學生作品、照片需要公布於出版品和網路上時,校方會為了保護當事者或應付家長,而制定出許多繁雜的手續。此時,創作作品的學生姓名、學號是否需要記載,也必須徵求當事人的同意。由於這樣的規定,所以教職員會盡量迴避這些麻煩的手續,甚至會決定乾脆不對外公開學生的優秀作品。但我認為這恐怕會影響到寶貴的學術交流,使一般的交流變得更加乏味生硬。

此外,大學還針對表揚學生和不表揚學生各自可能會造成的心理傷害,特別制定規範。這個過於神經質的動作,不只是因為校方要保護學生的個資,也是因為校方害怕作品無法發表的少數人,看到他人作品得以發表後會心生不滿。這或許是因為校方覺得安撫少數人是一件麻煩的差事吧?但因為這樣的規定,所以校方要想盡辦法讓全部學生的作品都公開發表,並且因此必須和全體學生進行協調。這麼做反倒使整體程序變得更加複雜。

北海道總務局人事處的常見問答集中,也有關於醫院醫師的訪談。其中「學生受傷時必須向班導說明」的項目相當讓人詫異。就常識來判斷,當學生受傷時,醫師對一同前往的老師說明受傷情形,算是一種善意的表現,不應該是什麼大問題才對。但是,他們還是將這方面的問題提出來作為參考,這表示醫師們在現實中也不得不考量任何可能被投訴的情形。

對此,問答集中提及,學生如果沒有表示反對,醫師就能向隨行老師說明受傷狀況和治療方式。不過,沒有一同前往的老師在事後向醫師詢問狀況時,只要沒有經過當事人的同意,醫師就不能回答。一般來說,只要醫師和老師抱持善意,就能簡單地彼此應對。但要是醫師必須接受這麼困難的規定,還要面對有可能會接踵而至的投訴,那麼選擇不告訴當事人任何資訊會來得更省事。至於老師也會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提到學生的就診狀況時會盡量輕鬆地帶過,進而變成漠不關心。

還有,病患在醫院候診時,護士通常會喊病患的名字。雖然很多人都不認為這是個大問題,但據說某些醫院在叫病患的名字後會被抗議:「你幹嘛把我的名字說出來?那是我的個資耶!」所以現在的醫護人員會特地詢問病患:「請問您介意在候診室呼叫您的名字嗎?介意在病房門口標記您的名字嗎?」由於這樣的風氣使然,現在有越來越多病患不希望被喊出名字、也不希望自己的名字被標示在門口。

雖說如此,但其實有更多病患不喜歡用叫號碼的方式提醒自己該進入診療室。換句話說,醫院禁止護士唸出病患的名字,其實只是因為他們對投訴太過於神經質了。

像這種保護客戶個資而產生的反應過度,和為了保護個資而定下嚴格規定的態度,多少也成了讓大眾失去人性的主因。

Hello My Name Is
Photo Credit: Travis Wise @ Flickr CC By 2.0
黑心恐懼症

多虧「黑心企業」一詞廣為流傳,惡質企業成了社會新鮮人、正職工作者、轉職者找工作時的注意要項。不過這個好處背後也有缺點,就是會讓求職者產生過度的不安。只要稍微被主管刁難,該公司在網路上很可能就會被指責為「黑心企業」。

一般來說,那些員工常加班、低薪且工時過長的環境,會讓一個企業的離職率偏高。而在如此惡劣的勞動條件下,濫用員工的勞動力,將之視為用過即丟的工具,就是所謂的黑心企業。

現在的社會新鮮人和年輕員工對「黑心企業」頗為敏感,只要在職場上感受到一點風吹草動,就會懷疑「我待的這間公司會不會是黑心企業」?

那麼,現在的年輕人又基於哪些具體條件來斷定「這是一間黑心企業」呢?根據調查顯示,進公司一至三年的年輕員工所認為的「黑心企業」,有以下六點特徵(《日經Business》2013年4月15日):

  1. 薪資偏低(這是62.9%的受訪者所認為的黑心企業特徵)
  2. 離職率高(同上,48.6%)
  3. 無法休假(同上,42.9%)
  4. 濫用員工的勞動力(同上, 40 %)
  5. 公司希望員工耐操,能靠毅力苦撐硬拚(同上,25.7%)
  6. 強制員工參與聚餐等應酬活動(同上,22.9%)

「黑心企業」常提出不合理的要求,讓員工陷入不得不加班的窘境,或用極低的薪資要求員工做牛做馬。所以揭穿黑心企業的真面目,避免其他犧牲者受害,是我們應做的事。

但最近有些案例顯示,某些企業並非惡質企業,卻意外被貼上「黑心企業」的標籤。而且他們因為這類謠言,在人事任用、商品販賣方面都產生很大的困擾。在社會上,只要一個企業被認定「那是黑心企業」,不只求職者會敬而遠之,連消費者也會開始抵制該企業的產品。尤其某些企業的工作環境並不如謠言中的累人,員工也沒有被慣老闆當作用過即丟的人力資源,但卻因為網路謠傳著「那是黑心企業」而蒙受損害。

據說目前的企業會避免在面試時採取高壓的態度,因為這種讓社會新鮮人措手不及的應對方法,對企業來說有相當高的風險。換句話說,企業害怕面試中被壓得喘不過氣的社會新鮮人,將來會對他們貼上「那是黑心企業」的標籤。

《日經Business》經過採訪後,整理出社會新鮮人在面試時,感受到「黑心」面試手法。

  1. 高壓面試
  2. 不發出不錄取通知
  3. 不和面試者進行對話(高壓面試的另一種型態)
  4. 老是提出和工作無關的問題
  5. 選擇錄取者時太過謹慎(面試態度非常小心=不重視眼前的人材)
  6. 常常詢問其他公司的面試狀況
  7. 立刻發出錄取通知(容易讓人聯想到這間公司急著用人)

其中,以高壓面試最為人所詬病,因此現在的企業常要求面試官不要用高壓的態度質問應徵者。

看到這裡,也許有人會覺得,企業這麼在乎自己面試新人的態度,應該不太算是反應過度吧?

在《日經Business》所做的調查中發現,社會新鮮人中每五人就有一人會「上網分享自己面試時對該企業的不滿之處,並將這類負面心得流傳開來」。

因此,企業盡力不讓社會新鮮人感到不愉快,深怕在網路上被貼上「黑心企業」的標籤,這也許不算是企業本身反應過度,但可以說是社會新鮮人放任自身反應過度所形成的風氣。而蒙受損害。

書籍介紹

暴走社會:鄉民正義、網路霸凌與媒體亂象,我們如何面對反應過度的社會》,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榎本博明

我們的社會是否越來越暴躁,逐漸失去耐心!只因小孩在啼哭,就要把媽媽與小孩一同趕下公車?每當社會發生了重大刑案,就要把公民團體拖出來負責?台鐵高鐵因為地震而停駛,卻要遭受乘客圍剿?博愛座只有老年人與小孩有資格坐,年輕的病人只能罰站?在居民社會地位較高的住宅區,不能蓋公宅與中途之家?

你的生活周遭是不是曾經遇過這些容易激動卻又難以溝通的人?又或者,你也會對上述事件感到無奈?沒錯,我們正活在一個反應過度的社會!這個社會出現越來越多反應過度的人,一旦發現事情超乎預期,習慣用大聲責難的方式來表達意見;而大家則因為害怕爭執,默默忍耐這些反應過度,讓社會越來越焦躁,失去了寬容的力量。

暴走社會 榎本博明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看顏色、憑感覺還是只管統獨,其實越民主越「不看政見」投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