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麵包還是競技場?想打破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的壟斷,要靠主辦國選民從下往上的施壓

要麵包還是競技場?想打破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的壟斷,要靠主辦國選民從下往上的施壓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選民通常既想到競技場看比賽,又想要麵包。唯有當選民像巴西人一樣只想要麵包時,政治人物才會被迫去重視。

2014年6月1日,美國國家奧委會在麻省理工學院召開四年一度的大會。大家本來期待美國國家奧委會會宣布由哪些城市代表美國競爭2024年夏季奧運。美國國家奧會從2013年2月就開始邀請全美五十個城市來申辦。一般來說,各城市想代表美國去和全世界競爭的話,通常要花一千萬美元。

但美國國家奧委會主席賴瑞・普伯斯(Larry Probst)並沒有宣布名單,而是向媒體抱怨紐約沒有申請到2012年奧運和芝加哥沒有申請到2016年奧運,並說他要看看國際奧會到底要如何改革申辦程序。這聽來像是威脅:除非美國獲得主辦權,否則我們就不玩了。

自從1996亞特蘭大奧運之後,國際奧會確實對美國不公平,畢竟最大的電視轉播合約來自美國。國際奧會最近正在和NBC電視台洽談一個時間到2032年,價值八十億美元的轉播合約。如果奧運能在美國的時區內舉辦,NBC的收視率會比較高,美國人也可以在黃金時段收看比賽。收視率一高,不但NBC的合作夥伴會很高興,下一次再談轉播權的價金也可以提高。更何況,大多數美國一線城市都有大量富裕人口,付得起高額的門票和餐飲,而美國企業也會買形象廣告。

普伯斯和美國國家奧委會認為美國應該拿到2024年的主辦權,打破二十八年無法舉辦的不正常現象。所以普伯斯表示美國國家奧委會不會亮出底牌,要等巴赫在2013年成立的國際奧會工作小組在2014年12月宣布如何改革遴選程序再說。但奇怪的是,普伯斯在四週後還是宣布了名單-舊金山、洛杉磯、華盛頓特區和波士頓。

巴赫在2013年接任主席後,他很快就明白申辦城市越來越少的情況不能再繼續下去。他告訴專門報導奧運新聞的《奧運環內》(Inside the Ring)雜誌說,國際奧會的申辦過程太煩瑣,他要改得簡單和有彈性一點:

我們要求得太早又太多。我們和可能申辦的城市談,好像做生意一樣要求他們投標。我們開出條件,「你必須做這,你必須做那,我們的條件是什麼,我們的保證是什麼」。這樣一來,全世界的申辦書都是由同一群人(顧問公司)寫出來的。每一份申辦書都一模一樣,我不必找他們來面試就知道他們會怎麼回答。我要改變這種心態……我要讓每一個申辦城市自己去研究奧運如何能配合他們城市和國家的長期發展。

這些想法很有道理,巴赫也成立了工作小組研究如何改革。國際奧會前任主席傑克斯・羅吉也曾在2000年代初期呼籲過改革,但沒有實質成果。整個程序只是變得更煩瑣、更昂貴。

種種跡象顯示這一次也不會有什麼大改變。在2014年2月索契冬奧前的國際奧會大會中,有兩種改革主張被提出來討論。第一種主張是讓國家和城市都可以提出申辦。這會降低城市的負擔而提高國家的負擔,也會提高交通運輸(還有碳足跡)的成本和維安成本。這看來變化不大。第二種主張是重新回到鹽湖城冬奧之前的作法,規定國際奧會委員必須到申辦城市親自造訪。親自造訪會比看錄影帶更準確,更能正確評估每個申辦城市提出來的計畫。但這也會提高花費,為買票賄賂開了門路,而這正是當初停止這種做法的原因。

要有本質性的改變,就必須打破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的壟斷。其中一個方法是讓奧運和世界盃面對競爭。這有人嘗試過但沒成功。美國媒體大亨泰德・透納(Ted Turner)在1986年發起「善意運動會」(Goodwill Games)並在自家頻道轉播。透納在1986年虧了二千六百萬美元,1990年又虧了四千萬美元,然後這個比賽就慢慢無疾而終,最後一次是2001年在澳洲布里斯本 。如果連透納的財富和媒體王國都無法競爭,其他人更辦不到。奧運和世界盃的品牌強到能形成自然壟斷。全球觀眾並不想要兩個奧運,也不想要兩個世界盃。

AP_1621913077342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要降低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的籌碼,限制申辦者數目也是一招。也許可以重新採用國際足總在2000年代初期的六大洲輪辦的方法,而國際足總正是因為這個方法會降低其籌碼才停止不用。此法不但可以減少有資格申辦的城市,也可以為申辦城市省下約一億美元的申辦費用(東京申請2016年奧運時據稱花了一億五千萬美元)。問題不是這種方案好不好,而是巴赫的工作小組及國際足總能不能接受這麼大的改變。

如果國際足總和國際奧會願意的話,以下三種方法也是可行的:一、願意接受比較舊的、不那麼宏偉的主場館;二、願意鼓勵已經辦過的國家重覆舉辦;三、願意真正客觀地評估奧運和世界盃最能符合那一個申辦城市的發展需求。雖然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老是在口頭上說很關切主辦國的發展和環保等議題,但有權利投票的人其實根本沒能力去判斷。

國際奧會在2013年九月選擇由東京而不是馬德里主辦2020年的奧運,這讓人懷疑國際奧會到底有沒有改革的決心。馬德里希望大部份利用現有的體育設施,只做少量的基礎建設。預算由三級政府分七年共同負擔,總額只有十九億美元,是現代奧運史上最少的。而東京的總預算大約是六十億美元,有非常豪華的新建主場館和選手村(原預算是四十億美元)。如果國際奧會真的要展現不浪費的決心,那就不應該選擇東京。

