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疑政府就是恐怖主義」艾爾多安造神運動,自比為「凱末爾第二」

「質疑政府就是恐怖主義」艾爾多安造神運動,自比為「凱末爾第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了民眾的支持,穩固的土耳其之父地位,他可以消除土耳其的西化願景,改朝東看,成立伊斯蘭主義的共和國——他真正想要達成的目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Rose Asani|英國《觀者雜誌》
翻譯:觀念座標

現代土耳其的肇建者,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urk)曾經說:「將來我的肉體會化為塵土,但土耳其共和國卻會永遠䇄立不搖。」他果然成為土耳其現代史上具有特殊地位的「土耳其人之父」——這也是國會敬贈給他的姓氏「阿塔圖克」根本涵義。在今日土耳其,到處都可以看到他的臉孔:紙鈔、硬幣、旗幟、雕像都是他的形象。伊斯坦堡甚至有一家專門賣阿塔圖克鍍金面具的商店。凱末爾是土耳其人的偶像。他就是土耳其,土耳其就是他。但這樣的情況還能維持多久?

凱末爾生前努力推行改革,欲把分崩離析的前鄂圖曼帝國變成一個向西方看的國家,一個擁抱民主科學、揚棄「迷信」的世俗民族國家。他的願景很大程度獲得實現。土耳其成為世界舞台上的要角,不但舉行自由公平的選舉,也是一個充滿創意的國家。然而,現在土耳其似乎卻走上了另外一條道路,回到了凱末爾所鄙夷的鄂圖曼帝國老路。

帶著土耳其走回頭路的人,就是想要把自己塑造為土耳其人第二位父親的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然而他跟凱末爾的差異不能再更大了:艾爾多安對於土耳其的願景,是要把宗教變成國家的核心,拆解民主制度的根基。目前看起來,似乎沒有人可以阻止艾爾多安這麼做。自從7月15日軍事政變失敗以來,艾爾多安似乎掌握了各黨派、廣大民眾的支持,可以為所欲為,不受節制。政變後通過的「緊急狀態法」,正式把他的權力寫進了法律。

他所屬的政黨-正義與發展黨(AKP)-執政已經14年。其黨綱自稱親西方,14年來,正義與發展黨擁保自由市場經濟,並且向歐盟表示土耳其想要加入歐盟成為會員國。正義與發展黨獨大的14年間,土耳其經歷經濟大幅成長,還在全球布局。表面上看起來,正義與發展黨對於促進土耳其的經濟成就居功厥偉。不幸的是,那是它唯一可以誇口的。

人權組織一再批評土耳其。自從政變失敗以來,他們的憂慮更甚。成千上萬的人遭到停職、失去工作、被覊押、被逮捕、護照被吊銷。現在嫌犯可以被覊押30天不必起訴,許多人遭到刑求拷打求取口供。在此同時,總統宴請兩大反對黨領袖的餐會上,兩大反對黨只敢唯唯諾諾,奉承迎合。除了人民民主黨(HDP),其他的反對黨都不敢吭聲。然而,人民民主黨可能很快會被消音。

艾爾多安認為,總統應該擁有行政權,如同美國總統一樣,但要這麼做,他需要國會三分之二議員的支持。他一度希望在2015年6月的選舉勝利後,他會在國會取得支持,然而人民民主黨取得的國會席次卻壞了他的好事。突然之間,他的執政大夢受挫,艾爾多安很快就展現他冷血的一面,他開始加緊攻擊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根據土耳其政府的說詞,人民民主黨跟庫德斯坦工人黨暗中勾結,要打擊庫德斯坦工人黨,自然也必須打擊人民民主黨。土耳其跟庫德斯坦工人黨在2013年所達成停火協議一筆勾銷,被土耳其政府歸罪於庫德斯坦工人黨的攻擊,還激發了重新選舉的要求。這一次,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終於得到了國會的多數,然而票數還是不足以讓艾爾多安手握行政大權。

接下來,土耳其政府把恐怖主義重新作了定義。新聞記者突然人人自危:現在質疑政府的政策,是否也成了恐怖主義?是的,事實果然如此。批評艾爾多安的報紙被接收,學者被逮捕,保障國會議員言論免責權的法律被廢除。親庫德族的國會議員(就是人民民主黨)現在可能會面臨司法審判,這也是艾爾多安移除反對人士,以友善人士取而代之的絕佳方法。接下來,7月15日發生了政變,艾爾多安辛苦布的局終於修成正果。

政變「遭到人民的阻擋」,而力促人民反政變、鞏固領導中心的就是艾爾多安——他透過FaceTime指揮全民。他告訴土耳其人:「每天晚上都上街頭。」土耳其人聽從了他的話,人民的力量「殲滅了政變」。政治集會變成了派對,旗幟把土耳其的城市變成紅色的海洋,土耳其似乎正在反映1915年加里波利戰役的勝利:那一年,一位名為凱末爾的士兵建立軍功、展現領導長才。

加里波利之戰在西方也很著名,但卻是因為相反的理由,它的諢名是「邱吉爾世界大戰的災難」,因為協約國的士兵死傷慘重。而在土耳其,那是土耳其人在凱末爾領導下,土耳其取得大勝的戰役,這代表土耳其歷史的新章節。艾爾多安非常了解凱末爾在土耳其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以及他可以激發的愛國情操。

於是,在全土耳其的政治造勢場合上,加里波利戰役的勝利一再地在大銀幕上重演。艾爾多安在演講中三不五時提起凱末爾。他還無恥地暗示,他擊敗了想要政變的勢力,彷彿「加里波利」勝利一樣,以激發人民對他的效忠之情。

更加顯著的是,在這些造勢大會場面裡,凱末爾形象的旁邊出現了艾爾多安的形象。7月15日的政變,讓他有辦法演出一齣大戲,自稱是土耳其人的父親——凱末爾不再是唯一的土耳其人之父。用這樣的方法,他可以利用民眾的愛國情緒,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表示他所做所為,一切都是為了土耳其民族,現在他們都成了他的子民。

有了民眾的支持,穩固的土耳其之父地位,他可以消除土耳其的西化願景,改朝東看,成立伊斯蘭主義的共和國——他真正想要達成的目標。凱末爾的名言只說對了一半,他的肉體確實化作塵土,然而在艾爾多安的政府之下,他所建立的共和國基礎也一樣化為沙塵。

文章來源:How President Erdogan hopes to erase Ataturk’s Turkey(The Spectator)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