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德政專欄】我聽生祥樂隊《圍庄》:亦剛亦柔的土地之歌

【陳德政專欄】我聽生祥樂隊《圍庄》:亦剛亦柔的土地之歌
Photo credit: 山下民謠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以為,《圍庄》是台灣音樂史發展至今,最出色的一張雙唱片,它堅硬如鋼,也柔軟似水。我們現在聽它,就像生祥當初聆聽《The Wall》,那種深深的震撼,不單是當下的觸動而已,它會發芽、會扎根,理想的種子會隨著動人的歌曲擴散到更遠的地方。

拜請保生大帝〉是CD1裡另一首擲地有聲的大曲,關切著後勁的反五輕運動,曲中請來當地耆老李玉坤先生念誦了一段台語口白。李先生不幸於去年往生,這首歌替他,也替那段誓死護鄉的歷史留下了一篇可歌可泣的紀錄。

CD2則取名《動身》,事實上,我可能更喜歡這張,兩首讓聽者動容的抒情曲都在這裡:〈毋願〉以鋼琴和簫搭建出溫柔的音場,在沉重的主題下提供喘息的空間;〈出,不走〉儼然是交工樂隊的名曲〈風神125〉相隔15年的續篇,將遊子離鄉的心情描繪得絲絲入扣,〈風神125〉中是藉由縣道184;〈出,不走〉的主角走的則是台78線,離家的路徑不同,暗夜公路上那份對鄉的牽掛卻無二致。

蕩氣回腸的〈動身〉替這張雙唱片劃下了深刻的句點:

保生大帝已經捉到石化魔神
蟲兒鳥兒你們可以動身了呀
保生大帝已經捉到石化魔神
雲啊雨呀你們可以收驚了呀
—〈動身〉

蟲鳥雲雨,鬼魂神祇,我們在有限的生命時間裡,與萬物共存於天地間,每個人都只是一個走過場的小人物。《圍庄》提醒了我們,這片美麗的土地曾經面對的悲愴現實,同時以濃烈的理想主義情懷,以及激昂的曲調鼓舞著聽者,去對抗當前的不公不義,無論是威脅到自己的生活,還是威脅到所處的環境。

生祥在募款影片裡說道:「我默默告訴自己,如果有一天,我有能力,有機會,我希望能夠挑戰一次概念雙唱片。」

我以為,《圍庄》是台灣音樂史發展至今,最出色的一張雙唱片,它堅硬如鋼,也柔軟似水。我們現在聽它,就像生祥當初聆聽《The Wall》,那種深深的震撼,不單是當下的觸動而已,它會發芽、會扎根,理想的種子會隨著動人的歌曲擴散到更遠的地方。未來將會有更多年輕人被喚醒,他們上路,他們動身。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