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唐謨專欄】駛向彩虹的企業號:《星艦迷航記》的性別花園

【但唐謨專欄】駛向彩虹的企業號:《星艦迷航記》的性別花園
Photo Credit:Paramount Pictur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一個幾十年的星艦迷,看《星際爭霸戰:浩瀚無限》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經驗,蘇魯的同志情節雖然只有短短一兩分鐘,仍然讓我緊張得透不過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長達50年歷史的的美國科幻影集《星艦迷航記》(Star Trek)推出了重啟版電影第三集《星際爭霸戰:浩瀚無限》。氣勢壯觀的企業號飛到了美景逼人太空站「約克城」,一個高大的亞裔男子抱著一個女娃熱切地等待,然後在萬眾期待下,企業號的舵手蘇魯上前和他的「夫小」會合,閃到電影院都要變白天了。

50年了!我們最愛的星艦終於有了同志/同性戀。

然而,同志族群畢竟不是《星艦迷航記》(以下簡稱《星艦》)主要市場。在全球各地的星艦見面會上(Star Trek convention),參與的粉絲都是中學生、小朋友、胖大叔,或者闔家一起來;大家打扮成劇中的「人」物(還有非人類的物種),有時會有女扮男,可就是沒男扮女,或許因為「星艦」的女性角色不是那麼「華麗」吧。上個世紀末(1998年),台灣也出現了第一個有系統的星艦迷俱樂部:以台大電機系為基地的「星艦學院」。他們發表電子報,辦影片欣賞、講座,以科學、科幻為主題,所以參與者可能都是些⋯⋯御宅?

StarTrek-Gallery-13
Photo Credit:Paramount Pictures
本文的主角企業號舵手蘇魯,在最新電影《浩瀚無垠》中,這個角色出櫃的消息引起諸多爭議。最知名的蘇魯演員喬治.武井(George Takei)也公開發言認為不妥。有趣的是,喬治.武井本人在2005年也公開出櫃。

即使《星艦》看起來那麼不gay,但是在同志族群中,《星艦》一直是個大家心知肚明的小秘密。理由也很簡單:有這麼多人愛「星艦」,當然也包括了一大堆gay啊。韓裔美國喜劇演員趙牡丹(Margaret Cho)在她的單人脫口秀表演《Notorious Cho》中說:「我發現喜歡玩SM的人,通常都非常非常喜歡《星艦》。」她做了一個不可思議的鬼臉後,繼續說:「皮革性愛、《星艦》和文藝復興扮裝園遊會(renaissance fair),這三者之間似乎有種詭異的連結。」然後台下(99%是同志)笑成一團。

聰明絕頂的趙牡丹戳破了大家(同志們)心中的秘密,原來同志都在偷偷喜歡《星艦》,而且玩越大的越喜歡。企業號,根本就是同志們偷打手槍時腦子裡想到的畫面。

《星艦》受到同志族群慾望/喜愛,當然不是因為很多人喜歡所以同志也喜歡,而是因為《星艦》開放的宇宙觀。在「星艦」的世界,人類(human)並不是唯一的物種。「非人類/類人」的物種有各自的生殖方式,許多情況都不是「公母交配」,這些類人物種絕大部分都有慾望。人類世界中不同膚色的人戀愛/交配似乎很有事,但在《星艦》中,慾望已經超越了膚色、種族、人類。例如:尖耳史巴克嚴格說起來並不是人,而是「瓦肯人」,但是他的長相比較像人,我們會把他「當人看」。如果人類和史巴克做愛,嚴格說的話,會不會就變成了⋯⋯「人獸交」(跨物種交配)?

《星艦》的物種、類人世界非常多樣而有趣,例如「杰奈人」(J'naii)是一種沒有性別的物種,他們本來是「陰陽合體」、亦男亦女,在進化過程中,被視為原始野蠻的「性別」退化而消失,於是杰奈人變成了「無性」(genderless)。他們理論上仍然可以和有性別的物種匹配,不過是違法的。星艦第二代《銀河飛龍》(The Nest Generation)的猛男副艦長瑞克就愛上了一個杰奈人,無性的杰奈人則對「性別」充滿著好奇;另一個克林貢猛男武夫堅守著男女有別的概念,困惑於不知該如何對待一個沒有性別的杰奈人。

StarTrek-Gallery-17
Photo Credit:Paramount Pictures
星艦迷航記系列裡,物種紛雜,電影中出現的大多為人類和類人物種,電視版本裡頭出現各種樣貌的物種更為多元。

