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個國家只講「相忍為國」,那就別問我「能為國家做什麼」

如果一個國家只講「相忍為國」,那就別問我「能為國家做什麼」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拿掉族群國共等等的情感因素後,政府提供給我們哪些東西,讓我們願意捍衛我們的國家?如果我們留在這裡的原因就只因為出生在這裡,當不了曹興誠、吳珈慶或是謝淑薇讓人捧著錢來轉籍,這樣子的「愛國情操」是很可悲的。

里約奧運開幕,關於「中華台北」對待運動員的各種討論比開幕煙火還要璀璨,很多人為選手叫屈,舉了一個個例子大嘆運動環境的差勁;也有人跳出來,揮舞著「運動員精神」的旗子,說身為運動員本來就應該為國爭光,為榮譽而戰,要「相忍為國」。

這讓我想起了幾星期前發生的一件事,在一個因緣際會的背景之下,我和一個獨派朋友、一個統派朋友和一個年輕的法國人在討論台灣的政治,內容大多是那些PTT或是Facebook專頁上會看到的論述,獨派的朋友說自己是來台的第幾代第幾代,所以有怎麼樣的認同感,統派的說因為祖父祖母是什麼時候從中國過來,有著割不斷的歷史淵源。

我在他們之間一邊翻譯,一邊想到了個問題問想要收復山河的朋友。「如果今天俄國人打中國東北,你會不會從軍去保衛那個家園?」我問。

他想了很久,「不會,但那只是因為現在的政府是共產黨」,換句話說,如果今天中華民國統回了對岸,收復了淪陷的江山,即使他這輩子從來沒有去過東北,也會搭上鐵殼船去驅除韃虜。

「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我轉頭和法國人說,因為我一直覺得這些愛國情操都是政客用來騙人民的東西,就像我總覺得北韓軍人進入南韓或是解放軍登陸基隆後,都應該要轉頭打回去,畢竟他們為什麼要維護一個根本不在乎人民的國家利益。

「因為我的國家不罩我,沒有必要為她拚死活。」我說。
「你的國家不罩你!?」法國人驚訝的問。
「不太罩,今天你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國家也不會救你,每個國家都這樣。」我嘟著嘴,雖然說的有點心虛。
「不會耶,我覺得我的國家就很罩,我出了什麼事,國家一定會幫我。」他認真的講。

我突然覺得很震驚,這個前一秒才在大罵前現兩任法國總統的人,竟燃起了這樣的國家認同,事實上也是,法國有著和我們差不多好的健保系統,比我們強上太多的社會福利、補助和救助系統,當你生活在這樣的一個國家,享用那些福利,突然有人跳出來要打進愛麗舍宮(Palais de l'Élysée),剝奪掉這些好處,那人民當然會自動自發的跳出來反抗,捍衛國家。

其實講穿了,在理性的驅動下,愛國的法國人愛的並不是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甚至不是紅白藍的飄揚,而是那些福利,那才是和國家中每個國民最貼近的事情。

那麼身為一個台灣人,在拿掉族群國共等等的情感因素後,政府又提供給我們哪些東西,讓我們願意捍衛我們的國家?老一輩說我們不知足,不懂得感恩,但人們留在這裡的原因,是不是就只因為我們出生在這裡,因為當不了曹興誠吳珈慶或是謝淑薇,沒有人願意挖角的關係呢?

我覺得這樣子的「愛國情操」,是很可悲的。

鬼島鬼島,好多人都這樣叫著,我們不是什麼台灣之光,也不會上電視新聞的跑馬燈,但面臨國家認同的危機時,卻更能夠體會到有那麼多出色的人一意求去,就像是把甘迺迪總統的那段語錄倒過來想,一個為我們做的不夠多的國家,又如何能要求我們為國家做什麼呢?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