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émon GO中街頭實景的利用,對於著作物財產權來說適當嗎?

Pokémon GO中街頭實景的利用,對於著作物財產權來說適當嗎?
photo credit: REUTERS/Toru Hanai/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著作權之所以限制著作權人行使,是為了讓更多的新著作產生,以提升我們的文化生活,但是一個成功的「遊戲軟體」開發,可以帶給社會文化進步與提升的結果嗎?

文:陳姿縈(政大法學碩士、著作權刑罰制度研究者)

目前全世界人氣最高的手機遊戲「Pokémon GO」,自8月6日開放台灣下載遊玩之後,也成為了台灣最受矚目的焦點話題,筆者也充滿好奇地參加了這款熱門遊戲,但對於遊戲中「街頭實景」使用的正當性,還是有一些質疑。

在「Pokémon GO」遊戲中,最令人感到新奇的,莫過於遊戲地圖與現實地圖的結合,讓遊戲參與者能夠自在穿梭於虛擬與現實之間,感受遊戲所想要提供的一種「實境效果」,而其中一個將虛擬與現實連結的重點,是地圖中「Pokéstop」的設計。

目前網路玩家們對「Pokéstop」的中文稱呼有「驛站、精靈站、口袋站、補給站」等,為了敘述方便,本文除了使用遊戲的原始名稱外,直接簡稱其為「站點」。從「補給站」這一個譯名,對於即使沒有實際參與這個遊戲的人來說,應該也能夠大概知道這是一個對於遊戲進行具有實質功能的設計,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在遊戲中,「Pokéstop」是以現實世界中,路邊的實際物品作為站點,在這個站點,遊戲玩家可以隨機取得一些遊戲所需要的道具,因此,幾乎所有玩家只要看到「Pokéstop」,一定會點選進入,以筆者遊戲時經過的範圍為例,遊戲中的站點大多是街邊的電箱、造型水溝蓋、建築物或較明顯的地標,也有一些是私人建物的展示品,例如建築物樑柱的美觀裝飾、社區的中庭造景等。

而「Pokéstop」在遊戲中的設計,不僅僅將該現實世界之實際物品名稱作為站點稱呼,當玩家點選站點的圖形時,還會同時將該站點的現實物品的照片呈現在螢幕上,當這些實景照片裡的物品為有著作權時,著作權人能對「Pokémon GO」遊戲主張著作財產權嗎?

在著作權法中,對著作物拍攝照片的行為,是對於著作物進行「重製」的動作,屬於著作財產權中「重製權」的範疇,依照著作權法第22條規定,重製權是由著作人專有的,只有取得權利人的同意,才可以作重製行為,如果沒有得到權利人允許而自行重製,依據著作權法的第88條和第91條規定,利用人需負擔「民事上的損害賠償責任」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事責任」。

但這樣的規定卻會讓所有在街上拍攝照片的人都要負擔民、刑事責任,甚至會造成電影、偶像劇等因為在街頭拍攝實景而產生處理不完的重製授權問題,為了避免這樣的情形,著作權法在第58條另外規定了對於在街道、公園、建築物外牆或其他在戶外場所長期展示的藝術品、建築物等,除了該條所列的四種特別情形之外,著作財產權人不能對利用人主張其權利。

這條規定的目的,是基於著作權保護的精神,不僅僅是對已創作出來的著作物提供保障,還包含其他將來的可能出現的創作,才能夠促進文化的發展,如果只保護現有的著作,對新著作的產生過程處處限制,反而會扼殺好不容易萌芽的創新意念。

「Pokémon GO」這個遊戲,連結了虛擬與現實,且遊戲所到之處都能掀起熱潮,不分國籍種族,皆深受「Pokémon GO」的吸引,也帶動了其開發公司的商業價值,以商業發展的角度而言,確實是一個成功的創新案例,然而商業的創新發展,值得用犧牲著作權人的權利作為保護嗎?

前段提到的,著作權之所以限制著作權人行使,是為了讓更多的新著作產生,以提升我們的文化生活,但是一個成功的「遊戲軟體」開發,可以帶給社會文化進步與提升的結果嗎?筆者對此持保留態度。

而一個對社會文化提升沒有積極效果的商業利用行為,尤其還是一個「成功的」商業模式行為,以現在的著作權法規定,不但沒有幫助到著作權人爭取他可能可以獲得的利益,還要求著作權人退縮他的權利範圍以成就一場對社會文化不構成進展的大戲,對著作權人未免過度嚴格。

筆者認為,著作權法第58條就街頭取景行為所對著作權人的權利限制,固然有其正面意義,但還是要將此種對於著作權保護的例外情況,扣緊在著作權法「促進文化發展」的立法精神上,而不是對於所有的街頭取景行為一概照單全收。

以「Pokémon GO」這個遊戲為例,其將「Pokéstop」設計成可以看到現實的街景實物,對於所有玩家而言,當然是非常新鮮有趣的,但是這個站點實景,是不是一定要使用他人的著作物?

筆者認為即使是都市地區,也有許多不具有著作財產權的物品可供其作為站點的設計,並沒有「無法避免使用他人著作」的不得已情形,但目前的著作權法規定對此過於寬鬆,使得這種沒有幫助到文化進步的商業行為也可以隨意利用,反而違背了著作權法對於權利人限制權利的原意,對著作權人造成了過度的限制。

筆者建議主管機關在進行有關TPP的因應修法時,將此種情況一併納入衡量,倘若著作權法對於著作權人與社會文化進步的保護功能逐漸削弱,最後終將會使我國文化產業愈來愈消極,愈來愈難振作。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