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麵包還是競技場?想打破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的壟斷,要靠主辦國選民從下往上的施壓

要麵包還是競技場?想打破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的壟斷,要靠主辦國選民從下往上的施壓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選民通常既想到競技場看比賽,又想要麵包。唯有當選民像巴西人一樣只想要麵包時,政治人物才會被迫去重視。

到2013年12月為止,國際足總的帳戶裏有十四億美元。2014世界盃辦完後增加到20億美元。為什麼不能把這些利潤分給主辦國,尤其是那些發展程度較低卻要投資最多基礎建設的國家?這樣可以使富國和窮國的主辦成本變得較為平均。

總而言之,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有很多方法可以減輕主辦國的負擔。但他們做為超大型賽會的壟斷者,其實並不想把權力分享出來。當然,如果各國都沒興趣再主辦,或者企業贊助商堅持要改善公關形象,那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也會被迫做一點改革。但我們相信改革幅度不會太大,只會到足以讓人有興趣主辦,讓媒體和贊助商看得過去的程度。

前面曾經提到在2014年6月,奧地利、德國、瑞典和瑞士的國家奧委會共同提出一份名為「2020奧運議程:申辦經驗」的報告,從這份報告可以看出一些改革的方向。報告研究了2010、2014和2018三次冬奧的申辦過程,發現申辦費漲了四倍,而申辦計畫書厚了一倍,所以應該簡化申辦過程。這份報告感嘆民眾越來越反對辦奧運,認為應該要加強宣傳辦奧運的價值,甚至「國際奧會也應該出錢給想申辦的國家做宣傳工作」。

報告建議國際奧會應該降低對場館容納人數的要求,並讓主辦城市能多利用現有的體育設施而不必蓋新的。報告也建議「奧運家族」的人數不要那麼多(夏季奧運時需要四千二百個房間給這些人住),主辦城市就不用過度擴張旅館房間數。最後,這份報告也指出雖然國際奧會從1990年代就宣傳要注重環保,卻沒有定出環保標準,沒有監督程序,更沒有懲處機制。報告建議也許要成立一個監督機構,並賦與強制力。這些想法都只是給國際奧會作參考,要在2014年12月大會做決定。

(譯註:2014年12月,國際奧會在摩納哥舉行的第127屆年會中,通過了巴赫提出的多項改革案。最主要的改革是允許不同國家的不同城市聯合申辦,並鼓勵利用既有設施或可以拆卸的臨時設施以節省花費。奧運申辦也將由競標改為邀請主辦,並成立委員會評估申辦城市的風險和機會。改革方案通過後,羅馬、巴黎、布達佩斯和洛杉磯四個城市提出申辦2024年奧運,預計將在2017年公布結果。2022年冬奧則在奧斯陸退出後,由北京打敗哈薩克的阿拉木圖獲得主辦權。北京將成為第一個既舉辦過夏季奧運,又辦過冬季奧運的城市。)

在2014年,由於卡達拿到2022年世界杯主辦權而引發的賄賂醜聞,開啟了必須從上往下的改革,也就是透明度的改革。世界盃和奧運都是用匿名投票。(國際足總在2014年7月宣布不會公布針對卡達賄賂案的調查報告,這大錯特錯)。採用公開投票會增加透明度,也可以減少貪污腐敗。

在鹽湖城拿到2002年冬奧主辦權並爆出賄賂醜聞之後,國際奧會縮減了有投票權的人數,也不再讓有投票權的人去申辦城市訪問。但國際奧會的程序依然不夠民主化,極需進一步改革。

目前,有權投票的國際奧會委員有115名。其中十五名是在奧運會時由運動員推舉出來的優秀運動員。十五名來自各國的奧委會,十五名來自各單項運動的國際協會。剩下七十名是由國際奧會自行產生的。這些菁英掌握了穩固的多數(百分之六十點九),除了對奧會和奧會主席之外不負任何責任。委員的任期八年,可以連選連任,但不得超過七十歲(但在二〇〇〇年之前就當委員的人,可以當到八十歲)。為什麼不採用所有委員每隔四到八年要重選,任期不得超過兩屆的制度呢?

  • 從下往上的改革

由於壟斷勢力不會做大幅改革,想要申辦的城市和國家自己就得聰明和負責任一點。不要好大喜功,要多利用既有的運動設施。就算不符合國際奧會和國際足總的規定,也要堅守自己的立場。

東京市長舛添要一就用新方法和國際奧會打交道。他在2014年7月通知國際奧會說,東京要重新考慮2020年奧運的計畫。東京奧組會面臨強大的壓力要求使用一九六四年的主場館就好,不要蓋新的。舛添要一說東京必需考慮財政問題,為了省下場館建設的經費,不得不把某些比賽放到距離東京六十英里以外的地方。舛添要一表示,「花費可能比原定高出三十倍、四十倍、五十倍。我要怎麼說服納稅人花這些錢?」

