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小確幸很美好,但小心不要只是一個美麗包裝紙

台灣的小確幸很美好,但小心不要只是一個美麗包裝紙
Photo Credit: Max Chang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充斥著小確幸,這沒有錯,但若生活只剩下小確幸,而忽視背後的不公義,這樣的小確幸是有危機的。

如果那條「小確幸內褲」是來自血汗工廠……

尋找幸福怎可能有錯呢?

的確,要去批評別人享受生活中的幸福 ── 而且是「微小而確切的幸福」── 似乎是無理兼霸道的事。這是個自由社會,我們要尊重個人選擇。然而,當某件事變成一種現象,甚至是一種意識型態,那就不一樣了。在反服貿抗爭如火如荼之際,當全球的政治經濟問題四起,我們要如何討論小確幸?

台灣:「小確幸之島」

對於一個在台灣享受了四年大學生活的澳門人來說,台灣的確是個充滿小確幸的好地方。那些年我在台灣的美好經驗,相信是很多港澳學生共有的:路邊賣雞蛋糕的阿姨聽到我的廣東腔,知道我是澳門學生,多送我兩個蛋糕;在紅茶店工讀的店員看到我的書,興奮的說那書也是她所愛,並跟我分享心得;計程車司機的和善有禮,我到今天仍難在其他地方找到;台灣的小吃攤販,大多不會因為價錢便宜而粗製濫造。

當年我讀的政大,學費低廉,提供高品質教育,校園還有山水相伴;在政大書城還未開任何分店前,我們就認識老闆李大哥,他根本不像個生意人,而像個眾人爸爸;校園內,當時未出道的陳綺貞就在露天咖啡座自彈自唱,美妙音樂垂手可得。

近年港澳掀起「台灣風」:我們喜歡台灣沒有被連鎖企業攻陷,到處有街坊小店與美食攤販;我們羨慕台灣是個容得下文化的城市,大小書店與獨立咖啡店仍充滿文化氣息;我們羨慕台灣的都市化沒有抹煞人情,台灣人仍保有熱情善良的庶民氣質。以上種種,都難以在香港這重效率、缺文化、欠人情味的城市找到。澳門以往也樸實可愛,但如今被過度發展的賭業弄得面目全非。

我覺得,港澳人愛台灣的一大原因,其實是跟小確幸有關。近幾年,港澳人有這樣的覺醒:一個地方的發展,不必要像香港變成擁擠的大都會,也不必像澳門變成擠滿旅客的賭城。我們在台北找到的是一種「城市小確幸」──在一個大城市仍存在的一絲一點美好小事物。對我們來說,台灣亦是個「小確幸之島」。在台灣,你不必擔心像在大陸時常遇到騙子,你不必擔心像在香港隨時遇到一張臭臉,你不必擔心像在澳門被賭場包圍。

反思:小確幸的盲點

然而,儘管如此,小確幸卻仍是個不得不反思的課題,尤其當它的背後有複雜的政治經濟脈絡。首先,它往往是消費的。儘管村上春樹最初提出的小確幸跟消費無關,但它先天的「尋找個人快樂」傾向卻令它容易被消費活動所收編,成為一個個消費項目,甚至是一種促銷術:百貨公司大減價是小確幸,吃到美味料理是小確幸,趁外匯低出國旅行是小確幸,甚至是買到「便宜的」豪宅都是小確幸。

另外,小確幸亦是不談社會結構的、去政治化的,那恰恰跟世界公民意識相違背。村上春樹曾用以下例子說明小確幸:把洗好的內褲摺好然後放在抽屜中,以及在激烈運動後喝杯冰涼啤酒。作為小品散文,這樣寫並無不妥,然而,當小確幸成了全民風潮,問題就來了:如果這些內褲是來自血汗工廠的呢?如果那杯啤酒的生產涉及不公平貿易呢?

今天,太多消費活動可能牽涉社會不公:吃美味的三杯雞是小確幸,但你吃的雞生前可能在極度惡劣的環境生活,牠一輩子的活動空間不超過一張A4紙的大小;在海洋表演中被海豚親吻是小確幸,但被圈養的海豚可能一直遭受不人道對待;手持最新款手機是小確幸,但這手機可能是由已經自殺身亡的富士康工人製造的;用一本可愛的文創筆記本是小確幸,但那紙張可能是來自某個沒有環保法例的國家的森林;享用咖啡是小確幸,但在中美洲種咖啡豆的農民可能連百分之一的利潤都分不到……。無處不在的小確幸,很可能掩蓋了無處不在的社會問題。

(相關文章:同樣嚮往自由的滋味—收押的大老闆與囚禁的野海豚NASA加Google聯手,一同用科技守護森林拒絕血汗工廠這隻手機很「公平」星巴克迷們!不是要你抵制,而是希望你一起督促他們遵守承諾

Photo Credit: druchoy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druchoy CC BY SA 2.0

美國:失控的正向思考

小確幸觀念強調在最微小的事情上尋找快樂,這跟正在世界各地流行的正向思考潮流有微妙的相似。對此,在大量生產並肆意鼓勵正向思考的美國,就有人深切反思。學者艾倫瑞克《失控的正向思考》一書質疑:正向思考有讓美國人快樂嗎?首先,在全球快樂感調查中,美國只排廿三位,而美國人吃抗憂鬱藥的量佔全球三分一;另外,一個把健康、環境永續、地位提升的機會等「福址標準」列入考慮的「快樂星球指數」,把美國列於全球的一百五十名。

那麼,美國為何仍堅信正向思考?艾倫瑞克分析其背後因素:政治上,愛國主義推動正向思考,令美國人相信美國是全世界最優秀最偉大的國家,以至在伊拉克戰爭等事件上支持政府;經濟上,正向思考既可創造商機(包括出版業、影音產品、心理治療師及「人生導師課程」等),亦可在不景氣下叫生活條件急降的人民乖乖的不抱怨不抗議。

我不敢說美國的正向思考風潮可直接類比台灣的小確幸風,但是,一個過份強調個人小快樂的社會的盲點 ── 甚至是危險 ── 是應該警惕的。今天的台灣,同樣面對經濟與政治的問題,反服貿運動正是要撥亂反正。與此同時,全球形勢更是堪憂:政治上,專制國家仍然高壓,老牌民主國家令人搖頭;經濟上,全球性的階級剝奪日益嚴重;文化上,種族衝突越來越激烈,資本主義令我們生活只充斥消費,傳媒則令我們距離深度思考越來越遠。追求個人幸福是人之常情,但這樣的一個世代,顯然不是小確幸可以修補,大格局思考才是這時代的必要藥方。

這是個須時刻保持警惕的時代,例如很多有問題的產品,都包裝得精緻美麗地送到我們面前,而掩埋了許多不人道與不公義。小確幸則恰恰是一張美麗的包裝紙。村上春樹說:如果沒有這種小確幸,人生只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我無意反駁這句說話,我只想補充:如果生活只有這種小確幸,我們的腦袋只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而我們的未來也可能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

Photo Credit: Max Chang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ax Chang CC BY SA 2.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