也有人呼籲乾脆讓夏季奧運年年都在雅典舉辦。這個想法不錯,但很多想辦的國家會抗議,也有損奧運的國際主義形象。

世界盃的問題比較簡單,因為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成熟的職業足球聯盟,都有八座以上的球場。如果國際足總能降低對球場容納人數和豪華程度的要求,主辦國的花費就會少很多。

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也應該多分一些利潤給主辦國或主辦城市。夏季奧運大概能從電視轉播金、門票、企業贊助和紀念品賺到六十億美元。冬季奧運能賺三十到四十億美元,而世界杯大概賺四十五億美元。


猜你喜歡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的世代橫空出世,面對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C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PChome 24h購物也看準商機搶先出手,推出iPhone 14訂閱方案、開設線上立陶宛館等服務,滿足C世代習慣遠距、享受體驗服務的特性!

當市場還在摸索Z世代的消費輪廓和行銷趨勢時,一波C世代大軍已然橫空出世,C世代意指Generation COVID,這波C世代大軍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因為實體接觸的機會被隔離,他們可能沒有畢業典禮、沒有實體接觸國外的機會,或是從進入社會工作都是遠距。eMarketer即指出,疫情期間,消費者前往實體通路次數減少了42%,透過網路消費則反增了54%,大疫情時代使非接觸經濟的發展更躍進,C世代也因此更擁抱科技,甚至可能將成為生活在元宇宙的第一個世代,也將逐漸影響行銷趨勢。

元宇宙當道 C世代透過雲端群聚

C世代與同儕們的互動以線上為主,手機、電腦的線上裝置成為探索世界的工具之一,在學習和工作上也習慣遠距離,許多線上軟體也開發出新功能幫助C世代在元宇宙中群聚。其中Gather Town就是一個例子,雖然是一種視訊軟體,但是更像是一款遊戲,使用者可以自行設定角色,透過角色扮演和他人互動,也可以建立屬於自己的虛擬空間,在裡面開會、上課、進行遊戲等。品牌觀察到新世代的轉變,也紛紛開始與Gather town合作,如HP在Gather Town中開設元宇宙線上分享會,透過四大區域場館跟使用者互動,除了有遊戲區外,同時還展示旗下商品及優惠,並能直接找到折扣跟賣場,此外還能在裡面跟名人交流;台北市稅捐稽徵處也在Gather Town上開設線上展覽館,透過互動解謎,幫助民眾學習各項租稅知識,讓硬知識也能透過符合C世代的方式傳播。

HP在Gather_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HP在Gather 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被封鎖的國界 C世代追求不出門能買天下物

因疫情影響,各國封鎖國界超過一年,截至目前為止,台灣人民也還無法自由地出國,C世代是喪失許多地球村公民權益的一代,失去很多跨國界交流的實體機會。許多品牌也趁機推出服務,協助消費者消弭疫情和國界的阻隔。

C世代少有出國的經驗,與此同時航空業和旅遊業也大受打擊,為了滿足消費者對於出國旅遊的渴望和對於品牌的熱度,新加坡航空之前在旅展中打造飛行旅程體驗區,讓體驗者戴上VR眼罩,探索新航A380的客艙,透過預先體驗培養品牌認同感。在疫情初始時,立陶宛主動贈與台灣疫苗,也讓國人對於這個遠在波羅的海的國家開始有了感恩之情和好奇心,但苦於疫情還是無法實際到當地體驗,PChome 24h購物與立陶宛企業局為了深化台立兩國的交流和滿足C世代消費者,共同開設「立陶宛館」,日前也在站上正式試營運,進駐立陶宛10大品牌,幫助C世代消費者不出國,透過熟悉的科技操作,就能品嘗異國美食,打開對於世界的感官。

PChome_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滋味。

體驗至上 訂閱制便利創新服務收買C世代的心

相較於產品本身,C世代更加注重享受及購買體驗。因此,若想吸引更多顧客,零售商就必須推出不同以往的服務。訂閱制雖然行之有年,但大部分在民生必需品上,如咖啡、保健食品、生鮮食品或是視聽娛樂方案上,但在智慧型手機這種相較之下使用週期較久的產品上卻尚未有過。對新興世代的消費者而言,智慧型手機不單純只是通訊作用,還包含了品牌信仰,甚至還有奢侈品的體驗,其中Apple年年出新機,即使產品耐用,也還是讓許多年輕人只要出新機就想換,而非等手上舊機無法使用,影響智慧型手機的消費習慣,讓其使用週期縮短。

過去一直傳聞Apple即將推出訂閱制, iPhone 14的發布會上卻沒有發表這項消息,然而全台電商中唯一Apple全系列授權經銷商PChome 24h購物搶先推出了iPhone 14的訂閱方案,訂閱週期為12個月,訂閱期滿後繳回舊機就能換新機,並主打低月付額、免預繳、免押金、專屬保險等服務。PChome 24h購物觀察到iPhone使用者的痛點,在保險服務上也有相對完整的保障,如果在訂閱期間手機不見、或是重大事故需維修,只需付出2,500元的自負額,便能享有一次原機維修或是置換服務。這樣的服務不僅讓C世代更能降低擁抱科技的門檻,進一步完整周邊服務,也因此在網路上掀起一波討論聲量。

PChome_24h購物搶先Apple_____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搶先Apple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科技。

雖然世界已逐漸與疫情共存,但在這段時間內生長的C世代消費習慣,或許已奠定未來幾年內的市場趨勢,面對這群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