主辦城市也應該多向洛杉磯和巴塞隆納學習。這就得充份了解這兩個城市成功的條件為何。2016里約奧運就試圖模仿巴塞隆納把奧運分散到幾個區塊的做法,而不像1996的亞特蘭大、2000年的雪梨、2000年的雅典、2008年的北京和2012年的倫敦,都是把奧運集中在同一個區。不幸的是,里約只模仿了型而不是神。這兩個城市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巴塞隆納最根本的特點不在於把奧運分散到四個區塊,而是在還沒申辦奧運之前就有一個都市發展計畫。這個計畫不是為了奧運才拼湊出來的。

巴塞隆納的成功還有很多因素。百分之六十的經費來自民間,而在政府出資的百分之四十當中,只有百分之五來自巴塞隆納市政府。在三十七個比賽場地中,其中二十七個本來就存在,有五個是本來就在蓋的。在所有花費中,有百分之八十三和運動設施無關。此外,巴塞隆納的地理位置、氣候、建築、文化、加入歐盟、區域航線自由化及聰明的市場行銷策略等等,這些都是重要因素。




原廠認證中古車如何異軍突起成首選?針對三大痛點迎頭痛擊是關鍵

原廠認證中古車如何異軍突起成首選?針對三大痛點迎頭痛擊是關鍵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缺工缺料、貨運塞港、戰爭影響等因素,讓全球新車交期飽受影響,加上後疫情時代,通貨膨脹嚴重,許多有車輛使用需求的消費者轉而選擇中古車。但面對始終存在著「一車、一況、一價」的中古車市場,潛在危機與隱藏風險讓許多消費者望之卻步,該如何選擇高效率且值得信賴的方式?

縱使當前中古車商已逐步邁向聯盟化、認證制度,但良莠不齊的狀況始終存在,中古車交易糾紛新聞時有耳聞,在媒體報導中,仍可常看見像是買到的車況與中古車商所提供的資訊存在巨大差異、車輛行駛里程經過「巧手調整」、嚴重甚至有買到AB車而刑責上身的問題。正因中古車狀況的不夠透明,讓消費者很難於中古車買賣過程中完全信任賣方,也無法放心購買,就連部分自認資深懂車人也曾有陰溝裡翻船的狀況。簡而言之,難以信任、無法放心、資訊不透明的三大痛點,在在讓消費者對於中古車購買望之卻步。

中古車的購買需求持續存在,但近來可以發現購買趨勢逐漸朝向「原廠」路線靠攏,主因就出在各汽車品牌以自家「商譽」為擔保的原廠認證中古車一一成立。以成立相當悠久的奧迪嚴選中古車而例,完全瞄準上述三大痛點的核心價值就是其可成為同業標竿、獲得消費者青睞的原因。

奧迪嚴選原廠中古車優勢一:信任

敢於品牌名後掛上「嚴選」,就是因為奧迪所提供的中古車輛,不僅皆有完整原廠服務記錄可供查詢,且經過了110項原廠標準的詳盡車況檢查,這兩點的資訊先建立消費者對於車輛來源的信任度後,在整體的銷售過程中,第一線的銷售人員也以客戶的需求推薦適合車款,舉凡是車型、顏色、配備甚至預算等都可層層篩選,而非像傳統中古車商以「清庫存」為第一銷售目標;再加上等同於新車銷售同樣等級的專業流程與產品知識,當客戶確認購買後,也會依照客戶的財務狀況提供客製化的方案;入手後也享有奧迪原廠標準售後服務流程與保固內容。在每個階段中,皆以原廠標準流程作為基礎,以信任作為買賣雙方溝通與往來的基石。

奧迪嚴選原廠中古車優勢二:安心

取得信任後,更要進一步超越顧客期待,為顧客達成安心的購買流程。因此奧迪嚴選中古車所銷售的車輛,除了保證無重大事故或泡水情事發生,更以原廠標準檢修與整備,範圍包含維修保養紀錄、外觀、內裝、動力系統、電子系統、底盤、配件等面向。此外,每一輛奧迪嚴選中古車在交車後至少享有一年不限里程原廠保固,保固期內無須擔心預期以外的維修費用,不僅可讓客戶買得安心,更可駕得開心。

奧迪嚴選原廠中古車優勢三:透明

選擇中古車的多數買家,無疑希望詳盡了解購車時的價格、後續的養車成本,簡言之就是要把一切買車、用車資訊透明化,因此奧迪嚴選中古車首先針對車輛資訊透明化可以減少後續養車潛在成本以外,車價也保證透明,並提供彈性付款方式,盡可能減輕車主的購車負擔。就算真的車輛出問題,也可享有保固維修服務與代步車使用,當然,24小時的Audi服務專線與全天候的道路救援服務等也可提供車主零時差的專業協助,幾乎等同於新車服務流程的保證,一切完全透明毫無隱藏與保留。

奧迪嚴選中古車作樣板,讓鍾愛即刻成真、更顯從容餘裕

以信任、安心、透明作為三大基石,有效擊退過往消費者購買中古車心中所擔心的痛點,不僅讓奧迪嚴選中古車成為當前中古車買賣最受歡迎的途徑,更是中古車買賣的最佳樣板。當購買中古車不再需要擔心信任、安心與透明問題,民眾就可以用相較新車更輕鬆的門檻,擁有過往無法企及的夢想車款,讓鍾愛不僅可以即刻成真,還比原先想像的更從容餘裕。

AAP_AAP-Full_2022-09-27_11_14_2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