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助理見聞錄(四):為勞工發聲的立委不甩勞基法

國會助理見聞錄(四):為勞工發聲的立委不甩勞基法
Photo Credit: Pavel Medzyu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Pavel Medzyu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Pavel Medzyun CC BY SA 2.0

前情提要:

國會助理見聞錄(一):國會的法律專業在哪裡?
國會助理見聞錄(二):三讀通過只是形式
國會助理見聞錄(三):其實助理真的握有實權……

再來探討非常有趣的問題,就是國會助理的待遇與相關福利。必須再次強調,這每個辦公室都不一樣,國會助理並沒有固定的價格。這樣的狀況好不好暫且不論,在我進國會之前,我問在國會中的朋友待遇狀況,她說新進助理大多是兩萬五到兩萬八,有被其他委員辦公室的主任說過三萬以上是不懂行情,那到底真相是什麼我也搞不太清楚。

我也在要應徵新同事時,看到其他許多有做過國會助理的都四萬以上,我不知道是他們一進來就這樣還是慢慢加薪,只是他們的年資大概也都只有一兩年。呃,我也看過有辦公室直接開新進助理三萬六的。聽說資歷深的有八萬,但也真的不方便明問。

順帶一提,每個委員請助理的補助額是單月四十萬,要怎麼分配是委員的事。但是實際運作也不清楚。多的委員是否可以拿走就不知道了。不過,到底助理能拿多少錢,也只能說是各憑本事,反正跳槽容易,只要表現優秀,助理或許很能與老板談條件。

國會助理到底適不適用勞基法?我上網找過相關見解,答案是肯定的(說真的,勞基法的規定連我都看不太懂適用範圍,到底政府是想要期待誰看得懂)。但實際上呢?

我每天八點半上班,六點下班,中午休息時間,不明。有時候跟委員跑行程或是委員會(順便吃便當),也真的很難說我剛剛去跑行程所以我要休息時間(如以一天八小時算休息時間應該是一個半小時)。所以在辦公室吃便當算休息時間嗎?有一次我出去買便當馬上就被叫回辦公室因為其他人都要外出,必須要有人顧著。雖然到後來休會期間的中午,我就擺明著開著影集在看,但總是有點心虛。但我也有看過其他辦公室中午整個關燈,我總覺得好貼心喔。

更不用說委員有時候臨時想到什麼事,晚上會叫助理幫忙做事;更誇張的是,我的老闆有時半夜睡不著,會打電話給我同事交待或是詢問事情,我同事偶爾半夜要起來寫新聞稿或準備資料。我只能說還好我不是他的心腹幕僚,他不會直接指派我。也有一次晚上下班後,有人請辦公室吃大餐,我同事在半路上被老闆叫回去一起跑行程,搞到半夜十二點。當然老闆不知道我們一起吃飯,但我很不喜歡老闆這麼不尊重助理的私人時間。我是個寧願在家裡睡覺也不要加班領加班費的人。

但有加班費嗎?別傻了。聽聞我們辦公室其實會發,但怎麼計算不明,是否有足數不明,不過也沒人真的計算。但依我同事講的,有發就很感恩了,畢竟據他所知,有在發加班費的立委極為少數。從這話來看,金額應該也不大。有一次,老闆跟我同事放話說,叫我假日都待在家準備因應「臨時狀況」,不然他就要生氣了。這是源於之前有一次他臨時要去上節目,叫我們幫忙弄議題,我說我在外面,但還是勉強生了一些東西給他。

他不爽了耶!我不懂,這是我私人的時間我幹嘛要幫他作事?所以我堅持不加班,即使晚上或假日幫忙,也多半基於幫同事分擔的心態,與「幫他工作」一點關係都沒有。至於我的加班費呢?其實我沒份啦。雖然真的要算可能也頂多五六百,但這不是錢嗎?不要說我計較,畢竟這是法律給的權益,既然我是個法律人,對我來說依法行事相當理所當然。

一堆知法犯法的立委是怎麼一回事?尤其是在衛環委員會(衛生、環境、勞工、社福為主要業務)的委員、專門為勞工發聲的委員,不發加班費或不真實計算加班時數又是怎麼回事?我不知道這件事宣揚出去到底有沒有殺傷力,但是我覺得在衛環還如此便宜行事,簡直是相當荒謬。我看許多網路上的討論說公司不依勞基法似乎是常態,但是這不代表這個行為就是對的;尤其出現在這樣的公部門。雖然我看過許多約聘的公部門也是如此,但這些都有問題,不是普遍就能夠被合理化。

至於要怎麼進入國會?其實大部分的委員所用之人都是靠關係介紹的,少數是向外徵人,我老闆也是如此。但是如果有意從事這行,除了人力網站,也建議問問看有沒有親朋好友在裡面工作,一切會輕鬆很多。

其實國會助理有助理工會,權責不明。我一開始聽到還以為是在開玩笑,沒想到是真的。有時候會有優惠廠商或課程,只是我從來沒用過就是了。

這些大概是關於國會,我所知道的狀況。待兩個月就離職,是因為我覺得國會中的事務都不難,但很雜,對專業的成長空間很有限;亦因最終還是希望回到業界,故不欲在國會久留,過水即可。當然相當重要的是作事的技巧以及人脈的建立,但大多不出國會範圍,在國會學習到的東西,在業界不一定適用。

國會的空轉與內耗,我已在文中盡表,而運作空間要怎麼玩,的確也就是看個人。這些都是政治現實,但我覺得極為空洞,但我想這也是代表我不適合這個場域而已。

不過七月休會時有很多法案助理空缺,到立法院的公布欄晃一圈就知道。同事認為是因為法案太累了,但我也覺得這與國考季到來有關。無論如何,想進入國會的人請加油,這塊領域與其說是工作場合,不如說是荒謬劇場,只是我們都不得不身在其中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