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德政專欄】我聽生祥樂隊《圍庄》:亦剛亦柔的土地之歌

【陳德政專欄】我聽生祥樂隊《圍庄》:亦剛亦柔的土地之歌
Photo credit: 山下民謠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以為,《圍庄》是台灣音樂史發展至今,最出色的一張雙唱片,它堅硬如鋼,也柔軟似水。我們現在聽它,就像生祥當初聆聽《The Wall》,那種深深的震撼,不單是當下的觸動而已,它會發芽、會扎根,理想的種子會隨著動人的歌曲擴散到更遠的地方。

當我們準備進入《圍庄》的世界之前,也許仍得由生祥樂隊的前一張專輯談起,從那裡開始理解。

生祥樂隊的前作是2013年的《我庄》,那也是生祥樂隊的「創業之作」。自從交工樂隊解散,主唱兼作曲人林生祥便步上個人的音樂旅途,他並非自己走上那條路,無論是「瓦窯坑3」的三位本土樂手,或是平安隆、大竹研、早川徹等日本好手,都在創作的路途上和他互相磨礪,深度激盪。

當他站上舞台,他們環繞在旁;當他待在錄音間裡,他們使他的作品一再蛻變。筆手鍾永豐更是一路同行,除了《大地書房》的歌詞多半取自客家文學之父鍾理和與其子鍾鐵民、鍾鐵鈞的文句,細數生祥在「後交工時期」的每一首歌詞,幾乎都出自老搭檔鍾永豐之手。

雖然與那麼多傑出的樂手共事過,生祥樂隊這個名號,以及樂隊的陣容一直到《我庄》才確立下來。算一算,2013年交工樂隊恰好解散10年,生祥的音樂生涯就此邁入嶄新的章節。

作為迎接下一個階段的作品,《我庄》採用的反而是一種比較收斂的手法,它以微觀的視角,細細觀察一座樸實的農村在現代化進程下的變與不變。變的是明亮的7-11在村子口開業了,逼使傳統的雜貨店一家接一家黯然關門;變的,是後生晚輩的價值觀。

不變的是留在村裡的長者依舊辛勤下田,深知用心耕耘,果菜就會豐收;不變的也是政治人物選舉時的花言巧語,專輯中一首近八分鐘的〈阿欽選鄉長〉,猶如一齣熱鬧又戲謔的鄉土廣播劇,生祥在歌中客串造勢晚會的主持人,他聲嘶力竭的口白,是出道以來罕見的「激情演出」。

《我庄》的主題圍繞著農村的風土人情,編曲以民謠為基底,偶爾佐上口琴和手風琴,打擊樂器幾乎是點到為止,整體的風格顯得恬淡、放鬆,某些段落甚至有點俏皮。時隔三年,當我們聽見《圍庄》才豁然明瞭,《我庄》原來是大物現身前的一次暖身,論規模、視界和企圖心,《圍庄》都再上一層,它是一張不折不扣的大作,而且其實不只一張。

生祥就讀大學時,接觸到豐富的西洋搖滾樂流派,他試著消化幾張經典,從中汲取創作的靈感,其中之一正是英國前衛搖滾樂團平克.佛洛伊德(Pink Floyd)的《The Wall》,那是一張氣象萬千的概念性雙唱片(Concept Double Album),發行於1979年,至今仍是搖滾教堂中的一只聖杯,台北有間Live House就以那張專輯為名。

《The Wall》深深震撼了他,年輕的生祥夢想著有朝一日也能製作一張屬於自己的概念性雙唱片,而這個夢一孵就是20多年。

如今,唱片市場的萎縮使唱片公司對這類高成本、高單價的作品頗有顧慮,生祥樂隊毅然選擇群眾募資的方式,藉由募款平台募得必要的款項,確保專輯從前製、錄音、發行乃至巡演都能運行順利。事後看來,唱片公司的躊躇不見得是一樁壞事,這賦予樂隊完全的作品主控權,他們再無後顧之憂,可以放手實現野心勃勃的音樂計劃。

生祥樂隊 圍庄
Photo credit: 生祥樂隊

《圍庄》限量版。唱片封面使用的照片為藝術家吳政璋《台灣「美景」系列》之〈台西〉,拍攝地點位在雲林縣台西鄉與麥寮鄉的交界,畫面中男子站在蚵田旁,身後則是六輕廠房。

《圍庄》分為上下兩張專輯,各收錄九首歌曲,CD1即稱做《圍庄》,開頭的第一首歌〈欺我庄〉立刻替我們將聆聽的脈絡建立了起來——前作中描述的那座安和樂利的我庄,是誰欺負了它?為的是什麼?又造成怎樣的後果?接下來17首歌,鏗鏘有力地回答了這幾個問題。

自從1990年代交工樂隊投身美濃反水庫運動,生祥一路走來,持續透過音樂關注各種社會議題,尤其是人為開發對自然環境產生的影響。《我庄》裡有一首歌名為〈〉,即點出人與土地之間的角力:

越灑越毒
藥廠農會賺飽肚
總斷根!總斷根!
就係這號除草劑!
—〈草〉

農民為了除去田裡惹人厭的雜草,不得不噴灑除草劑,但凡事過猶不及,過量噴灑的後果卻讓農作染毒,而這種用藥習慣的背後,還牽扯到藥廠與地方農會間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

在台灣每一座歷經現代化過程的農村裡,工業的開發、財團的介入、政府的短視、土地的耗損、百姓的生存權,以及勞動者的工作權這幾條互有關聯的支線,糾結成一張綿密的網,網的中心是一次又一次多方交戰後殘留下的遺骸,上面沾染了洗刷不掉的工業廢料。

《圍庄》的核心議題,鎖定在石化工業與其衍生的空氣污染上,時間的軸線回溯至1970年代,林園石化工業區設廠招工時,〈日曆〉這首歌以哀戚的二胡,暗示了即將發達的工業願景下,無可迴避的生態災難。接之而來的專輯同名曲〈圍庄〉,則是上下兩張專輯中曲勢最剛勁、聲響最「骯髒」的一首,代替無語的大地做出深沉的控訴:

它們拜天 眾神耳聾
它們拜地 農作反種
它們拜人 身體叛變
它們拜水 漁產失蹤
—〈圍庄〉

聽到這裡,樂迷會發現《圍庄》選用了更強烈的音樂表達手段,甚至將龐克的句型也援引進來。這回樂隊擴編至七人,多添了一名嗩吶手與一名鼓手,生祥手裡的電月琴也調校出更粗獷的音色,整組樂隊於是火力全開,將龐克、重搖滾等強悍的曲風詮釋得淋漓盡致。

綜觀當下的台灣樂壇,這麼幹的隊伍並不多見,生祥樂隊做了一次絕佳示範——當西方的搖滾元素遇見了北管、嗩吶、二胡等本土樂器,會撞擊出如此驚人的效應。

〈宇宙大爆炸〉便是撞擊效應下的產物,這首歌由鍾永豐擔任說書人的角色,他純正的客家口白,配上實驗搖滾氣息濃厚的背景襯樂,確實營造出一種「大爆炸」式的迷幻氛圍。此外,兩張專輯尾聲分別安排了改編自北管傳統曲牌的演奏曲〈火神咒〉與〈風入松〉,由正氣凜然的嗩吶聲領銜,吉他、貝斯和打擊樂則旁敲側擊,讓人聽得熱血沸騰。


猜你喜歡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