克林貢人或許是星艦歷史中最大的類人種族。在早期的電視劇集中,「星聯」(Starfleet,宇宙的聯合國)和克林貢人,被影射為當時第一世界和蘇聯的冷戰關係。克林貢人的外表,尤其是臉部輪廓線條和人類非常不一樣,但是克林貢人仍然和其他類人物種交配,例如武夫後來娶了楚爾人(一種類似輪迴的共生體);第四代電視劇《重返地球》(Voyager)中的飛行官湯姆愛上了「半克林貢人」巴拉納,最後結婚生子。

在星艦的世界中,物種間外表的差異(不只是膚色)並沒有阻礙彼此之間性慾望的生成,《銀河飛龍》性感的瑞克副艦長,不知道睡過多少類人物種,星艦的諸多性別、人類、類人物種的交配結合,都大大地打破了傳統西方主流的性別觀。

「星艦」中的物種,不僅是人類、類人;還有一種是「類人型機器人」(android)。《銀河飛龍》中的百科(Data)創造了一個機器人拉爾(Lal),拉爾本是個光禿禿沒有性別、一點也不可愛的機器人,但是它可以在女機器人、男克林貢人、男人和女人四者當中,選擇自己的性別和物種,於是這光禿禿的機器人,一下子變成了大美女。

它選擇當一個人類的女性,選得很好,可惜她最後被迫關機,她的一切記憶則被上傳到百科的記憶體當中,繼續存活、生生不息。此外,《重返地球》的醫官(名字就叫The Doctor)是一個用光子、力場和一大堆數據資料做成的「全像」醫生(hologram)。他只是一堆光線,根本不佔空間,但是觸摸到他時會有反作用力產生(即肌膚的彈性),這個光線做成的男性,也愛過一個半人半機器的美女:7 of 9(Seven of Nine),兩人因為都是由數據資料構成,所以曾經互換身體(把兩個硬碟的資料互相交換的概念),於是又變成了一個男生女相和一個女生男相。最後這位光子醫生娶了一個人類女性,虛擬愛情/性愛的可行性,又往前進了一步。

the doctor 重返地球
Photo Credit:Paramount Pictures
星艦迷航記電視版《重返地球》裡頭的醫官(Robert Picardo飾演),在劇中他的物種描述為:人類形態的全像程式。

《星艦:浩瀚無限》的宇宙時空,玩了許多許多性別的遊戲,但是一直卡在「同性戀」這關卡,物種之間的性愛,即使外表有差,人物造型的設計,仍然是依照人類的性別審美觀。我們從沒看過兩個大男人樣的物種愛來愛去(即使兩者都是無性)。對於人類(電視電影觀眾)而言,性和性別的視覺意義,永遠是最重要的。

雖然星艦劇集/電影中缺少同性戀,但是周邊地帶,已經是非常gay、非常gay了。《銀河飛龍》中貝芙莉醫官的兒子衛斯理鮮嫩可愛,彷彿就是同志G片中的「小受」,於是在一大堆同人誌小說中,衛斯理和每個企業號的男人幾乎都上過床,淫蕩得不得了。星艦重啟版中的寇克艦長和史巴克,長得脣紅齒白,體態優美,根本是超級天菜。他們在「腐」的世界中,早就cp成一對璧人,各種粉絲自創的圖、文中,愛到深處無怨尤。

身為一個幾十年的星艦迷,看《星際爭霸戰:浩瀚無限》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經驗,蘇魯的同志情節雖然只有短短一兩分鐘,仍然讓我緊張得透不過氣。片中還在企業號上執行任務的蘇魯,在控制板上放了一張小女孩的照片(照片中這小女孩長大後也加入了星際學院,出現在1994年的電影版第七集《日換星移》中)。這類畫面我們非常熟悉,蘇魯就是一個長期在外工作,思念「老婆」和小孩的老公。他的丈夫抱著女兒迎接蘇魯,好像一個很會持家的老婆。這對夫夫關係中,長相俊秀的蘇魯可能是攻,而他高大健壯的猛男丈夫,可能是受?

《浩瀚無限》中的男同志(gayness)只是一小步,卻可能是同志文化的一大步,50年後終於看到有兩個大男人樣的物種愛來愛去了,既然已經埋下了一個種子,就得繼續發展長大下去啊!我們期待看到頭腦異常邏輯的史巴克對於男男同志愛情的看法,以及他的性別觀;期待看到人類男子和克林貢男子相愛。或者,乾脆讓星聯挑一個小鮮肉「嫁」給羅慕蘭人的頭頭,好像王昭君「和親」嫁給匈奴王這類的爛情節!

不過,這可能會變成同志色情片。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闕士淵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但唐謨』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